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失眠病》--05

【病態靈魂】系列--《失眠病》05



 《西區的狂人們》
 

        「畜生畜生畜生!給我滾出來!」狂犬站在桌上咆哮,像頭暴躁的小怪獸不住的上下跳動。
        桌腳喀嘰作響,木頭桌面被狂犬的釘鞋踩出好幾個凹洞,小喬用心準備的壽險規劃書在他腳下成了一堆紙屑。
        「瘋狗,這裡可不是你胡鬧的地方!」鹿頭重重一拍桌。
胡鼠站了起來,抽出另一把軍刀,指著狂犬,「在首領的地盤鬧事,你想被關禁閉嗎?!」扭轉手腕,碳鋼黑刀刀刃朝上,胡鼠雙臂結實的肌肉鼓起,臉上籠罩小喬從未見過的肅殺之氣。
狂犬惡狠狠的瞪過去,「誰管首領!我要找那頭畜生,他躲哪了?」威嚇般的隔空揮刀,銳利刀鋒嗖搜的割開空氣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十方很快就出面處理這場騷動,他支開員工走了過來。「你說東區血狼嗎?他不在我的店裡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東區那頭狼嗎……所以『那個』傳言是真的了……」鹿頭喃喃自語。
        狂犬厭惡的皺眉,「就是頭撿主人碗裡剩菜吃的畜生,什麼血狼,別說得那麼好聽!」他又咚咚的在桌上跳了幾下。「不重要啦!是那傢伙先來挑釁,我還沒打過癮,他竟敢夾尾巴逃跑!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並不是你能在店裡胡鬧的理由,狂犬,你嫌命太長?」十方的嘴角雖帶著笑,眼眸卻是冰冷,給人不寒而慄的感覺。
        「嘿?」狂犬挑眉,咧開嘴,表情像嗅到獵物的鬣狗,「你要跟我打嗎?那就來吧!」
        「大家都知道我討厭暴力,不過……」十方緩緩的捲起袖子,見老闆做出這動作,店裡的員工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往廚房跑,顧客們也趕緊衝到櫃臺結帳,沒一會,整家店的人瞬間鳥獸散,只剩下他們這幾個。
        「首領托給我看管的地盤,不容得你撒野!」十方神色轉寒,他扯開圍裙往後一甩,這外表斯文的年輕老闆的腰間跟大腿上竟然掛滿了黑管炸藥,每支約手掌長,數量少說三、四十支,炸掉半條街還綽綽有餘。
        小喬確信,這間咖啡館確實該好好保個火險。
        十方扯下兩管炸藥,手指夾著比向狂犬。「狂犬,你再胡鬧,我會親自將你『轟』出去。」這個「轟」字絕非形容詞。
        狂犬張了張嘴,看看十方、又看看舉刀指著自己的胡鼠,悻悻然地蹲下。「我明明看到他往這跑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他不在這裡,需要跟你收錢,你才會相信我的情報嗎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也沒看見。」鹿頭跟著說,「相信我,若我們發現那傢伙在附近出沒,肯定是搶著收拾他。」
        聞言,狂犬不滿的就要站起,「他是我的獵物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喀啦!」玻璃落地的清脆聲響打斷狂犬的話,幾人同時轉頭往聲音來源看去,目光有疑惑有不滿有憤怒可說是多重口味。
        當事人小喬則是莫名其妙的與他們互望,他只不過是把落在背包上的玻璃碎片拍開罷了,這些人為何全看向自己?繼續呀。
        「咦?他是誰?」狂犬這才注意到在場有個陌生臉孔,他兩手撐在桌面上,身體往前傾,抽動鼻頭嗅聞小喬的氣味,動作跟狗沒兩樣。「有地鐵的味道,城市人?是新來的?」
        自信的口條偏偏在這時出問題,被狂犬迷濛渙散的藍綠直盯著看,他的喉嚨莫名乾啞,無法順暢發出聲音。「你好,我、我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他是我的朋友,喬卓言,小喬。」胡鼠替他把話說完,「這搞破壞的是『狂犬』,叫他野狗或瘋狗都可以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喔。」抓抓頭髮,奇怪他剛剛說到哪了?……被小喬這麼一打斷,緊繃的氣氛頓時消散一空,狂犬歪著腦袋,想不透自己先前在不爽什麼。
        「既然這樣,那我走了。」狂犬收起刀,抬腿直接要從窗戶離開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走,但這裡的主人可不肯。「站住!」十方冷不防的發難,他手臂一甩朝狂犬拋出炸藥。
