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洋蔥的眼淚》--第四章


洋蔥的眼淚‧第四章



 
        「真是好天氣吶……」某學生(甲)蹲在花叢後方,嘴裡叼著根菸。
        初秋晴朗的下午,團狀雲朵彷彿是熱巧克力上的棉花糖,緩緩漂浮在湛藍的天幕中,陽光暖而不烈,穿透棉花糖雲灑下變幻的光瀑,涼風徐徐吹撫,上課中的校園安靜無聲,唯有枝葉沙沙作響。
        是的,他又蹺課了,菸癮犯了沒辦法吶。
        「啊!——」伸懶腰打哈欠。「真是好天氣呀……」某學生(甲)朝天空吐出煙霧。
        「沙沙!」身後的草叢晃動,一條長腿跨進花圃。
        差點被踢到,某學生(甲)趕忙閃開,擺出最像不良少年的兇狠面孔,抬頭,怒目罵道:「沒長眼睛啊!差點踩到老子!」
        一看清是誰闖入他的「秘密花園」,某學生(甲)訝異的張嘴,嘴裡的菸差點掉到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頎長的身型遮擋住光線,及肩的淺咖啡色頭髮在逆光下泛出近似於金絲的光澤,寬鬆的嫩綠色潮T跟收腿牛仔褲,過份俊秀的容貌乍看下難辨雌雄,但寬闊的肩膀的確屬於男性。
        雖然不曾打過照面,但從外表的特徵一下就能認出對方,來人便是建築設計系大名鼎鼎的公主殿下。
        這處花圃介於他們系館跟建築系之間,公主殿下會出現在此並不奇怪。
        「抱歉,讓讓。」美男就是美男,連聲音都那麼好聽,低沉而不沙啞,尾音帶有磁性,像廣播節目中的某個DJ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好意思。」迫於對方的氣勢,某學生(甲)反射性的道歉,挪動屁股讓開,先前的兇狠早丟到天涯海角。
        長腿在眼前交錯,公主走開又折返回來,在某學生(甲)附近席地而坐。
        「唉!」嘆氣,公主抓亂瀏海。「唉……」又嘆氣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好天氣吶……某學生(甲)抬頭吐煙,餘光偷瞄公主。心事重重的美男還是美男,羨慕啊。
        「喂!你,工業設計的!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我嗎?」突然被公主殿下點名,某學生(甲)愣愣的指著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還有誰?」公主朝某學生(甲)勾勾食指,「同學,給根菸抽抽,本公主正鬱悶呢。」
        說著,公主腳跟前後移動,在草地上拖著屁股挪到某學生(甲)身前。「來來來,是男人就大方點。」伸手。
        誰能拒絕得了他,不說公主端正的樣貌,他那種在自然不過「你一定得聽令於我」的高傲氣勢,讓旁人下意識的順從。
        「拿去。」某學生(甲)乖乖獻上菸盒跟打火機。
        公主從菸盒中抖出根菸,啣在嘴裡。「唉!……」嘆氣,第三次。
        「同學,問個問題,你談過戀愛沒?」公主問著某學生(甲),卻沒有看他,垂眼盯著手中的菸盒。
        某學生(甲)正偷偷測量公主睫毛的長度,冷不防被提及感情問題,吱嗚個半天才說:「我我我……我覺得我們班玟秀很可愛啦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顯然公主殿下問得不是這個,他沒好氣的翻個白眼。「我國中時也是交過女朋友的,高中就比較少了……那些女生啊,太過在意我長得比她們好看,讓我也很有壓力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喜歡她們的,誰長得好看又有什麼關係?但她們這樣我也累了,之後就懶得去想這些事情。」公主將菸盒夾在指尖轉動,無視某學生(甲)在一旁唉唉心疼他省下午餐錢買來的七星(菸牌)。
        「友馨就不同了,跟我長得一樣好看,從來不在意別人拿我們比較,做家事什麼的都很拿手,女孩子就該像我妹這樣!」堅定調,果然是嚴重的妹控患者。
        兩指挾著菸屁股,公主嘴唇微噘做出個吐煙的動作,但他的菸頭並沒有點上火星。
        「友馨到底哪裡不好啊?那個王八蛋!」想到那人,公主忿忿的將菸盒往地上扔。
        某學生(甲)心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,弱弱的伸出手。「殿下,那個……我的菸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這才意識到他扔的是別人的東西,歉笑道:「抱歉抱歉。」他撿起菸盒,拍去上頭的草屑,還給某學生(甲)。
        手裡還握著個打火機,公主像是突然明白抽菸得點上火,擦動打火機的圓輪,將菸頭湊上火苗。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他肯接受友馨的話,那我也可以死心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意思?」某學生(甲)脫口問出,被公主一瞪,連忙摀住嘴。「沒有沒有,我抽菸,沒在聽你說話。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原本想說什麼,卻被吸入肺腔的煙霧給嗆到。「你……咳咳!咳咳咳!」他從沒抽過菸,是心情煩悶,好奇想試試。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、什麼怪味道!咳咳……」公主吐掉菸,咳得眼淚都流出來。
        看反應就知道公主不習慣抽菸,某學生(甲)伸手拍拍他的背。「不能吞下去呀!」
        「知道啦!」公主揮開某學生(甲)的手,他垂喪著頭,撿起掉在草地上的菸,又試著吸了一大口。
        「真是混帳!那個種馬王!……咳咳。」
        他邊抽邊咳,抹了幾下眼淚。
        「在意死了,在意得不得了,那可惡的魔男,令人不爽!」想到氣憤處,他將菸頭往地上丟,但不一會,嘆口氣,又撿起來抽。
        「咳咳!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嘴中的已經不像根菸,菸紙被露水沾濕,皺巴巴的,扭曲成S型,上頭沾了幾根枯草,好似條毛蟲。
        「喂,這麼髒,你別再抽了。」某學生(甲)想去搶公主手上的菸,「我再給你一根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吵死啦!」公主美目一瞪,想也沒想的就揮出拳頭,正中鼻樑,某學生(甲)倒地哀嚎。
        「那也不要打我啊,殿下!」鼻端流下溫熱的血液,某學生(甲)一手摀臉、一手高舉投降,心想他遭誰惹誰了,這年頭蹺課抽菸都會被人打。
        毛蟲菸再次被扔到地上,公主沒有去撿,他起身踩熄那微弱的火光。「去你的洋蔥圈!『殺人兇手』是什麼意思?!別說了不解釋,他馬的!」
        踩踩踩,公主爆走,發狠的猛踏草地。「我不懂啦!讓我知道啊!很在意耶……好在意、好在意他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說到這,公主像是電池耗盡的打鼓娃娃,停下殘害草皮的舉動,頹然地低垂肩膀。定格幾秒,他抬手將垂落的瀏海往上耙到頭頂,煩躁的抓握住反射出金芒的褐髮,第五次的,嘆氣。
「我想,我很喜歡他。」
        誰?親妹妹陶友馨嗎?!

