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2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2


 
***
 
        糖果店「Miracle Candy」左側是開業近二十年的花店「日日香」。
        幾名身穿汗衫、手持鐵棍,眼神兇惡只差沒在臉上寫著「我是鱸鰻」的小混混們聚集在花店門口,其中一人抬腿踢翻裝滿粉紅百合的水桶,揮舞著鐵棍甕聲甕氣的呼喝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知道?!臭娘們,你當老子傻了嗎?」
        另一人「哐!」的打碎店門前的盆栽,「你家男人欠我們老大三百萬,今天不讓那傢伙還出錢來,就砸爛你這間店!」
        被工讀生小薇硬拉著走的葉士軒,一出店門就聽見這句。聞言,他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。
        「日日香」的老闆娘溫和勤奮,與就讀高中的乖巧女兒胼手胝足地經營這家花店。可惜店老闆不是個好丈夫,他懶惰好賭且嫉世憤俗,欠了一大筆賭債,不負責任的留下妻女人間蒸發……這種八點檔已經看到爛的劇情如今真實的在身邊上演,實在令人唏噓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、我真的不知道我老公在哪,他、他已經兩個月沒回家了。」老闆娘癱坐在地,不停發抖。女兒則躲在她身後掩面啜泣。
        附近的店家與住戶圍在街邊議論紛紛,脾氣暴躁的炸豬排店老闆看不慣討債流氓的惡行,捲起袖子就要教訓那幾人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走過去攔住他,沒有說話,只搖了一下頭。
        好幾人勸阻都攔不住的炸豬排店老闆,卻被葉士軒這記眼神勸退,這大漢罵咧咧的回到人群,扯下圍裙重重往地上一摔。
        「爛人!」他罵的是花店老闆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隨後也推開店門走出,他手裡提著兩個裝滿糖果的大紙袋,望向哭泣發抖的母女倆,皺了皺眉。
        討債的流氓一見到他出現,齊聲喊道:「熊哥!」、「熊哥,你去哪啦?」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原來他不只是頭棕熊,還是隻大尾的鱸鰻。」葉士軒以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音量喃喃低語。
        「拿著。」男子將紙袋遞給其中一名小混混,邁開長腿,大步流星地走到花店老闆娘身前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居高臨下的看向不停發抖的老闆娘,他高大壯碩的身型光是這麼站著就很有氣勢,臉上雖沒有不悅或威嚇的表情,但光是將目光掃去,就已嚇得老闆娘臉色發白。
        「葉子,怎樣?你要插手嗎?」
葉士軒還在觀察情勢,這時感覺左肩一沉,隔壁複合式書店的店長將手臂壓在他肩上,湊過來在他耳邊低聲問道。
        對方的氣息拂過脖側,葉士軒轉動眼珠瞥了他一眼,「再看看。」
        花店那頭,男子有好一會沒吭聲,承受不住沉默的壓力,老闆娘哆嗦往後縮,將女兒抱在懷裡,戰戰兢兢地說:「我真的不、不知道他在哪……他欠的錢就由我來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呼——」男子突然長吁口氣,他撓撓短硬的黑髮,彎下腰,雙眼直視老闆娘,皺起眉頭說:「難道要被打斷幾根骨頭後,妳才肯講?」
        「她都已經說不知道了,你們還想怎樣?!」
        「喂!你們這些人別太過份啊!欠錢的是老何又不是麗娟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恐嚇女人與小孩,算什麼男人!」
        聽見這威脅的話語,一旁圍觀的街坊們躁動起來,炸豬排店的老闆怒騰騰的就要衝過去制止男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們,吵什麼吵!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甘你們的事,都讓開!」小混混們揮動棍棒驅趕他們,像一群被惹毛的野狗對眾人咆哮。
        兩方你來我往的放聲叱罵,街坊們的義憤填膺與小混混的囂張氣焰彷彿兩股急流互相衝撞,而葉士軒是其中無動於衷的岩石,他沒有將周圍的混亂看在眼裡,目光玩味的一直盯著那熊般高大的男子。
        說完那句威脅後,男子曲腿蹲下,他探出手,老闆娘立即恐懼地抱緊女兒,但想像中的拳腳暴力卻未降臨,男子的手掌握住老闆娘的胳膊,以盛捧脆弱花朵般輕柔的力道扶起她,喉間流出低沉的話音:「能站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咦?!」老闆娘一愣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們會再來的。」
        男子鬆開手,後退幾步,將視線投向被混混們踢翻的水桶。嬌嫩的粉紅百合散落一地,花店門前的紅磚道上布滿腳印與盆栽碎裂灑出的泥土。
        再撓了撓頭髮,男子解開袖口的鈕釦,將襯衫的袖子往上捲,跨過滿地盆栽碎片,蹲下來扶正水桶,撿起粉紅百合放回桶子裡。
        見到這幕,鼓譟的街坊們靜默了片刻——男子捲起衣袖,露出他兩手手臂上極具江湖味的海浪與黑龍刺青。
        無形的緊張感瞬間在人群間蔓延開。
