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4

 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4



 ***

 
        在商店街以外的地方遇見棕熊先生,出乎葉士軒的預料。
        「蔚藍之城」每週四下午兩點開賣的限量蛋糕「水果寶盒」是葉士軒這重度甜食上癮者的最愛,他站在排隊的人群之中,再度將目光掃向對街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高壯的身型實在太引人注目,讓他連要假裝沒發現都難。一輛亮黃色奧迪停在對面街口,從他開始排隊算起已經過了十幾分鐘,棕熊先生一直在那輛名貴跑車邊徘徊,從擋風玻璃看進車內,又不住的扭頭張望四周。
        他那樣子不像是遺失鑰匙的車主,以「圖謀不軌的偷車賊」來形容更為適合。但在人群聚集的大街上偷車?最笨的賊也不會蠢到這麼做。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人好可疑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要不要報警啊?」
        看吧,人們果然開始懷疑了。葉士軒聽見排在他後方的女學生們低聲討論著,餘光瞄見已經有人掏出了手機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在「水果寶盒」與「向對方搭話」這兩個選項之間搖擺,最終還是選擇了前者。午間兩點的夏陽熾熱猛烈,周圍全無遮蔽物,日光曬在身上令皮膚刺痛,他皺起眉頭,頻頻看錶。
        時針好不容易走到「2」的位置,排隊的人潮開始往前移動,十分鐘後他擠進蛋糕店裡,買到了他一整個星期日思夜念的「水果寶盒」,提著袋子從另外一側的出口離開。
        走到店外,就見兩輛警用摩托車停在對街,一名頭戴安全帽的配槍刑警抓住棕熊先生的肩膀,大喝道:「少說廢話,跟我們到警局一趟。」
        另一人則正以警用無線電聯繫附近的警車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身型高大結實,面上表情平淡、渾身散發逼人的氣場,就算他沒有明顯的抵抗,仍是令在場兩名矮他一個頭的警員緊張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慢悠悠地橫越馬路,走了過去。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他是我朋友。」他滿面笑容地說。
聞聲,棕熊先生錯愕地看向葉士軒,立刻認出他來。聽他道出「朋友」這兩字,很明顯的一愣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們接獲報案,有人看見他企圖偷車。」警官說道。
        「他這身板,偷車我不信,搶車倒有那個樣子。」葉士軒低笑,他步到棕熊先生身旁,歪著腦袋問:「所以,怎麼回事?你看中了這輛奧迪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,是貓。」棕熊先生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貓?」
        「他一直說有貓、有貓的,哪來的貓啊!別找藉口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貓嘛……」葉士軒湊近那輛車,瞇起眼透過後座的擋風玻璃察看車內。「這樣看不到呢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他將手掌懸在車頂上方,感覺到金屬板散發著灼人的熱度,在夏季的烈陽直射下,車內的溫度超過60度,空氣又不流通,簡直像個大蒸爐。若真有貓被關在裡頭,不悶死也會被熱死。
        「有辦法聯繫到車主嗎?」葉士軒半蹲在車門邊,端起手機,以螢幕燈光往裡頭照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問過排隊的顧客,都不是他們的車。」沒想到葉士軒沒有半句追問,直接就相信了自己所說的話。棕熊先生蹲低身體,指著後座下方,說:「最後一次看見,是躲進那裡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繞到另一頭,貼近車窗,「似乎……有東西在動。警官先生,」他朝警員們招個手,「你們看,車底下那兩個反光的亮點,就是貓的眼睛。」
        聽他這麼說,這兩名警員也貼在車窗邊,凝神去看,果然發現後座下方有雙深藍色的小眼睛警戒地盯著他們。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有貓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對吧。」葉士軒拍了一下警員的肩頭,「估計這隻貓被關在車內已經超過一小時,若車主再不出現,我能把車門撬開嗎?」
        聽葉士軒說得是輕描淡寫,好似對他而言撬開一輛名貴跑車的車門比喝水還容易——無論在心理或技術層面——令警官們一愣,兩人趕緊以車牌號碼查詢車主資料。
        「葉先生,謝謝。」棕熊先生垂眸,直視葉士軒的眼睛道謝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挑眉,「你知道我的名字?」
        「聽他們都叫你『葉子』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很可愛的暱稱,對吧?全名是葉士軒。」他抱著蛋糕提袋,坐在一旁的台階上,「車主可能要一段時間才會出現,坐嗎?或是你還有事?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跟著坐下,離葉士軒約有一米遠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低頭取出裝蛋糕的盒子,雖然在街邊吃蛋糕很沒氣氛,但若放到奶油融化就太可惜了。他說:「不用謝,我想幫的是貓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因為這個道謝。」這頭大棕熊坐得直挺挺的,雙手拘謹地搭在膝上,轉動眼珠偷瞄葉士軒的側臉。
        他要感謝的,是對方願意相信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為此沒再表示什麼,他輕笑,打開盒蓋,歪著腦袋問:「棕熊先生也是來買『水果寶盒』?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點個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要來一塊嗎?我買了兩個。」他將盒子的開口轉向對方,「還有夏季限定的荔枝果凍跟招牌黑森林。」
        水果與可可的香氣飄進鼻腔,盯著盒子裡色澤鮮豔的水果與黑亮濃純的巧克力,棕熊先生不禁挪動臀部,往葉士軒坐近了些。
        「真好。」他輕聲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走不進去,蛋糕店跟糖果店。雖然很喜歡。」棕熊先生撓撓頭,露出些許靦腆表情。「你與甜點就很適合。」
        就因為他在店外徘徊,所以才會發現受困車內的貓?這麼說來,對方第一次來他們店裡時,就是在外頭猶豫了很久才推開門。葉士軒玩味的目光將棕熊先生從頭看到腳,這樣一名高大男子,走進甜點店確實是很突兀。
        「煩惱著周圍目光的棕熊先生,挺可愛的。」他捧起一個「水果寶盒」,遞給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內心天人交戰片刻,還是抗拒不了水果塔與葉士軒笑臉的誘惑,伸手接來。「謝謝。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的尾指不經意地擦過他指尖,那光滑溫軟的觸感令他心頭一盪,險些沒接好蛋糕。
        雙手捧著水果塔,他坐得更直更挺了,不敢大力呼吸,惟恐自己躁動的心跳聲被對方聽見。眼睛又往葉士軒的側臉瞄去,偷覷了一眼立刻收回,但沒一會還是忍不住瞄向對方,緊張得彷彿心裡端著纖細脆弱的棉花糖。
夏日午間的烈陽照在葉士軒柔軟的褐髮上,幾綹翹起的髮絲泛著蜂蜜的金黃光澤,牛奶糖般的肌膚融化似的滲出一層薄汗,他想那晶瑩剔透的汗液應該是甜的,肯定很甜。
        夏陽曬在肩頭,周圍籠罩著令人暈暈然的熱氣。
棕熊先生切下一塊水果塔吃進嘴裡,奶油香滑,舌尖上的芒果又甜、又酸。
若粉紅的心糖真能召來奇蹟,他冀望能獲得碰觸身旁這人的勇氣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1:32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91-8de68ff4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