 
***
 
        約會
動詞。意指:邀集、約請、定期的相會,英文是a date,真有意思,用簡單的單字標指出「特別的這天」。
突然而然的,公主在午餐時收到洋蔥的簡訊——該號碼暱稱「魔男種馬王」,整個很有美式英雄主義科幻電影的風格。簡訊內容是簡單的三行字:
晚上有空嗎?
請你吃飯。
回復我。洋蔥
        公主差點沒把午餐的意麵噴到對面小武的臉上。
約、約、約會嗎?!這顆洋蔥是怎麼回事,若有似無的誘惑太邪惡了!難道不知道只有三行字的邀請是大忌嘛!不多不少的三行字!
        怕是眼花看錯,他將簡訊內容逐字仔細的默讀了三遍,確認魔男種馬王的確是邀請他吃晚餐。
        得、得回復才行……端起手機,手卻抖得無法對準按鍵,此時他就像情竇初開的少男,因為一句不經心的邀約而心跳加速。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啊啊——!」公主啪!的闔上手機,哼!要他回覆,他就偏不回,別以為本公主是等待帝王臨幸的後宮嬪妃,想約他,得拿出誠意來!
        「殿下,你沒事吧?」小武戰戰兢兢的問。
        公主抓起筷子,用力一指,「沒事,給我吃飯!」
        可惡可惡煩死人啦!他決定加點炸洋蔥圈洩憤。
        但……公主的堅持不到半節課就破功,苦思許久他還是決定回信,免得種馬王改而去殘害其他無辜的女孩子,他是具有犧牲奉獻偉大情操的男子漢。
    喔,有什麼好料的?
        他以簡短的一句話回覆。
        該堂下課後洋蔥再度來了簡訊,又是不多不少的三行:
    美式漢堡OK?
    知道不錯的店。
    回覆我。洋蔥
        「美式漢堡呀……」對男生來說的確比法國料理更具吸引性,公主順手就回了「可以呀」三字,簡訊發送後才驚覺自己答應的太快,一點矜持都沒有。
        公主懊惱的趴在桌面上,盯著手機螢幕。「完全被他的步調牽著走……不行!」一拍桌面,他突然奮起。「為了友馨,我絕對不會認輸的!」氣勢騰騰的握拳。
        「Fight!」
        「上吧殿下!」
        「You are my hero!」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總之應和就對了。跟班們在一旁瞎起鬨。
 

