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芬布爾之冬》--01

 《芬布爾之冬》‧01



 第一章‧黑箭

 
        漆黑箭矢飛快地射向目標。
        老婦人睜著渾濁空洞的雙眼,拖著左腿在清晨的暗巷內來回走動,她的身軀搖晃不穩,衣著破爛沾滿血污,唇瓣開闔不知在呢喃些什麼。
她沒有發現躲藏在高處的身影。那人趁她背對自己時架起十字弓,迅速且無聲的射出箭矢。黑箭如微型的導彈般精準穿過樹枝與鐵絲網間隙,射進底下這名老婦人的後腦勺。
        精鋼箭矢從眉心間刺出,老婦人的身體一晃摔倒在地,沒有任何垂死的哀鳴或掙扎,靜默如一片枯葉飄落。
        冬青蹲踞在天台邊,端著十字弓警戒周圍動靜,確認附近安全後,他放下繩索爬至地面,動作輕盈地翻過鐵絲網,來到這名倒地的老婦人身旁。
        他踩著老婦人的背,一把拔出鋼箭,墨黑箭矢沾染上些許暗褐的血液與黃濁腦漿,冬青面不改色的以老婦人的衣服擦去污物,將回收的箭搭上十字弓。
        動作間大量黑頭蒼蠅從老婦人張開的嘴裡湧出,好似她口中吐出團一嗡嗡噪鳴的黑霧。老婦人的腹部有道怵目驚心的裂口,外露的臟器裡外爬滿無數不停蠕動的蛆蟲,渾身並散發著令人做噁的腐屍臭味,怎麼也不像是剛斷氣的人類。
        手端十字弓,背上揹著大帆布包的冬青迅速地移動到牆邊,推開一扇半闔起的鐵門,身形一閃滑進建築物內。
        此棟建築物曾是間小型百貨商場,共有兩個樓層。喪失電力,被蜘蛛網與灰塵覆蓋的賣場一樓視野昏暗不清,空氣裡飄揚著細微的沙塵粒子,地板上散佈玻璃碎片。
拉高圍巾罩住口鼻,冬青貓著腰放輕腳步避開障礙物。賣場傾倒貨架間隱約可見徘徊的人影,分不清從哪個方向傳來了喀吱喀吱嚼咬骨頭的細碎聲響,令人背脊發毛。
他繞過人影出沒的區域,爬上通往二樓的電扶梯。
數具乾屍橫躺在停止運作的電扶梯階梯上,對屍體已完全漠然的冬青直接踩著它們走上樓。
        賣場二樓左側是生鮮食品的陳列櫃,裡頭的肉品早已腐敗發臭,一名披頭散髮的女子正趴在陳列櫃邊,她咬著一球黑色長毛的生物,細長無毛的尾巴在嘴邊甩動掙扎。
        趁這女人專心吃食老鼠,冬青從後方快步衝了過去,抽刀奮力砍向她,將這女人的腦袋像剖開瓜果般一刀砍成兩半。
        眼角驀地閃過一團矮小的人影,只見一名年紀不滿十歲的男孩就站在他身後的貨架邊,其稚嫩的臉龐蒼白無血色,眼眶內滿是蠕動的蛆蟲,腳步搖晃不穩的靠近他。
身體立即做出反應,他旋身扣下十字弓的扳機。黑箭「嗖」地射出,瞬間射穿男孩額心,近距離擊發的箭矢,其衝力之大令對方瘦小的身軀飛出數尺遠,撞在牆壁上。
        如同先前的老婦人,女人與男孩頭部受創後便不再動彈,冬青拔出開山刀、回收插進男孩腦門的箭,屏氣凝神環視周圍。
幸好產生的聲音不大,沒有引起其他「人影」的注意,他吁出口氣,鬆開握弓的手,活動活動過於緊繃的手指肌肉。
將十字弓擱在伸手可及的位置,冬青拉開背包拉鍊,把貨架裡殘存無幾的鐵罐頭全掃進包裡,接著又去拿對面貨架的玻璃罐。
「咚!」
        物體落地的聲響在這寂靜的空間內聽得格外清晰,冬青心頭一跳,連忙端起弓看往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一排排的貨架間似乎有物體晃動,但他不能肯定。
雖然還有東西沒拿,可冬青決定別冒險的好。他揹上半滿的背包準備離開,轉過身,赫然發現有個高瘦的女人擋在前方。
他立即將箭尖瞄準對方,卻沒有扣動扳機。
