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5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5



 ——不曾遺失之物
 

        「放那裡。」葉士軒倚在門邊,指著個架子說。
        水果寶盒加黑森林蛋糕的代價是得幫葉士軒搬貨,工讀生小薇覺得他上當了,但棕熊先生本人卻覺得挺划算的。
        這高壯的身型不是白養的,二、三十斤糖果扛在肩上根本算不了什麼,他一手舉起個裝滿硬糖的麻袋、一手抱著整大桶的棉花糖球,走進糖果店後方狹窄的儲物間裡。
        五坪左右的儲物間,室內氣味甜得像泡在糖水裡,緊密相靠的六排木架上堆放著好幾大袋的糖果,地上也有數個半人高的牛皮紙袋。為避免糖果融化變質,儲物間在夏季全天都開著定溫空調,是不熱,但空間十分侷促,他手長腳長的連要轉身都困難。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將麻袋放上木架,門邊的葉士軒又說:「第三排最上層的軟糖幫我拿一下,放得太高我搆不到。」
        糖果店只有葉士軒與小薇兩名店員,總不能讓女孩子搬運重物,所以進貨、裝貨的工作平時都由店老闆自己來,數十斤的糖果扛進搬出他也有些吃不消,如今既然免費的勞動力送上門,他當然要好好利用。
        讓棕熊先生將架子最上層的軟糖搬下來後,他又「順便」請對方幫忙整理儲物間,把架子內層較舊的商品移到外側、移開擋住通道的大紙袋,還更換了空調濾網……他要棕熊先生做什麼,對方絕對不說二話立刻動手。
        「辛苦了……噗哧!」
        看棕熊先生滿頭大汗的走出儲物間,工讀生小薇忍不住噴笑。「老闆,人家好可憐的說。」
        免費苦力的臉頰與襯衫上沾滿灰塵,汗濕的短髮刺蝟似的一條條豎著,反觀葉士軒,一滴汗都沒流,衣服當然是乾乾淨淨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可是有給工資。」葉士軒拿了條半濕的毛巾,笑盈盈地舉起手臂,「來,擦個臉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抓著毛巾的一角要取來,可是對方卻不放手,試著扯了幾下,葉士軒的手指仍是絲毫沒有鬆動。
        他疑惑的縮回手,揣測對方的意圖。
        「來,擦個臉。」葉士軒覆述,手臂又舉高了些。
        遲疑地弓起背、低下頭,冰涼的濕毛巾立即貼上面頰,葉士軒舉著手為他擦去兩頰的汗水與灰塵。頭再壓得更低,染上體溫的毛巾從前額抹至頭頂,大力擦了幾下他汗濕的髮。
        他從毛巾下緣偷覷對方的臉,葉士軒嘴角漾著一抹笑,那神情讓他感覺自己是隻被主人拍拍頭的大狗。
擦完後,葉士軒才將毛巾遞給他,「手也擦乾淨。」丟下這句話,就轉身走向櫃臺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一愣一愣的拿著毛巾,回過神發現店裡還有好幾名顧客,附近的女學生們湊在一起哧哧地低笑,笑他是個傻呼呼的笨蛋。
        也覺得自己挺傻的,兩頰發燙,他端起毛巾擦臉,突然意識到毛巾的這一面不久前葉士軒還握在手中,面頰於是就更燙了。
        腦袋發暈,覺得喘不過氣,他轉動眼珠瞄向葉士軒。糖果店的老闆步到櫃臺邊,背對著他穿起圍裙,雙手探到後方繫上綁帶。
        單耳的蝴蝶結鬆垮地掛在葉士軒後腰,垂下一長一短的兩條粉紫色綁帶,隨他的動作輕輕搖晃,深藍布料、暗橘縫線,稍微貼身的直筒牛仔褲包覆住結實的臀與大腿。
成年男性的臀部不似女子豐盈,自己的手掌剛好能完全抓握住……棕熊先生為瞬間躍出腦海的旖想感到羞愧。
        莫非是察覺到他不正當的心思?!葉士軒轉過身,黑醋栗糖般深邃水潤的眸子瞧向自己,嘴角緩慢的揚起個弧度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準備了蘋果派,要吃嗎?」
        那抹淺笑像是顏色鮮豔的毒蕈、像是寫著「危險勿近」的警告看板,然而他抵擋不了「蛋糕」這迷人的餌,更無法抗拒對方甜蜜的邀請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已料到結局將會被蟄得滿身傷,他是為蜂蜜癡狂的熊。
        他邁開腳步走了過去,心想自己此時的表情一定很蠢。葉士軒從冷藏櫥櫃下層取出個粉櫻色的紙盒,他認得這包裝,甜點店「花樹下」,他們的招牌蘋果派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打開盒蓋,裡頭是個八吋的蘋果派,香酥鬆脆、表面微焦的網狀派皮底下是飽滿得幾乎要滿溢出來的蘋果醬,看在棕熊先生眼裡彷彿寶藏箱的黃金放射出炫目光輝,他一時間竟無法直視。
「竟然是『花樹下』的蘋果派!這網購要排隊半年耶!老闆你怎麼買到的?!」工讀生小薇露出欽佩的表情,兩眼水汪汪的。
棕熊先生也用力點頭。
聽見「蘋果派」這關鍵字,店裡的顧客紛紛聚集過來。「這就是傳說中的『花樹下』?!」、「我在網路上看過照片,超誘人的啦!」、「葉子你這是在拉仇恨啊可惡!」
「我有門路。」葉士軒笑容燦爛。他在眾人羨慕的眼神中切下一塊巴掌大的蘋果派,盛進紙盤裡,遞給小薇。
