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7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7



——碳酸跳跳糖

 
        商店街的居民並非故意要刁難棕熊先生,但這群鱸鰻成天在街上晃蕩閒著也是也閒著,不如就找點事情給他們做。一開始是向鄰居傳個話、幫忙搬點東西這些小事,發覺對方不會拒絕,也就逐漸進化成看店、送貨、跑腿等委託。
        起頭的人是葉士軒,就是看棕熊先生好脾氣的任他使喚,街坊們才群起效尤。
——但這真的太誇張了。
葉士軒捧著麵包坊託他轉送給花店的土司,錯愕地盯著那名把自己塞進防水圍裙裡的高大男子。
「你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是的。」男子繃直背脊。
        「完全沒有身為討債集團的自覺吧?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彆扭的縮著身體窩在花店的櫃臺內,尷尬地撓撓頭髮。
不但塞錢給討債的對象,甚至還幫他們顧店,葉士軒覺得這頭棕熊實在太對不起支付薪水的角頭老大。
「小蓉拜託我幫忙……」
事情是這樣的,棕熊先生今天也來到花店前例行性的討債,但老闆娘在倉庫處理臨時接到的一筆訂單忙不過來,店裡只有放暑假在家顧店的女兒小蓉一人。他本想改日再訪,這時剛好有顧客訂花,小蓉急著送貨給人家,於是把圍裙跟收銀機的鑰匙塞給他就衝出門了。
        聽完始末,葉士軒頓時是好氣又好笑,心想這小蓉未免也太缺心眼,一個多月前還怕人家怕得不得了,一見就發抖,而今卻已經能笑嘻嘻的調侃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,拿給娟姨。」
葉士軒將土司放在桌邊,轉身就要走人。就見大棕熊張了一張嘴,那期盼的目光顯然是希望能與自己多說會話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平常都是討完債後直接往隔壁的「Miracle Candy」跑,但今天是假日,糖果店裡客人很多,他走不進去,於是才留在花店看門。
        「還有事嗎?」見他欲言又止的表情,葉士軒故意這樣說。
        那雙水潤的眸子滴溜溜地瞧來,語調帶著濃稠如麥芽糖漿的慵懶感。葉士軒今日穿著寬鬆的七分反折卡其褲,露出彷彿自己一手就能圈握住的光滑腳踝,突然意識到這裡只有他們兩人,棕熊先生嚥口唾液,緊張得後頸全是汗。
        想問的事就那一句,僅幾個字而已,喉嚨卻發不出聲音。
從葉士軒手裡收到巧克力已過去將近一週,期間對方都沒有再表示什麼,害他不斷揣測那句話的意涵,煩惱得沒一夜睡好覺。
        「沒事的話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等一下!」亟欲說出口的字句猶如碳酸跳跳糖在舌根焦急地躁動不止,他好不容易捉住幾個音,張嘴正要發出話語——
        「鈴——」
        店裡的電話響起。
        兩人互看了一眼,葉士軒聳個肩,接起電話。
        「您好,這裡是『日日香』花店……請問要訂哪種花?」他隨手抽出一張便條紙記錄,飛快地寫下訂單細節,與顧客對答如流,「玩偶加一百……好的,一千塊的粉紅玫瑰花束,十五分鐘後來取。」
        通話結束後,葉士軒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。
「十五分鐘……等不及小蓉回來了。讓一下。」葉士軒擺手趕人,將桌面上的雜物推到一旁,走到店門前選花。
棕熊先生立刻明白他的意思,努力將自己高大的身軀擠進角落免得擋到路。「你會包花束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小意思,趕件時我們這幾個鄰居常幫忙。」他抱起一大束粉紅玫瑰,在店裡繞個一圈,選了星辰花、滿天星與幾種搭配的綠葉。一手捧花,一手抽出包裝紙與紗網、珠串等飾物。
        「玩偶在後面的架子,你能幫我拿兩隻不同顏色的兔子嗎?」他再自然不過的使喚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點個頭,挑了一粉一藍的兩隻小兔子玩偶給他。
        「牆邊的花桶幫忙加個水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再點頭,默默的捲起袖子,端起不銹鋼制的大灑水壺。
        清水「嘩」地從壺口流進花桶裡,他半蹲在牆邊,眼睛偷瞄向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把粉紅玫瑰平鋪在桌面上,仔細地拔斷沒有清除乾淨的花刺,一手抓著整把玫瑰,一手抽起滿天星及葉片裝飾花束。修長的手指捻著花莖,指尖溼潤,手臂沾上些許水珠,碎鑽般反射燈光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看得太明顯了。」葉士軒低垂著眼睫,嘴角浮現一抹淺笑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連忙收回目光,耳根火燙火燙的。
        不一會訂花的顧客出現在門前,葉士軒將包好的花束交給對方並且收下錢,那人完全沒發覺他並非花店員工。
        這之後又有兩筆訂單進來,都是急件,葉士軒只得暫時留在店裡幫忙。輾轉得知老闆娘家中情況的「日日香」老主顧們,不約而同的認為該買幾束花慶祝家庭聚餐或是寵物生日,這個月花店的訂單量比平時多三成以上。
        自己不得閒,當然不容許某頭大熊杵在一旁礙手礙腳,葉士軒塞了支掃帚給他,要他將地上的沙土花葉清理乾淨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樂意聽從葉士軒的支使,差遣他做事的謝禮是各名店的蛋糕點心,這餌甜美無比。
花店的防水圍裙是很可愛的粉綠底、淺黃格子,套在這頭大棕熊身上完全不搭,就像……就像是給一頭熊硬穿上圍裙。掃帚在他手中感覺比例特別小,彷彿稍一用力就會將竿子給折斷,袖子捲起,手臂上的海浪與黑龍刺青為他高大的身軀更添魄力。
        可這樣外型嚇人的大個子,卻是縮著身體,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花盆之間掃地,生怕碰傷一片花葉。
        「替人討債不像你的個性,怎麼會選這工作?」葉士軒問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停下動作,很認真的思索要怎麼說明。