僅是這零點幾秒的猶豫,那女人就朝他衝了過來,貨架後方同時躍出兩名男子。他以十字弓本身作為武器,往其中一名大漢的腦袋砸去,那人被打得往後摔跌在貨架上,發出好大的碰撞聲。
接著再擊向另一名金髮男子,可男子反應得很快,側身閃開這擊並拉近彼此的距離。冬青還來不及反擊,就感覺手腕一緊。男子捏住了他的手一扭,奪走他所持的十字弓。
像是察覺他腦中興起抽刀的念頭,十字弓在男子手中轉個半圈,箭尖對準他胸口。「別動。」對方以低沉溫潤的嗓音道出這句警告。
冬青並不打算乖乖聽話,眼珠略微轉動著,觀察四周思考逃脫路線,垂在腰側的手蠢蠢欲動。
「當個乖男孩,我們不介意你少條胳膊。」高瘦女人從後方靠近。
硬物抵上後腦,他聽見手槍上膛的聲音。
閉了閉眼,只得平舉起雙手,「動靜太大了。」冬青小聲的說。
        先前沒有扣下扳機是個錯誤決定,然而這幾人與那些「東西」不同,奪走人類的生命需要更深的覺悟。
        女子抽走他掛在後腰的刀,將他的雙手往背後扭,以鐵絲綁住。大漢摀著流血的額角搖搖晃晃起身,往他胸口揍了一拳,「臭小子,去死!」罵完,又是一記拳頭。
他皺著眉頭沒有哼痛,垂眼仔細聆聽靠近他們的腳步聲。
「庫力奇!夠了。」大漢還想再揍,金髮男子阻止了他。
金髮男子比個噤聲的手勢,盯著四周靠近的人影,拿起對講機,說道:「穆尼組報告,順利制伏『禍端』,準備撤離現場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嘶茲……嘶……」對講機傳來一陣雜訊噪音,聽不清楚那頭的回應。
        目前的情勢不容得猶豫,男子迅速的指了個方向,「走,我們先上天臺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來開路,庫力奇,你盯緊他。」女子端起掛在胸前的衝鋒槍,搶先奔了出去,金髮男子將他的十字弓交給名為庫力奇的大漢,抽出腰間的兩把長刀,追在女子身後警戒。
        「快走!」庫力奇粗暴的拉扯他。
雖不願意順從這幾人,可目前的情勢已沒有讓他選擇的餘地。冬青扭動肩膀甩開庫力奇的箝制,小跑步的跟上金髮男子。他們四人往樓梯間的方向奔去。
帶頭的女子端著槍呈弧形掃射,機槍的準度不高,子彈乒乒乓乓的打在貨架上亮起零星火花,只有部分射中目標。
聚集而來人影,它們即使手腳殘缺、身軀血肉模糊,仍能繼續活動。子彈必須準確的貫穿頭部,否則「那些東西」中彈後仍不會倒下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它們已非人類。
人們稱「那些東西」為——活屍。Zombie。這一詞源自非洲的巫毒教,如字面上的意思——形如死屍卻能活動自如的怪物。
三年前,某種未知的疾病蔓延全球,染病死亡的人們異變成眼前此種兇暴且飢餓的不死怪物,它們貪婪地捕食含人類在內的所有生物。不僅這個賣場、不僅這座城鎮,如今地球上絕大部分的地區已被活屍所占據。
災難來得太突然,人類全無防備。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全球人口驟減至原來的5%不到。政府全數垮台,社會秩序及法律規範皆蕩然無存。黑暗、瘋狂與絕望籠罩大地,彷彿——
古老神話中的「芬布爾之冬」再次降臨。

槍聲不絕於耳。
周圍的活屍粗略一數有近十隻,女子以坦克車碾壓敵軍的強橫氣勢開路,把逼近的活屍全射成爛肉。與她相反,金髮男子的長刀每一記揮劈都準確的砍斷活屍的頭顱。
沒有遭遇危險,他們順利到達天臺。
三人很有默契的各自行動,金髮男子從背袋裡取出繩梯固定在天臺邊,壯漢庫力奇拆下水塔堵住門,阻擋追上樓的活屍,女子端著衝鋒槍看守他。
「穆尼組報告、穆尼組報告,我們已抵達天臺。有收到嗎?」繫好繩梯,男子再次以對講機聯絡同伴。
