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3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3




 ——貓與大棕熊

 
        這條街的各個角落躲藏著奇妙的魔法。
        街上失蹤的物品,包括寵物與幼兒,一定能在街口的看板底下找著;在「謝師傅」買的原味土司裡吃到玉米粒,將遇見和善的好人幫助自己;複合式書店「Amber」買來的書,若書頁間夾有葉片型籤條,會收到失聯已久的親友的消息;如果把咖啡店「艾維拉」的使用完的攪拌棒放進左邊口袋,週末的出遊計畫絕對能有個好天氣;手工藝品店「普里小舖」販賣的綠色錢零包永遠不會失竊……
        以及,「Miracle Candy」著名的奇蹟之糖。
        無人知曉是誰將魔法帶來這條街道,街上的人們已經很習慣發生在周遭的小小神奇,他們認為能獲得奇蹟的人本性肯定良善,所以才不再對這群流氓抱持強烈的敵意。
        幾天後,同樣一群人又出現在花店「日日香」前,踢翻幾個花桶、雜碎幾個盆栽,威嚇幾聲後,在街坊們聚集起來前就鳥獸散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叮叮!」
        高大的棕熊先生推開店門,在看清店內不只葉士軒,還有兩個女孩子後,腳步停住,猶豫著是否該入內。
        「唉呀!是那隻鱸鰻熊。」分裝著糖果的工讀生小薇看了他一眼,低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「鱸鰻熊哈哈!哪來的兩棲類……」另一名女生是小薇的同學依庭,就住在對面,大學沒課時老愛往糖果店裡跑。
        鱸鰻熊?少女們的調侃令他頓時打消了入店的念頭,棕熊先生身體一晃,縮回腳步就要離開。
        「進來、進來。」葉士軒半個身體探出櫃臺,眼珠溜溜地轉了過來,朝他招了兩下手。
        彷彿被無形的牽繩拉扯,棕熊先生一愣一愣的步入店內。
        「喵~」某個溫熱的物體從腿肚旁滑過,低頭一看,原來是那隻繫著粉紫絲帶的三毛貓,葉士軒招手的對象似乎是牠而非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覺得有些尷尬,可他人已經踏進店內,再走出去反而奇怪,只好硬著頭皮拿起的提籃挑選糖果。
        三毛貓喵喵叫著,立起尾巴走到櫃臺邊,葉士軒趴在櫃臺上,笑盈盈地對牠說話:「牛奶糖呢?怎麼沒跟你一起?」
        三毛貓「喵~」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察覺到視線,葉士軒抬眼對上棕熊先生偷覷的目光。
「我們的店貓,麥芽糖。」他說,「還有一隻叫牛奶糖,應該在店裡,但不知躲哪去了,小心些別踩到牠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趕緊將視線收回,抓起一大把薄荷糖掩飾內心的緊張。
        「地掃好了?」
        停頓了好幾秒,他才意識到對方是與自己說話,於是點了個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哪有流氓會被幫討債的對象掃地的啦!破壞形象。」小薇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依庭也說:「偷偷塞錢給娟姨什麼的有點可愛呢。」
        被發現了嗎?!棕熊先生訝異的回過頭,就見這兩名女大學生對他笑得不懷好意,令人渾身不對勁。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與其他小尾的鱸鰻們,恫嚇過老闆娘後,會趁街坊們聚集起來前,將被他們弄亂的店面整理乾淨,並且棕熊先生還偷塞錢給老闆娘作為賠償。他們以為沒人知道,但這群鱸鰻實在太小看商店街的情報網了,十分鐘前發生的事,現在已經傳遍大街小巷。
        正如葉士軒所說的,這群鱸鰻的確不是壞人,只是氣勢比較嚇人罷了。
        鱸鰻們掃完地後,便會到商店街消費,與街坊們攀交情以打探老何的消息。棕熊先生所買的糖果,有是大半分發給小鱸鰻讓他們送予店家,而另外一大半……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盯著裝滿小糖豆的壓克力圓管,思索糖果究竟是從哪裡補充進去,他拿起個印有糖果店LOGO——三層的噴泉,外圍環繞一圈「Miracle candy」字樣——的透明玻璃紙袋,裝入粉綠與嫩黃色的糖豆。
        拉開水閥,糖豆「喀啦喀啦」地流進袋子裡,他兩點盯著流瀉的糖粒,以免裝得太多灑出來。
        餘光瞄見腳邊有團蠕動著的黑色物體,他疑惑地退開一步,發覺是隻黑毛白足的襪子貓,雙耳壓平警戒的對他嘶嘶叫。
        櫃臺前的三毛貓麥芽糖「喵~」了一聲,黑貓遠遠的避開他跑向同伴。
        「牠就是牛奶糖。」小薇說,「牠們兩隻是戀人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牠們兩隻都是公的喔。」依庭語調輕快地接著道,「不過麥芽糖已經不當男生很久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撓了撓頭髮,想個一會才明白意思。他又偷偷瞄向葉士軒,糖果店老闆正在嚼口香糖,見他望來,唇瓣噘起吹出個粉紅色的泡泡。