兩支黑塑膠管旋著圈咻咻的從小喬眼前劃過,狂犬幾乎是反射動作的轉過身,抬腿踢開。
躲進廚房的員工們全貼在門上的小窗前,緊張的盯著這兩支危險爆裂物。黑塑膠管被狂犬踢飛,咻咻的旋著圈落到吧台邊,在地板彈了幾下。
鹿頭跟胡鼠見狀立刻鑽入餐桌底下避難,而小喬卻還是坐在原位不動。胡鼠以為他嚇傻了,在桌下一直猛拉他褲管。
黑塑膠管沒有爆炸,反而是狂犬氣炸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東西別亂扔,欠殺嗎你!」狂犬唰!的亮刀。
        十方又抽出兩支炸藥。「把我的店弄成這樣,你想走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然呢?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然呢!」尾音上揚,「當然是得賠償給我。」
        狂犬不耐煩的揉了揉後頸,「我哪來的錢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沒有嗎?」十方危險的瞇起眼,炸藥管輕敲頰邊,「我怎麼聽說你從『那邊』拿到不少酬勞?需要我找人證實這傳聞的可信度嗎?」話裡威脅的意思很明顯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傢伙!」狂犬兇狠的瞪著十方,漂亮的藍綠眸子幾乎噴出火花,他焦躁的前後晃動身子,咧著嘴像是恨不得撲過去咬斷對方的咽喉。
        「先說好,我對『女帝之子』沒有任何好感,而這裡大部分的人也是。野狗,你要為自己做的事負責。」
        十方這句話讓狂犬臉色微變,別看這人生得斯文儒雅,就以為他不具威脅性,能讓西區首領安心將地盤交之管理的人,他的手段絕對不只是拋拋炸彈嚇唬人而已。諮詢商十方,又稱「西區的地下秩序」。
        狂犬雖是瘋狂妄為,倒也不敢真的惹毛十方,尤其他手裡又端著個燙手山芋……「知道了啦。」他忿忿的蹲回桌上,「賠,我賠!」
        「很好,落地窗跟店裡的裝潢,回頭我會開帳單給你。」十方微笑,掛回咖啡館老闆的溫文表情,「還有,你得留下來給我打掃乾淨。胡鼠。」
        壯漢從桌子底下探出頭,「怎樣?」
「你們今天這頓算我的,替我盯著他,別讓這頭瘋狗跑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?」胡鼠詫異的指著自己,「怎麼盯?難道要拿繩子綁著他?」
        十方微笑,「我可以借你狗鍊。」他回頭,拍了兩下手說:「好了,出來幹活吧!除了這張桌子,其他地方整理一下,剛剛亂,收的帳目重新算清楚,一個子都別少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別開玩笑了,這傢伙是瘋的……」胡鼠哼哼唧唧的爬起,發覺小喬還是坐在原位,正端著杯子喝水,看起來不像被嚇傻的樣子,有些佩服也有些頭疼。
        「小喬,雖然老哥早就知道你是個傻大膽,但看到炸彈也不躲,未免太沒神經。」他好氣又好笑的搖頭。「我在桌子底下都快把你的褲子扯下來了,你倒是吱個一聲呀!」
        「呵呵,NTN不會那麼容易爆炸的。」小喬說得是一臉輕鬆。
        十方剛好端著餐點走來,聽見小喬說的話,奇怪的咦了一聲。「你怎麼知道我用的是NTN?」
        「看大小,我想不會是C4,而帶著硝化甘油進出廚房太不保險……」他見十方露出懷疑的神情,又接著說:「我有個客戶是軍武癡,所以稍微研究過,好跟上他的話題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這樣啊。」十方明白的點個頭。
        NTN,Trinitrotoluene,三硝基甲苯,俗稱黃色炸藥。它是種穩定性極高的炸藥,不像硝化甘油,即使受到劇烈撞擊,也不容易爆炸,最適合十方貼身攜帶。
        而C4(C-4 explosive),則是塑膠炸藥的一種,穩定性同樣非常高,但引爆器的體積較大……這些,不是一般城市人隨口說得出來的。
        十方開始明白,鹿頭為何給對方如此高的評價。黑街以後,肯定是更加熱鬧……他心想。
「野狗,滾開,我們店裡不許畜生爬上餐桌。」揮手趕走蹲踞在桌面的狂犬,十方令員工擦乾淨桌子,親自端上餐點給他們。
        「哼哼!」
狂犬跳下桌,搖頭晃腦的找地方待,他見小喬身邊有位置,於是坐了上去,小喬趕忙將筆電拿到一旁。
若非見過本人,小喬會以為「野狗」這詞是辱罵狂犬的說法,這男人的行為模式,完全就像是頭不受管教的野狗。他弓著背,曲起雙腿,野獸那樣的蜷起身體坐著,髒兮兮的釘鞋踩在塑膠皮革椅墊上。
        察覺到視線,狂犬瞥向他。「看什麼看?!」