        「第一塊,給我辛苦工作的小薇。來~」
「喔~老闆。」小薇露出片刻的陶醉表情,隨即揮手拍破周圍飄浮的無形粉紅泡泡,「你又來了,不要對自家員工下手!」
        「來~」葉士軒笑著遞到小薇面前。
夾戴著切成丁狀的果粒、烤成焦糖色的香稠蘋果醬緩緩流出切口,層層分明的酥脆派皮散發誘人熱氣……
        「明知道是陷阱、明知道是陷阱啊!」
小薇抹抹口水,眼一閉、牙一咬,抱著烈士赴死的決心,雙手抖啊抖的接過蘋果派。「謝大人恩賜。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再切下一塊,這塊比小薇盤子裡的更大,幾乎是整個蘋果派的一半,得用兩個紙盤疊起才放得下。「這給幫我忙的棕熊先生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好大一塊!」、「真好!葉子~我也要!」、「老闆超偏心的!」
        「謝謝。」棕熊先生在女孩們的尖叫、抗議聲中接過這塊蘋果派,心裡浮現飄飄然的優越感。面上表情平淡,但他雙眼裡滿是閃動的星星。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陷阱,他也願意跳個一百次,不,一萬次!
        「好好好,剩下的留你們。」剩餘的蘋果派葉士軒只切下薄薄不到五公分寬的大小留給自己,其餘全讓女孩子們分了去吃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好吃~」、「『花樹下』的蘋果派果然極品!」、「葉子你是我的天使!」女孩們滿足的嗟嘆。
葉士軒走出櫃臺,拖動高腳椅擺在棕熊先生身邊,「坐。」
        他一屁股的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討厭貓嗎?」葉士軒沒頭沒腦的問。
        他吃下一大口蘋果派,說:「不討厭。」仰頭愣愣地望著對方。
沒有繼續這個話題,葉士軒轉身抱起趴在櫃臺底下打瞌睡的三毛貓,「麥芽糖,你怎麼躲在這~」搔搔貓耳間的軟毛,「牛奶糖在巡視地盤?」
        麥芽糖:「喵~」
        「當老大真辛苦。」
        等不到葉士軒的後話,他垂眼又繼續吃蘋果派。前一秒還在逗弄麥芽糖的葉士軒,下一秒突然咧開個惡作劇的微笑,冷不防地將麥芽糖放到他腿上。
「給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立即緊張的挺直背脊。「會掉下去。」他挺喜歡貓的,但從沒養過,一球熱呼呼、軟綿綿的生物趴在腿上,讓人不知所措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可以摸,牠不會生氣。」放下麥芽糖,葉士軒就走到一旁與顧客聊天了,再度將他晾在一邊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敢動,雙腿的肌肉繃得死緊。店貓麥芽糖大概是太睏了,加上性情本就溫順親人,在他腿上扭了幾下,調整到舒服的姿勢後,就閉上眼睛繼續睡牠的。棕熊先生只得將紙盤端到嘴邊吃,縮起肩膀、雙臂彆扭的蜷著,生怕打擾到貓大爺的好眠。
        「少來!我不吃這套……」
葉士軒與女孩們愉快的談笑聲傳來,棕熊先生嘴裡吃著蘋果派,雙眼直勾勾地望向對方,想著那人是否會回頭給自己一記視線。
工讀生小薇叼著塑膠叉子,瞅瞅葉士軒、又瞥向他。「棕熊先生。」叉子柄戳了戳他的肩膀。
他收起目光,不解地看向小薇。
        小薇以叉子指著他,說:「為了你好,我得先提醒你。老闆他對每個人都是這樣曖昧不清的態度,你最好別投入進去。」
        見他因自己的話稍微皺起眉頭,小薇連忙補充道:「啊,別誤會,我不是出於嫉妒才這樣說。我們街上的人都知道,老闆他不是可以放感情的對象,那個人,很惡劣的,他清楚自己的魅力,享受著將他人玩弄在股掌上的優越感,當他玩膩,就完全不把人家當一回事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小薇放下叉子,替他抱走膝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麥芽糖,又說:「不過,老闆他不是同性戀,他向來只對女人下手,所以你應該是可以放心啦。」
        壓在腿上困擾的重量一旦消失,頓時覺得些許失落,小薇的意思他明白,自己早已過了會為戀愛暈頭轉向的青澀年紀,他沒有期待什麼,只想暫時沉浸在這甜甜的糖果氣息裡。
        待店裡的顧客結帳離開,心情感覺很好葉士軒,輕快地對兩人說:「還有個櫻桃派,要吃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花樹下」一個月只做五份的夢幻逸品櫻桃派?!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忙不迭的點頭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1:18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92-c609629d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