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失眠病》--03

【病態靈魂】系列--《失眠病》03



 《地鐵站內的外來者》
 

        在地鐵《鬼鼓站》下車,代表正式進入了黑街的範圍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就是『黑街』呀……快來打個卡。」環視骯髒陰暗的地鐵站,黑髮青年發出長長的讚嘆,他連忙拿出智慧型手機「愛瘋」,在臉書上打卡。
        沒幾秒,同公司的前輩,在他的狀態下留言:小喬,你真的瘋了!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。」青年非常得意,他舉起手機,拍下自己跟地鐵站牌的合照,並且回覆了前輩的留言:
        聽說地鐵站外的超商有「黑街」的紀念章唷www
        這不是開玩笑的,但,在生人勿近的黑街,竟然設有到此一遊的紀念章,這點本身就像是個玩笑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以手機確認當月行事曆,在地鐵站內等待迎接的友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出現,引來眾人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 黑髮青年樣貌端正清俊,琥珀色雙眸神采奕奕,嘴角習慣性的勾起,開朗陽光的氣質,讓他被公司同事封上師奶殺手的美稱。
        引起注意的,並非他的五官,人的樣貌在黑街,不過是張值錢點的皮。
        讓周圍對青年投以視線的原因,是他的衣著——剪裁合身的深藍西裝,條紋襯衫整齊的收進褲頭,黑得發亮的小牛皮皮鞋上沒有一點泥塵,感覺十分正式,不用說,裡頭肯定裝著筆電及厚厚一疊文件的側背公事包。
        以及,領帶。
        這身打扮在黑街,突兀得猶如烏鴉群裡的白鴿——就黑街的語言來說,「白鴿」是句批評。
        從旁人的議論聲中,青年察覺自己的衣著有問題。今日初次會面一名重要客戶,以為打扮正式能給對方好印象,但看來或許是畫蛇添足。
        他這人也乾脆,索性就脫掉西裝外套,解開領帶,將襯衫下擺扯出褲頭。
        當黑髮青年站在垃圾桶邊「寬衣解帶」時,兩名留著龐克刺蝟頭、臉上穿了好幾個環,打扮得不倫不類——對青年而言的不倫不類——的少年,交頭接耳地朝他走來,眼神明顯的不懷好意。
        「東西交出來!」
兩人一左一右的包夾他,同時亮出收在懷裡的蝴蝶刀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歪了一下腦袋,「這是搶劫?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沒長眼睛嗎?!」其中一人將他按在牆面,刀尖指著他的臉,「外地來的,把你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!」
        「長是有長啦……但我從沒遇過搶劫,兩位小弟,請問現在我該做出怎樣的反應?」青年困惑的眨著眼睛,臉上表情沒有半點正常人在這種情境下會有的慌張或驚嚇。
        他問得非常認真,不帶一絲諷刺,那兩人反而是傻了一傻。
        「把、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就是了!」
        「少說廢話!給我!」少年們一把奪走他的袋子,搶了就往地鐵站口跑。
        在場約有十來位行人,卻沒有誰願意出手幫助青年,個個神情冷漠,細碎的竊笑在周圍響起。搶劫不過是黑街給外來者的「見面禮」,若他蠢到走出地鐵站,肯定連內臟都會被當街割走。
        黑髮青年站在原地,動也不動,從旁人眼裡看來,他肯定是嚇傻了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黑髮青年眨了兩下眼睛,「哇!」的輕呼一聲,雙眸登時亮起光點。神情,是興奮的。
        「哇啊!就這是搶劫!」他掏出收在口袋,幸運沒被搶走的手機——卻不是撥電話報警。
        他在臉書裡留下:見識到黑街的迎賓大禮,果然是熱情的城市!(人生第一次被搶紀念)
        ——該條留言讓螢幕那頭為他擔心的前輩們猶豫著該不該按「讚」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打完這句後,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,他懊惱的拍了一下額頭。「不對,我的資料都在包裡……唉呀,那可真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拉長脖子張望,卻已經看不到那兩人的身影,他這才開始覺得困擾……筆電就算了,但準備好的資料該怎麼辦呢……