        「抱、抱歉……我只是好奇,穿釘鞋在平地應該不好跑吧。」小喬隨口找個理由解釋,暗暗懊惱自己太過明顯的好奇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麼說好像是耶。」狂犬拉起褲管,抓抓腳踝,「難怪追不上那頭畜生。」
        他又抓了抓耳朵後方,「喂!城市人,你叫啥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剛剛跟你介紹過了。」胡鼠沒好氣的說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緊的。」小喬微笑著遞出名片,「你好,我是喬卓言,叫我小喬就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嘛……」狂犬接來名片,歪著腦袋看個一會,放到嘴裡咬了幾下,「小喬喔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嘿,這什麼味道?」隨手將咬出齒痕的名片塞進外套口袋,狂犬兩手撐著椅面,傾身靠近他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放大的俊臉讓小喬反應不過來,他愣個幾秒,「味道?」他沒吃過名片,但嚐起來應該就是紙漿跟油墨的口味。
        狂犬所指的不是名片,他抽了幾下鼻頭,說:「我剛剛就覺得,你身上有股很好聞的味道……涼涼的。」腳跟一蹬,狂犬整個人貼了過來。「真的很好聞,是什麼呢?地鐵的空調?報紙的油墨?咖啡跟烤土司?……都不是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涼涼的?」小喬往自己手心呵氣,他早上都有認真刷牙,出門前還含了顆怡口錠,應該不是口臭吧?
        「很舒服的味道。」狂犬愈靠愈近,最後整個人趴到了小喬背上,不停抽動鼻頭,狗那樣的在他身上嗅來嗅去。「真奇怪,沒聞過這麼舒服的味道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……狂犬先生,不好意思,可以先請你起來嗎……」狂犬比他高大,體重又沉,小喬被壓得彎下了腰,臉幾乎要貼到桌面上。
        胡鼠搖搖頭,看不下去的伸手拉開狂犬。「狂犬,拜託你發情看個對象,小喬是你能動手動腳的嗎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吵得我頭好痛,別一直在耳邊嗡嗡嗡嗡嗡嗡——」狂犬揮開胡鼠的手,不耐的扭頭瞪過去。完全沒有安分的打算,對方一鬆手,他又往小喬身上壓。
        「最吵的是你!」胡鼠氣得要抽刀。在別人耳邊「嗡嗡嗡」個沒完的,明明是狂犬本人!
「沒、沒關係。」小喬揚起業務員的完美微笑,「剛剛說到哪了?外幣定存是吧……我這有份理財規劃書,讓您參考。」他舉臂推開狂犬的臉,好讓自己能抬頭與對面兩人平視,艱難的從背包裡抽出幾份方案介紹。
對桌的兩人均是一傻,胡鼠錯愕的看著他,表情像小喬從背包裡拿出的是一條鱷魚而非幾張DM。
鹿頭則是拍桌大笑。「哈哈哈!好,你很有趣!」伸出手,「來吧,讓我看看你說的外幣定存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美金這時候的會匯率正低,適合逢低進場,而目前最熱門的是原物料期貨……這份數據讓你參考,現在我們公司有個新方案,每個月只要多繳一些錢,就能附加醫療險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小喬認為,直接拿出數字最能引起胡鼠的興趣,他在圖表上寫下幾個數據,又從背包裡抽出幾份換算表。
        「更詳細的數值,我的電腦裡有整理,你需要看一下嗎?」
        鹿頭端起換算表研究一會,說:「讓我看看吧。」是真的對這份投資建議產生想仔細研究的念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小喬轉身要拿筆電,他一動作,壓在背上的狂犬便順著他的手臂滑到大腿上。
        狂犬的臉埋在讓人害羞的位置,就算小喬也無法一笑置之,他尷尬的推開對方。「狂犬先生,你……咦?」

        翻過狂犬一看,他發覺這幾分鐘前還大呼小叫狂暴躁動的男子,竟然靠在他身上睡著了?!
 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3:31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76-c988185c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