「嘶茲……穆尼組……這裡是尤金組……訊號不良……」刺耳的雜訊噪音間,夾帶斷斷續續的人聲。
 終於聽見同伴的回覆,男子鬆了口氣。「我們已經到達天臺,底下準備得如何?」他問。
「嘶……尤金組報告……報告……音響彈布置完成。」
「收到。」
結束通話後,金髮男子拿起望遠鏡看向遠處,等待同伴的訊號。
期間,追上樓的活屍們不斷推擠撞擊門板,「碰碰!碰碰碰!」的不祥拍門聲令人情緒緊張。
壯漢庫力奇單手拎起冬青,把他像一袋行李似的扛上肩。冬青不敢掙扎,安分的趴在壯漢肩上,免得對方失手丟他下樓。
這群人似乎有備而來,深入這座被活屍占據的荒廢都市,他們的目的想來是自己,原因冬青多少猜想得到……
活屍在日間幾乎全盲,可牠們的聽覺極好,這幾人製造出的聲響簡直像敲鑼打鼓宣告自己的出現。從天臺邊往下看,能發現不只在賣場裡徘徊的,周圍街道上的活屍們也被吸引了過來。
活屍群團團包圍住建築物,踩踏著彼此的身體欲爬上屋頂,彷彿螞蟻大軍將吞沒一顆落在草地裡的方糖。那畫面,饒是看慣了活屍聚集場面的冬青,也不免覺得毛骨悚然。
樓梯間被活屍堵住,賣場周圍沒有相同高度的建築物,逃離天臺的辦法唯有爬著繩梯下去,但他們打算如何突破底下的活屍群?
 冬青很快就知道答案。
「She's got a smile that it seems to me~Reminds me of childhood memories……」
 街道那頭傳來電吉他伴奏的高亢樂音,曲調愈奏愈響亮。
「Where do we go~Where do we go now~」
 聽出這幾句歌詞,冬青的嘴角忍不住上揚。遠處播放的是上世紀經典樂團Guns N' Roses(槍與玫瑰)的名曲sweet child o'mine。
「音響彈」原來是這個意思。這三人的同伴在某處設置擴音器,播放搖滾樂吸引活屍的注意,想到這招的人實在太有才!選曲也很有品味。
站在天臺邊的金髮男子隨樂音輕哼起歌,神情流露出對從前繁華時代的懷念。
如這幾人所計畫的,音樂聲果然讓活屍轉移目標,它們接連轉身離開,搖搖晃晃地往樂音傳來的方向移動,一段時間後,包圍賣場的活屍散去,周圍的街道只剩零星幾隻行動遲緩的個體。
躲藏在附近小巷內的改造裝甲車,趁這時急速駛來,停在他們的正下方。車頂的艙門開啟,一名端著衝鋒槍的中年男子爬了出來,朝他們招手。
「快,趁現在!」對方催促。
他們立刻放下繩梯,由高瘦女子先行,接著是扛著冬青的庫力奇。
然而冬青可不打算乖乖被這夥人帶走,他趁庫力奇不備時身體奮力一扭,先是曲腿以膝蓋擊向的壯漢後腦,感覺箝制的胳膊鬆開,他隨即翻身往後滾,摔出天臺。
他判斷從這高度摔至地面不會受傷,身體在半空中旋轉半圈,準備落地。哪料到預想中摔落的衝擊感沒有發生,雜草叢生的柏油地面在距離半公尺前停住……冬青訝異的抬頭,就見金髮男子單手抓著繩梯懸在半空中,另一手正揪著他背後的衣料。
「喀登!」手槍上膛聲。女子的槍口再度對準他。
金髮男子將他甩至車頂,抓著他的肩膀警告道:「吉蘿扣扳機的速度比動腦還快,完全不打算為我們節省子彈,要阻止她開槍可不容易。勸你別再動歪腦筋,趕快上車。」
反抗不了,冬青被對方硬推進車廂。
艙門關上前,突然一股奇異的感應驅使他抬頭。是錯覺嗎?他似乎看到有雙血紅的眼睛,從對面高樓破裂的玻璃窗後方窺看這行人……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1:37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98-8b98ad9f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