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籠火》--影‧貳


《籠火》‧影‧貳(上)
【盜墓筆記】衍生(瓶邪)







貳‧上





「你就是張起靈?但吳先生他……他說你已經……」
廁所的門把「喀!」地轉動,我轉身幫吳先生開門,攙著他躺回床上。張起靈也走了過來,沒有說話,默默看著我替他掖被子、調整病床高度。
其間我不斷的偷瞧他,雖然想向吳先生問個清楚,又怕刺激到對方,憋了滿肚子問號,愈是胡思亂想,就愈覺得身後的張起靈臉泛青光,陰森可怕。
情緒起伏過大,吳先生躺上床沒多久便沉沉的入睡,我檢查了一下點滴流量,確認沒有異狀後,職業病的要跟張起靈交代個幾句該注意的情況,回頭卻發現房裡空無一人,無聲無息他就這麼消失不見了?!
「我操!不會真的見到什麼不乾淨的吧……」這下我更毛,額間冷汗狂冒,感覺冷氣溫度似乎調得太低,背後涼颼颼的。
忽然窗簾唰!地翻起,層層疊疊波浪間的黑影讓我產生有什麼東西飄浮在窗外窺視的錯覺,「哇啊!」顧不得可能會吵醒病患,我嚇得是拔腿就跑,三步併做兩步的衝出病房。
奔出房門,我撞上一堵人牆……用「牆」來形容絕對沒有誇張,對方的胸膛硬得跟鐵壁似的。他被我一頭撞上,身體絲紋不動,我卻摀著鼻頭連退好幾步。「我的媽呀!哪來這麼結實的胸部……」
抬眼,發覺撞到的正是那個我以為失蹤的張起靈。原來他走到了房外。
我忍不住抱怨:「我說這位小哥,你非得要這樣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嗎?這裡可是醫院,我膽子很小的。」腳步沒有聲響就算了,要離開知會個一句會怎樣?!我差點被他嚇得再也不敢值夜班。
這人給我感覺是不愛說話的冷淡性子,我連珠砲似的抱怨個一大串,他卻連吭都不吭半聲,好像我只是在他耳邊嗡嗡飛舞的蒼蠅。也不理我,扭頭就往護理站的方向走。
我什麼也沒考慮,下意識的就追上他。
對方的腳步好像放慢了些。走廊的燈光讓我將這人看清楚,張起靈長得是人模人樣,端正的側臉勾起我內心醜惡的嫉妒情緒,這時又覺得他的臉色無異於常人,青面獠牙什麼的只是自己的幻想。
眼睛偷偷的往他腳底瞄,地板上有團清楚的影子跟著他移動,猶豫著,我小心斟酌措辭,問:「那個……吳先生說的,你真的已經?……」
張起靈沒有回答我,他走到醫護室前,在裡頭準備配藥工作的年輕護士探出頭來,一見是他,神情立馬變得親切和善。「張先生,有什麼問題嗎?」
他瞥了我一眼,意思似乎是「現在你怎麼說?」
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鬼魂沒有影子,其實瞄到他在燈光下的影團時我已經鬆下一大口氣,而且連護士們都能看見他,證明這張起靈百分百是個大活人,但吳先生為何說他不在人世?
我笑了笑,說:「我就說嘛,你怎麼看也不像是怨靈,吳先生怎麼會說你……」
「可以借我幾根棉花棒嗎?」他打斷我的話,對護士們說。
「好的,請問要粗的還是細的?」護士妹妹笑容可掬的回應,眼裡完全只看見張起靈。
「細棉花棒,謝謝。」話說的雖是客氣,可他的語調平直毫無情緒起伏,面上也是一點表情變化都找不到。我感覺得出張起靈是個性子淡漠,不喜交際的人,他對吳先生的照顧就更是難得。
護士妹妹拿出一大把棉花棒交給張起靈,他隨手塞入牛仔褲口袋,好像也沒要拿來做什麼,只是找藉口與護士交談,證明給我看他不是鬼魂。
想到什麼似的,護士「啊!」個一聲,叫住對方。「對了,許醫師好像有事情要找你討論,張先生明天下午會在病房嗎?」
「我會在。」
說完他轉身就走,撇下表情有些遺憾的護士妹妹。
「我來跟他說明吧。」我快步跟上對方。「張先生,關於吳先生的病情……」
他往掛在我胸前口袋的識別證掃去一眼,這眼神我見得多了,意思再明白不過,我這實習醫生的診斷無法令他信服。
我很不甘心,捏了一捏收在口袋裡的識別證,不知哪來的勇氣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。「就算我只是個實習醫生,這裡隨便哪個護士都比我厲害,但自認關心病人的心情絕對不輸給任何一個醫護人員。」
「或許我還沒有開醫囑的能力,可我的建議絕對有益於病患。」我瞪著他的眼睛,「張先生,請不要懷疑我的專業!」
張起靈稍微偏過頭,訝異我竟然會如此激動的對他說出這番話,燈光照進他眼裡,黑眸中彷彿竄動火焰。
被這樣灼灼迫人的目光注視,我的心臟不受控制的狂跳。
他垂下眼,說:「我沒有懷疑你,但這裡不是可以說話的地方。」
立即醒悟過來自己的所在,我真是個笨蛋!怎麼能在病房區大聲喧嘩,也難怪會被病患家屬瞧不起。「抱、抱歉,是我太急躁了。」我鬆開手,耳根難堪的泛紅。
張起靈沒說什麼,往樓梯間一指。
「搭、搭電梯吧,下樓我請你喝杯咖啡?」
「去天臺。」他否決我的建議,逕自的往樓梯間走。
沒有辦法,我只得跟上他,總覺得自見面以來,就一直在跟隨、追逐這人的腳步。
這棟大樓共是十層,九樓檢查室、十樓會議廳,這兩層的設施夜間都不會有人使用。樓梯間一片昏暗,僅有的照明來自逃生路線指示燈,熒熒白光穿透印著人型圖樣的深綠色塑膠片,沿牆面灑下扇型綠光,平時看不覺得怎樣,夜深人靜時卻覺得有幾分妖異。
周圍迴盪我沉重的腳步聲,走在前頭的張起靈,他的背影忽明忽暗模糊不清,彷彿下一秒就會從我眼前消失似的。目光不經意的往下一瞥,漆黑的樓梯井好像是一口通向無底深淵的地洞,若大意失足,等待我會是死亡?抑或永不停止的墜落……
自認體能不算差,因為內心的恐懼,我卻走得有些喘,雙腿的肌肉發出酸疼的抗議,但我不敢停下腳步。究竟爬了階層階梯?不過四樓的高度怎麼覺得永遠無法到達盡頭。我強迫自己移開目光,將視線轉向張起靈。
然而,前一秒還走在我前方的張起靈卻消失不見了。
「張先生?」以為是他走太快把我落下,趕緊加快速度彎過前方的轉角。轉彎後我抬頭一看,只見階梯無止盡般的往上延伸,幽幽的綠光在不平整的牆面上形成詭異的影斑,環視樓梯間,除了我以外,沒有別人。
就算我們的腳程差距再怎麼大,不可能連個背影都沒看見,他就像是被這口樓梯井吞沒一般憑空的消失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23:14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67-87464041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