        「啵!」泡泡破掉,葉士軒吐出嫩紅的舌尖將之舔進嘴裡,深黑眸子流轉著曖昧的波光,棕熊先生突然覺得呼吸困難。
        「老闆,又來了,你的壞習慣!」小薇白了自家老闆一眼,「把你的費洛蒙收回去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呵呵。」葉士軒垂眼低笑,顫動的睫毛好似精緻的糖絲。
        嚥口唾液,棕熊先生提著裝滿糖果的兩個籃子,步到櫃臺前,心跳隨著邁出的每一腳步愈來愈急促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伸手欲接提籃,手掌往上翻,修長的手指微微曲起,手腕內側浮現青藍色的筋脈。他的指頭與掌肉上有著被糖果的包裝袋給割破的小傷痕,暗紅色、細細的一條一條,好似糖果表面的絲紋。
        想起這隻手的食指隔著心糖壓進掌裡的溫度,棕熊先生覺得自己沒辦法再站在對方面前,可是他必須付帳,一口氣選了那麼多種糖果,若不買下來,會造成前這人的困擾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忍住了,繃直背部的肌肉將提籃遞出。
        「老闆~」工讀生在一旁又喊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沒有回應,只輕輕地笑了一下。他們之間有著無須言語就能彼此理解的默契,這當然,棕熊先生心想自己本來就是個外人、是無關緊要的顧客,他不在意店員的怪異態度,但那股有著什麼不可說的秘密在周圍流淌的感覺,讓人很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 他皺了一下眉頭。
        僅是這細微的表情變化,葉士軒突然的就收回了曖昧不明的態度,換上營業用的笑容,將糖果倒入磅秤計算價格。「請稍等。」
        像是貓兒試探獵物般,小小的爪子輕撩即退,
        耳根有些燙,棕熊先生急忙躲開目光,看向櫃臺左側的冷藏櫥櫃以轉移注意力。燈光明亮的三層展示架裡陳列著包餡麻糬、日式丸子串與烤布丁等點心,每一個都閃閃發光看起來十分美味的樣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附近一位退休的點心師傅打發時間做的商品,只有我們店裡有,外面可買不到。」葉士軒單手撐著下頷,說:「雖然說是打發時間做的,但用料可一點都不馬虎,我們店裡有不少客人衝著這些點心來光顧。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彎下腰去看櫥櫃裡的點心,手指抵在冰涼的玻璃上,盯著裡頭渾圓飽滿的麻糬目不轉睛。
        「要來一個嗎?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抬眼,點個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哪種口味?」葉士軒以眼神示意小薇接手裝袋的工作,蹲下身打開櫥櫃內側的拉門,拿起夾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每種口味。」棕熊先生指著包餡麻糬、丸子串與烤布丁——也就是架子上的所有商品。「這些,都各來五個。」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訝異地眨了眨眼,隨即臉上又掛回營業用的笑容。「好的~」
        棕熊先生買的零食之多,得用四個提袋才裝得完,結帳金額將近四千,在等店員分裝好糖果時,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拆開包裝盒,拿起三支同口味的丸子串塞進嘴裡。丸子一入口,他的兩眼霎時亮起,立刻又拿起別種口味的來吃。
——他所買的糖果,有大半分送給店家,而另外一大半全下了自己的肚子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將裝滿糖果的提袋遞給對方時,三種口味的丸子串已經一根也不剩。棕熊先生將發票與信用卡隨手塞進西裝褲口袋,邊往店門走、邊拿出個包餡麻糬咬下一大口。臉上雖淡淡的沒啥表情變化,但晶亮的雙眸已能訴說激動情緒。
        盯著棕熊先生沾上白糖粉的手指,葉士軒興味盎然地勾起嘴角。「還真的是頭熊……」
棕熊先生聞聲回頭,就見葉士軒手撐下頷靠著櫃臺,背脊弓起,鎖骨的線條跳出針織衫尖領,光滑溫熱的脖頸肌膚彷彿澆上一層白蜜……內心猛地一陣騷動,他「碰!」的推開店門,逃也似的衝了出去。
大步走到對街,他長長的吁出口氣,眼角卻忍不住瞄向糖果店。襯衫口袋裡的粉紅心糖隔著布料緊貼著胸腔,像是葉士軒的手指正抵在那個部位……
        那間店、那名男子,有股香甜的、令人著迷的魔力,他無法抵擋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2:26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90-cf34ad2f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