        正在考慮該不該先回公司一趟,青年就看見一名壯漢拎著他被搶的背包,招手朝自己走來。「小喬!」
        「胡鼠大哥!」青年也揚起手。
        在黑街,人們大多以綽號或別名稱呼彼此,出生時政府建檔的名字可能連他們的父母都不記得。這名熱情的壯漢,有個與他剽悍外表極為不相稱的名號——胡鼠。
        胡鼠身長將近兩米,體型壯碩結實,兩手臂的肌肉每塊都比青年早餐吃的飯糰更有份量。像是在炫耀他的健美身材,胡鼠上身打著赤膊,只圍了條看起來十幾年沒洗過的灰黃色骯髒圍巾,下半身是迷彩褲與長筒軍靴,腰側掛著兩把手臂長的軍刀。
        刀,是黑街人的必備「裝飾」。
        黑髮在腦後紮成辮子,身材乾癟瘦小的中年男子與胡鼠一同出現,這男子的個頭只到胡鼠胸口,穿著感覺很可疑的墨綠色長風衣。
        「歡迎來到我們的世界。」胡鼠笑著將背包遞給他。
        青年並沒有費心去檢查裡頭的東西是否短少,道謝後直接將背包掛回肩上。「我以為你會更晚到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!遲到的話,可能就要去黑市找你啦。」胡鼠往他的背重重拍個幾下。「而且還是零散的器官。」
        對於這讓人毛骨悚然的說法,青年沒有太大反應,就是微笑。「剛才那兩人呢?」
        「稍微教導了一下他們待客該有的禮節。」胡鼠撥了一撥自己的肩膀,青年發現,壯漢的肩上黏著一塊像是人類牙齒——或是骨頭,的白色碎片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你要找的『領路人』,鹿頭。」胡鼠比著身後沉默不語的中年男子。
        「鹿頭先生,您好,我是……」青年展現出最親切的態度,但話還未說完,就被對方打斷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對像你這種貿然闖入的外來者沒有半點興趣,若非胡鼠一直說你的好話,今天我根本不會出現。」
        青年微笑。他知道這種時候,言語遠比不上一個含蓄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胡鼠從大衣裡掏出菸,抽了一大口後,又說:「再說一次,你跟胡鼠是怎麼認識的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們是登山協會的山友。」青年說。胡鼠在一旁點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山友?胡鼠,你的嗜好真讓人不敢恭維……」鹿頭皺著臉,這麼健康的詞,在黑街只會讓人倒胃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有什麼意見嗎?」胡鼠不滿的拍了拍腰間的軍刀。
        鹿頭又吸口菸,揮揮手,「算了,這不重要……」他渾濁的眼瞥向青年,不冷不熱的問:「聽胡鼠說,你學過格鬥技?」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好奇,學過幾年。」青年如實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不反抗?先前你被行搶時,我已經注意到,你很有技巧的讓自己不會因拉扯受傷,眼睛也沒有離開過對方的武器。」
        青年不知該佩服對方的觀察力,或是驚訝他一直在暗處注意自己,所以決定同時表現出來。「哇喔!『黑街領路人』真是名不虛傳。」他睜大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「過獎。」鹿頭淡淡的應,「所以,你的理由?」叼菸的手指向青年,帶有奇異香氣的菸煙飄向他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到過中東、美國等國家自助旅行,就算是當地最混亂的街頭,也從沒有遇過搶劫呢。不試一試,怎麼知道被人行搶是什麼感覺。」青年笑瞇瞇的說,順手將西裝外套跟領帶丟進一旁的垃圾桶。
        鹿頭愣了一愣,隨即勾起嘴角,表情彷彿陰險的蛇。「歡迎來到瘋狂之都,黑暗的發源地。我想,你很快就能適應這裡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這麼期待著。」
        鹿頭哼了一聲,「跟我來吧。」
「那麼,容我再次介紹自己。我是喬卓言,您叫我小喬就可以了。」青年從口袋裡掏出名片,以雙手遞給鹿頭,「這是我的名片,從今天起,我就是您的壽險顧問,若有我能幫得上忙得地方,請別客氣,儘管聯絡我。」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5:21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74-0a83ebbf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