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失眠病》--02

【病態靈魂】系列--《失眠病》02



 《窄巷裡的野狗》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今天是什麼見鬼的倒楣日啊……」男子歪歪脖子,不耐煩的揉著頸側。
        原本的名字連自己也不記得了,在西區,人們稱他為「狂犬」,正如其名,男子一頭深褐短髮雜亂糾結,與街邊流浪狗沒兩樣。
漂亮的藍綠色雙眸焦聚渙散,眼袋及深深的黑眼圈掩去帥氣臉龐的風采。他的表情經常凝固在不悅以及對任何事物的厭煩,舉手投足散發令人退避的狂氣……不只是頭野狗,還可能帶有狂犬病。
「啊啊啊!煩死了!」
        對於這突然從三樓防火梯跳下,擋住他去路的紅衣青年,狂犬威嚇般的露出一排白牙。
        「終於找到你了,野狗。」這人穿著暗紅的短風衣,顯眼得像是磁磚地板上的一塊血漬,他抓開額間的瀏海,及肩的黑髮幾乎要融入身後的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「煩人煩人煩人煩人!」狂犬焦躁的前後晃動著身體,「明明是頭狼,卻對人類搖尾乞憐,臭死了!聞到你的臭味,晚餐肯定是吃不下。」
        這兩個人認識多年,但從來就不是好友的關係。話聲剛落,狂犬便自後腰抽出了兩把黑柄波伊刀,刀刃約一呎長,上揚的刀尖好若鬣狗嘴角的輕睨冷笑。
        「滾開!畜生,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。」狂犬低聲咆哮,雙刀隔空一砍,他危險的瞇起了眼,彷彿野獸捍衛自己被侵犯的領土。
        相對於他的盛怒,被稱做狼的男子冷靜得猶如一堵冰牆,「野狗,東西交出來。」他的聲線毫無起伏,臉上不見半分表情變化。
        「吠大聲點,我聽不到!」尾音拉長,狂犬騰出左手尾指,刻意的掏了掏耳朵。
        狼的神情依然凝固,雙手卻已握住刀柄。
        「黑街的規矩你懂,野狗,你不應該跟外來者合作。」話語一頓,狼的神情瞬間轉寒,藍眸透出刺骨的殺意。「最後一次警告——東西交出來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東區來的畜生,憑什麼在西區大呼小叫!滾出我的街道!」狂犬迎向對方的視線,齜牙咧嘴面容有幾分猙獰。
        兩旁的高樓阻擋住光線,相對於午間的烈陽,顯得格外陰暗潮濕的窄巷內,定居西區與來自東區的兩個男人,他們癲狂與冰寒的目光互相對峙,交撞出無形的火星。
        「去死!去死去死去死!」
        性情急躁的狂犬沒一會便按捺不住,他壓低上身要往對方撲衝,膝蓋剛抬起,狼也抽出了武器,是一把能夠瞬間將人腰斬的日本武士刀,在窄巷冰冷的牆面照明中,流轉著狼牙般的寒芒。
        雙手握刀,狼往前跨了兩步躍起,長刃掀起刺痛臉頰的風壓,從狂犬斜上方砍去。他這把武士刀,刀刃的長度跟些微彎度,全是為將人腰斬所設計,若沒有及時閃開的話,身體肯定會像甘蔗那樣被砍成兩半。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!」狂犬神態癲狂的大笑,手中的波伊刀與狼的武士刀相比,好若瑪爾濟斯朝德國狼犬吠叫般的渺小,但他的表情,卻自信的猶如自己已立於不敗。
面對劈向自己的長刃,狂犬毫不退避,他嘴角咧開興奮的笑,果斷的舉起雙臂,以刀擋刀。
        「鏘!」狼與狂犬的利牙互斫,金屬撞擊的聲響迴盪空曠的暗巷。狂犬被衝力震得往後滑開半步,狼握刀的雙手也是隱隱發麻。
        武士刀的刀鋒較波伊刀脆弱得多,雙刀一斫後狼急忙收勢,輕盈的往後跳開,狂犬見隙上前猛襲,握刀的右手自上往左斜方揮劈,刀尖扼腕地在狼胸口前一吋的距離劃過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左手接著往狼的腰側砍去,正常人絕對無法避開這自左右兩方夾擊的刀刃,然而,能在這條街裡打滾的怎麼可能是正常人,狼的上身往後倒,閃開他右手的刀鋒時順勢抬腿,膝蓋曲起往狂犬肚子上一踢。
        這一擊不重,甚至沒在狂犬的衣服留下腳印。狼這腳的目的不在造成傷害,而是藉勢往後退,避開他瘋狂的攻勢。
        這一連串的動作發生在電光石火間,若現場有圍觀的民眾,他們僅能看見兩人同時衝向對方,一個眨眼後又同時退開。
        「野狗,手裡拿著那東西,你以為自己能在黑街活多久?」一退後站定,狼再度豎起武士刀。
        「野狗,最後一次,東西,交出來。」
        狂犬咧著嘴低喘,額間不見一絲濕汗,他喘氣的原因並非疲憊。這頭瘋狂的野犬因好戰的興奮而急喘,眼裡張滿血絲,神情半是瘋狂半是恍惚。「哈哈!再來!再來打,什麼東西我不知道啦!打!打就是了!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知道?」狼皺了一下眉頭。
        「畜生!我要殺了你!」雙刀交錯朝空氣劈了個十字,將自己轉換成戰鬥狀態的狂犬根本聽不見外界的聲音,對手既然停下了動作,機不可失,他立刻朝狼撲衝過去。
已經做好對方迎擊的準備,沒想到,出乎狂犬預料的,狼卻垂下了手。
        「是嗎?……」他將爪牙斂入鞘中,刀尖摩擦鞘殻,產生「咻」的輕微聲響。
        狼轉身走開,狂犬的雙刀只砍到空氣,他一愣,隨即不滿的大嚷:「喂喂!喂喂喂!畜生!怎麼不打了?快打啊!繼續啊繼續啊,再來打再來打,本大爺還沒玩夠!」他激動的揮舞著刀。
        「快打快打!怎麼不打啦!」
        「東西竟然不在你這,我就沒有浪費時間的必要。」狼當真卸下戰意,無視對自己不停叫囂的狂犬,逕自走開。他跳上左方的安全梯,一手搭在刀柄,以單手抓著梯子,俐落的往上爬。
「畜生!給我回來!」繼刀刃敲擊的聲響後,迴盪暗巷的,是狂犬的怒罵。他抓起裝滿腐爛剩菜的鐵製垃圾桶,往狼的背影砸去。
「你這傢伙!殺死你!」
 
        窄巷內狂犬,揮刀的理由,僅是因為——對任何事物的憤怒。
 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6:11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73-c4e8360f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