        炸豬排店老闆吞了口唾液,隨手抄起一把矮凳,大喝道:「混、混道上的又怎樣!誰敢、敢在我們這條街上搗亂,就是跟我阿水過不去!」雖然底氣不足,但勇氣可嘉。
「阿水叔說的沒錯,你們這群流氓,給我滾回去!」
「對!滾回去!」其他人回過神來,拿起掃帚、桿麵棍、雞毛撢子等工具吆喝著,要將這群流氓驅出他們的商店街。
沒想到這條商店街上的商家如此團結,這下換流氓們慌張了,一群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不知該如何應付眼前的情況。
「大家先別動手。」
葉士軒終於出聲,他嘴裡含著一支棒棒糖,走出人群,轉身面向著街坊們,「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,那些人也是替上頭辦事的,不必為難他們。今日就算將他們趕跑了,往後還是會有更難纏的傢伙過來。」
「葉子?那你說該怎麼辦?」
        「就算是我們,也沒辦法幫那個老何還債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欠錢的是何叔,他們找到他,就不會再為難娟姨。」葉士軒含著棒棒糖,慢悠悠地步到花店前,從圍裙口袋裡拿出幾顆太妃糖,分別遞給嚇壞了的花店老闆娘與她女兒。
「第一印象是不大好,但這幾個傢伙在我看來不像壞人,更何況,他,」葉士軒豎起食指,比著男子,「他得到了我們的『Miracle Candy』。」
這句令男子摸不著頭緒的話,卻像落進池塘的石塊在人群裡泛開一片嗡嗡的議論聲。
「他?怎麼可能?!」
「這個刺青男竟然有『Miracle Candy』?!」
「好久沒有人拿到『Miracle Candy』了,上一個是什麼時候?半年前嗎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的那顆『心』,給大家看看。」葉士軒歪著頭,朝男子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滿頭霧水,但還是從西裝褲口袋裡拿出那顆奇怪的心形硬糖。五指張開,粉紅色的心糖在他掌中閃閃發光,彷彿碎鑽。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是『Miracle Candy』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就沒辦法啦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時候也輪到我拿顆金色的『Miracle Candy』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見到男子手裡的心糖時,群眾間緊繃的氣氛瞬間消釋,人群散開,收起掃帚或桿麵棍回到他們自己的舖子繼續裡招呼顧客,臉上有說有笑的,先前的劍拔弩張好像假的一樣。
        現在這是演哪齣?原本還與眾人互罵的流氓們均看傻了眼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舔著棒棒糖,轉身走近男子。步伐緩慢,邁步的姿態猶如慵懶的貓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。」
唇瓣微啟,球型的糖塊貼在他豔紅如蜜漬櫻桃的舌尖上,令男子下意識地挺直腰桿,等待對方的話語。
        「忘記拿發票。」葉士軒將一小疊發票遞給男子,神情似笑非笑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默默的接來,垂眼凝視他蔥糖般修長的手指。
「……請問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個。」男子攤開手,他掌中的心糖閃爍光點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讓糖球在他舌葉上轉了一圈,嘖嘖的吸吮甜味,「姆~解釋起來有些累人,姑且就當作是我們商店街的傳統好了。在這條街上,獲得『Miracle Candy』的人,將得到一件他夢寐以求的『奇蹟』。」
葉士軒將身體往前傾,食指隔著粉紅色的那顆心,重重地壓近男子的手掌。
「粉紅色的心糖能召來戀愛的奇蹟,若你願意相信,不妨就先別吃這顆糖,當心糖轉為瑰紅,你將遇見攜手一生的伴侶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戀愛的……奇蹟?」
        兩人間距離不到一尺,葉士軒身上的糖果氣味流進男子鼻腔,那股香氣在他體內化為黏稠的金黃麥芽糖蜜裹住心臟,血管裡彷彿流湧著濃烈的甜味。他感到暈眩,不敢直視葉士軒迷人的眼睛,惟恐自己將在糖水裡溺斃。
        能帶來奇蹟的糖果,這種話連國小生都嗤之以鼻,然而男子並不覺得葉士軒是拿他開玩笑。
        他認真的相信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過,呵呵……」葉士軒輕笑,勾起的唇像彎彎的軟糖,「粉紅的『Miracle Candy』,我以為只有女高中生會許這樣的浪漫願望。」
        糖果店老闆指尖的溫度,透過這顆甜蜜的心流進男子掌中。高大壯碩的棕熊先生嚥口唾液。
        好甜,這股香氣使人著迷,幾乎上癮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20:02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89-bb88bacb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