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--01

《貓、糖果、大棕熊》‧01



——Miracle Candy

 
糖果店位於花店與複合式書店之間,男子的腳步不禁被飄出門縫的甜香氣味引誘,他走到店門前,猶豫著該不該推門入內。
海藍色的木造窗檯、塗上亮白色油漆的粗糙水泥牆,牆面黏貼海星與貝殼造型的裝飾,男子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愛琴海風格。
        門前以彩色的馬賽克磁磚鋪出獨具特色的引道,店門也是木製的,漆著與窗檯同樣的海藍色,店名是「Miracle Candy」——這白色的花型字就畫在門板上,底下是字體稍小的營業時間。左側靠牆擺放著兩臺投幣式棉花糖DIY製作機,若有似無的焦糖香氣飄入鼻腔,男子摸摸口袋,可惜著自己沒有帶零錢。
        右側則是兩排海藍色長椅,脖子上繫有粉紫色緞帶的三毛貓橫趴在座椅上,正睜著黃綠色大眼好奇地望著他。
        兩人展臂寬的拱型玻璃大窗讓路人一眼就能看進店裡,一名像是店員的褐髮青年坐在櫃臺內側低頭做事。男子考慮了很久,最終還是抗拒不了甜味的誘惑,推開木門走入。
「叮叮!」門板內側的銅鈴發出清脆的聲響歡迎他。
        一推開門,糖果的甜香氣味瞬間變得濃郁,男子深吸口氣,口腔裡泌出大量唾液,心情也輕快起來。
        這二十坪左右的店面彷彿是由糖果堆砌起來的小小樂園,令男子的眼睛不知該從哪裡開始看起才好。
左側牆面立著數十根粗壯的壓克力透明圓管,管內裝滿了各種色彩繽紛的小糖豆,紅、黃、紫、青……像是由屋頂傾瀉而下的彩虹瀑布。轉開水閥,彩虹的其中一條顏色就會嘩啦嘩啦地流進袋子裡。而瀑布下方則是抽屜式的透明架子,各種不同造型的水果軟糖在抽屜內呼喚他品嚐。
店鋪中央有座三層的環形陳列架,淺藍的架子邊緣繪有水波圖案,裡頭擺滿小孩子喜歡的硬糖與乳脂糖,最上層的中央是座貓咪雕像,陳列架的整體造型好似噴泉。再過去些能看見兩根淺藍的壓克力圓柱,上頭插滿各種造型的棒棒糖,一枝枝往外翹的鮮豔糖果猶如綻開的花。
        入內直走到底,踩上一層台階後,店鋪深處的架子上擺列著數十種禮盒包裝的造型糖果與巧克力……男子走到這裡兩手已抓滿了糖,但他抗拒不了巧克力的誘惑,決定找個籃子來裝,好挑得更多。
        環視店鋪,他發現購物提籃就在店門旁,因為目光全被糖果們所吸引所以沒有注意到。店門兩側的櫃子上擺放著竹籠裝起的巧克力球與夾心軟糖,其中幾種貼上了「本日特價」的標籤。誰能抗拒得了特價?
        男子跨開長腿,低下頭避開天花板垂吊下來的裝飾,大步走過去要撈把巧克力球,但他忘記自己手裡抓滿了糖,手指一鬆開,掌中的糖果們喀啦喀啦地掉落一地。
        他趕緊撈了個提籃蹲下去撿,慶幸店裡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別的客人。
        這時,後方傳來「噗嗤!」的低笑聲。
        他回過頭,看見個櫃臺內側的店員聳起了肩膀偷笑,立即覺得耳根發燙。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抱歉。」男子垂下目光。
        「別在意,你慢慢挑~」店員揮了揮手,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櫃臺那端傳來的話音低沉溫潤,略帶幾分令人迷醉的慵懶感,彷彿捧在掌中的熱可可,男子抬眼,偷偷地將視線投了過去。
        店面右方是座島式櫃臺,附有冷藏設備的玻璃櫥窗內陳列著麻糬、日式丸子串等小點心,而櫃臺內側的架子裡,一盅盅的玻璃大圓罐彷彿藏寶箱似的封存著醃製類的古早味甜食。
        店員坐在櫃臺後方的高腳椅上,低著頭將好幾種不同的糖果及乾糙花花瓣放進炫彩的透明包裝袋裡,繫上圖樣可愛的緞帶,組合成討喜的綜合包。
        專心於工作的店員,他穿著淺紫色的圍裙,年齡約二十五上下,俊秀端正五官完全適合「美男子」這形容,幾綹太妃糖色澤的微捲褐髮垂貼在他額角邊,濃密睫毛底下的漂亮貓眼是深黑醋栗糖的顏色,唇瓣泛起草莓糖漿般的光澤,膚色有如融化的牛奶糖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看得傻住,好一會才回神,他慌忙地撥了把巧克力球放進提籃裡,繞到噴泉造型的陳列架後挑選其他的糖果,但忍不住一直偷瞄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店員其實就是「Miracle Candy」的老闆,葉士軒。他也同時以餘光注意著這名男子。
        工讀生小薇跑去隔壁看熱鬧了,還未到附近學校的放學時間,店裡只有他與男子。既然對方不停偷瞄自己,那他不也偷看回去就太吃虧了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長得很高,將近有一百九十公分,得弓起背才不會撞到天花板懸掛的畢業季裝飾,肩膀寬大、胸膛厚實,那雙大掌能抓住比自己多一倍的糖豆。但男子並非是上得了雜誌的模特兒身型,他太壯而且樣貌過於粗獷,在糖果陳列架間移動的身軀簡直像頭棕熊,說不定對方的確是在尋找蜂蜜?