「畢業後總找不到能做得長的工作,一起衝浪的朋友便介紹我到現在這家事務所。」他大學時玩過一陣子衝浪,認識三教九流、各行各色的人物,介紹他這工作的衝浪玩家現在是某角頭的手下。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你就接受了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以為是一般的財務管理事物所。」棕熊先生抓抓頭,「進去後才知道是討債公司,原本想離開,但老大……社長他說相信我做得到,我很感動,就想再努力看看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努力的方向似乎不太正確。」那種哄小鬼頭的話,只有這頭大笨熊會傻愣愣的上鉤,葉士軒不禁感到好笑,「哈哈,但很像你會有的想法,超逗的!」
        威脅要打斷老闆娘骨頭的恐嚇台詞,應該就是他們老大交代得這麼說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晃動著肩膀笑得停不住,笑聲清亮悅耳,彷彿五彩繽紛的金平糖一陣接一陣、叮叮咚咚的落入瓷盤。眼角彎起,雙眸水潤晶亮,額角垂落一綹柔軟褐髮,宛如流洩的糖漿。
        胸腔有股灼燙感,棕熊先生張了張口,身體略微向前傾,「上週,你說的那句話,考慮得如何?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停下笑聲,端起個花俏的蝴蝶結繫上花束,「上週我說的哪句話?」明知故問。
        「『可以考慮』這句。」他捏著掃帚柄,竹竿在他手中嘎嘰的呻吟。
        「那你呢?你也是該說的話都沒對我說,棕熊先生,這可不公平。」
葉士軒捧著花束,修去過長的枝葉,語調緩慢,彷彿貓的小爪輕輕撫弄,軟軟的、癢癢的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靠近幾步,腳下不注意踢倒個花桶,裡頭的向日葵散落一地,他慌慌張張的蹲下去撿,鞋子與褲管被水打濕。
        本來就只喜歡男人,而且葉士軒太有魅力,自己怎可能不被吸引?這人如野貓神秘、似糖果香甜,理解並接受他的本質,從來沒有取笑過他對點食的狂熱與中看不中用的笨拙。他神魂顛倒、不知所措。
感覺自己成了初嚐戀愛滋味的青澀少年,焦急地想讓這人明白他的心意,可又擔憂過於灼熱的情感嚇退對方。
這份戀慕,只說「喜歡」太粗劣、「請跟我交往」過於直接、「對你有好感」稍嫌做作……葉士軒這樣的人肯定聽膩了愛慕的告白,棕熊先生認為必須以更精緻的言詞才能打動他。
        話語好幾次的湧至舌尖又被否決嚥下,拼命地在心裡組織字句,苦惱得滿頭汗,像是亂竄窮忙的蜜蜂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、我……」面頰脹紅,眼神遊移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放下包好的花束,手在抹布上擦了一擦,「沒事的話~」
        「——喜歡你。」棕熊先生立刻跳起,掌心平貼大腿外側,整個人如鐵桿似的站得僵硬筆直,很大聲,幾乎是用吼的。
「我喜歡你!」
來不及包裝,慌忙遞出心意。
        其實沒料到他劈頭就告白,葉士軒訝異的眨了眨眼。棕熊先生的聲音在耳邊嗡嗡作響,連對街都能聽見這句「喜歡」。
        見對方全身肌肉繃得死緊,一副壯士赴死般豁出去的模樣,葉士軒忍不住想笑,不過他沒有做出表情,緩緩的歪了一下腦袋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忐忑的嚥口唾液,滿手心的汗,盯著葉士軒每一個最細微的動作不敢眨眼。心跳聲震耳欲聾,胸腔深處好似有台大音箱,音量開到最強,聲波轟隆轟隆的振盪。
        相對於他胸膛裡的吵鬧,花店內充斥著無聲,沉默壓得葉士軒也緊張起來,棕熊先生筆直熾熱的目光帶著股逼迫感,讓人難以草率對待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開口:「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以為自己聽錯,棕熊先生一怔,張嘴就要追問。
他接著道:「好,我『可以考慮』給你機會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咦?!」
「給你機會,說服我。」葉士軒笑著比了一比店門,「現在整條街的人都知道你喜歡我,不認真考慮實在過意不去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順著他指的方向愣愣地望過去,就見店門外圍滿了看熱鬧的群眾,街坊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果然啊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撐了一個多月也不簡單,之前那宅配的小哥不到一週就淪陷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最高記錄是三句話就捕獲獵物吧?好恐怖,真不愧是前任男公關,大家千萬要看好自己的兒子女兒,別被葉子給誘拐走了!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單手拖腮,似笑非笑的盯著那些人,與他對上眼的麵包店助手一陣哆嗦,立刻就脹紅了臉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!再來打賭他什麼時候會被甩掉。我賭兩週!」人們吆喝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十天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六……五天好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自己竟然成了眾人打賭的對象?!而且如此不被看好……棕熊先生大受震撼,他單手扶額,脫力的往地上蹲。「葉先生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叫我葉子就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做過男公關?」只能說完全不意外。
        「曾兼職過一陣子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三句話能攻陷獵物?」
        他抬眼,葉士軒將目光瞟來,眸中流轉著朦朧、曖昧的魅惑,好似棉花糖機吐出的輕柔糖絲,包覆、纏繞住他。
一記眼神就能使人淪陷,根本無須言語半句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9:11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94-c026e829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