        男子將他結實的胸膛彆扭地塞進白襯衫中,領帶鬆鬆地掛在胸前,深黑西裝褲上頭沾了些塵土,衣著雖然勉強稱得上正式,可氣場完全不像是一般的上班族,而且他沒帶公事包、足下又是穿運動鞋……葉士軒一面為糖果袋標價,一面猜測男子的來歷。
        從各種角度來看,男子不是會逛糖果店的那種人。
        當男子將兩個裝滿的提籃端到櫃臺時,葉士軒有一瞬間的訝異。店裡販售的糖果男子幾乎每樣都拿了一些,與其說是不挑,感覺更倒更像是每種都喜歡而無法抉擇。
        「多、多少錢。」也明白自己與糖果店格格不入,若非店內沒有其他顧客而且店員只有一人,他根本不敢走進來。男子繃直背脊,目光不好意思與葉士軒對上,緊張得無法順暢地說好一句話。
        「請稍等~」葉士軒將包裝袋推到一旁,站起來清點籃子裡的糖果。
        走近櫃臺,男子發覺在鼻腔內騷動不止的甜香氣味更加濃郁了,他飛快地舔舔嘴唇,身體稍微的向前傾,想嗅出這股讓人不停分泌唾液的香味是來自櫃臺內側的哪個罐子。
        嗅聞的動作太過明顯,葉士軒扯了一下嘴角偷笑,說:「還要什麼嗎?」因為男子太高,說話時他下意識掂起腳尖,身體微微一晃。
        那股甜香味頓時撲鼻湧來,男子「咕」的嚥口唾液,恍然意識到甜味的由來與糖果無關,而是源自眼前這名店員。
他全身散發著煮糖的焦香,光滑柔軟的褐髮好似能滴出蜜來,男子迷迷糊糊的想著,對方肯定從頭到腳連指尖都是甜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沒有。」男子趕緊往後退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沒說什麼,表情似笑非笑,眼珠溜溜地一轉。
        這記視線對葉士軒來說不具特殊意涵,但看在男子眼中,那眼波有股曖昧的韻味,彷彿藏在罐子裡最濃純的蜂蜜,騷動他的心。
        「請問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總共兩千三百五十元。」葉士軒以營業用笑容打斷男子的話,「我們店裡可以刷卡。」
        男子愣愣的摸索口袋,掏出信用卡。
        葉士軒維持著笑容接來,瞄了一眼持卡人的名字——張宗雄……哇唷!還真的是頭大棕熊。
        結完帳,葉士軒接著將分裝好的糖果放進提袋裡,「要多給幾個袋子嗎?」他想男子買那多糖,應該是要送人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用。」男子將目光轉開,耳根有些紅。
        「喔~啊,對了。」葉士軒指著三層陳列架,「那邊的糖果隨便抓一把,免費贈送。」
        男子點個頭,轉身走向店鋪中央的噴泉造型陳列架。他的手指剛碰觸到金屬圓架,突然的,一陣彷彿無數柺杖糖敲擊碰撞的叮叮噹噹聲響起,三層圓架朝左右不同方向轉動起來。
        以為是店員啟動了什麼機關,男子退後一步歪著身體往底下看,「咦?」瞳孔訝異地一縮,這三層圓架搖搖晃晃的懸空飄浮著,下方竟然沒有任何支架或拉繩,轉動間灑落些許糖果。
        喀啦、喀啦,接連掉出的硬糖在漆成藍天白雲圖樣的木造地板上彈了幾下,如紛落的珍珠。
        他疑惑的抬頭,就見最上層中央的貓咪雕像抬起前足抹了抹臉,它背後頓時噴射出傘狀的七色彩虹光瀑,光瀑一層一層的往下流,從最下層圓盤的邊緣流瀉至地面,像場小型的燈光投影表演。
        糖果的甜香氣味傳來,店員端著兩個提袋步出櫃臺,表情也是有些錯愕。
        「『Miracle Candy』?!真沒想到,『它』有段時間沒出來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Miracle Candy?」男子反應不過來。
        「奇蹟的糖果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葉士軒沒有解釋,只說:「選一顆吧。」
        摸不著頭緒,男子以為這座彩虹噴泉藏著某種高科技機關,也就不怎麼驚訝了。他探出手臂,比葉士軒能握住多一倍糖豆的大掌穿過幻影般的彩虹光瀑,從最上層抓起一把糖。
        圓架邊緣掉落的硬糖碎石似的接連掉落在他腳尖,男子縮回手臂,手掌穿出光瀑時忽然感覺掌心裡一空。他攤開手,發覺掌中只剩下一顆粉紅色的愛心形硬糖,晶瑩剔透的這顆心待在透明炫光的包裝袋中,閃爍著細碎的光點。
        「粉紅色的?」葉士軒挑了一下眉頭。
        男子張口正欲詢問,這時店門被人大力推開,一名穿著淺紫色圍裙的短髮少女在外頭嚷道——
        「老闆,不好了!一群流氓在隔壁花店鬧事!」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21:57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88-617f0cb8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