***
 

        被公主責怪「沒有任何表示」,洋蔥仔細回想後覺得慚愧,這學弟明明那麼認真的跟自己告白,他非但沒當真,還反過來要人家幫忙整理學生會的資料……愈想就愈覺得過意不去。
        於是他搬出老方法——請吃飯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六點,他跟公主約在學校側門,洋蔥習慣的提早十分鐘到,不讓邀約的對象等太久是禮貌。
        就著機車的後照鏡再次確認衣著,深藍牛仔褲、條紋POLO衫,都是昨天剛洗好的,因為要騎車所以穿了件雙排扣卡其外套,是今年流行的軍裝風,合宜的穿著因為禮貌。
        與女生約會他經驗豐富,同性他還是第一次,男生會喜歡去什麼地方玩?以自己來說是誠品或籃球場,至於那個公主殿下嘛……夠壞堂之類的潮牌店應該不錯,他上網搜到幾個地址。
        約會的事前準備,也是禮貌。
        六點十分,公主在合理的遲到時間內出現,黑灰格紋褲,鬆垮的潮T,腰間圍著條骷顱圖案的毛邊三角巾,腳下的鉚丁帆布鞋上週似乎在雜誌裡看過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還真敢來?」公主咧開傲氣的笑,露出兩排白牙,神態像極了活潑亂跳的小豹子。
        這說法好像他發的是戰帖而非請吃飯,而且公主不是單獨前來,身後跟著三個同學,就是前幾天揍他的那幾個跟班。
        洋蔥不解,指著公主身後問:「你同學要一起去?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豎起拇指,比了比後方,「他們,是防範你對我不利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只是吃頓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種馬王絕對不安好心!」
        「說!你親近殿下有什麼企圖!」
        「別以為長得帥了不起。」
        他話都沒說完,那三人就跳了出來,捲袖子、扳手指、亮拳頭,一副要大動干戈的氣勢。
        「呃……你們……」他應該如何說明才好?就是吃頓飯,虧欠對方的。「請問這幾位學弟如何稱呼?」
        「他們一個叫路人,」公主指著麻子臉的高瘦男生,「一個叫雜魚,」又指向矮個子小武,最後指著身材圓胖的華仔,「跑龍套的!」
        路人、雜魚、跑龍套的?
        「認真的嗎?」
        見他疑惑的表情,公主噗嗤一笑,朝跟班們擺擺手說:「好啦,不鬧了,你們自己跟學長說名字。」
        路人尷尬抓抓頭髮,「我、我叫梁朝偉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金……金城武。」雜魚不情願的說。
        跑龍套的半掩著臉,小聲道:「劉德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麻臉梁朝偉、矮個子金城武跟圓胖劉德華?……洋蔥感覺腹筋抽搐,「真、真的?」
公主用力點頭,「百分之百。」正色。
        終於明白公主殿下取暱稱的用心良苦,這三人還是比較適合路人雜魚跑龍套。「噗!……這實在……實在……」忍俊不住,洋蔥別過頭,掩著臉放聲大笑。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!什、什麼啊!這是開玩笑吧學弟……金城武……噗!」
        雜魚小武抹抹眼淚,「很高興娛樂到你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、不客氣!哈哈哈……」洋蔥笑得前俯後仰,「砰砰!」的猛拍機車椅墊,像在發洩什麼壓力似的,使得力之大,機車都快被他推倒。
「哈哈、哈哈!哈!」愈笑愈沒氣,最後整個人縮在地上,雙臂包著頭,抖動肩膀悶笑。
        看似嚴肅的洋蔥也會有不顧形象放聲狂笑的時候,公主與跟班們訝異的面面相覷,「噗!」接著,他們也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我才不想說啊!」跑龍套的抹淚。
        「人沒有選擇父母跟姓名的權力啦。」路人攤個手,表示認命。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!再告訴你,我們班還有個『張學友』,他是音癡!」公主補充道。
        音癡歌神……「嗤!」腹筋絞痛,洋蔥笑得鼻腔發出怪聲。
        所謂不打不相識——雖然是他單方面被圍毆——這些學弟果然很有意思。「真的假的?!都沒聽說啊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不會吧?他們四個在系裡也很有名,你孤陋寡聞啦,學、長。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不停搥地,他笑得快喘不過氣了。「我還真的……噗!這實在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這通狂笑化解他們之間的尷尬,洋蔥覺得這幾個學弟意外的可愛,學弟們也認為原來洋蔥沒那麼難親近。
        好一會笑夠了後,洋蔥起身,他抹掉眼角的水珠,咳個一聲說:「咳!抱歉抱歉,公主殿下你別擔心,我沒有惡意,就是吃頓飯。」攤手,「再說,你們殿下人高馬大,我那能拿他怎樣?頂多故意跑掉丟下他付帳。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竟然在開玩笑?是開玩笑的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「我沒在擔心啦,小武他們不信你會請我吃飯,硬要來看。」公主張臂,各搥了小武跟華仔一拳。「看過了吧,雜魚們,快閃快閃。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微微一笑,說:「我會讓殿下拿發票回去證明的,還是你們要一起來也行,但我就一台車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他們吃泥巴就好。」他搶來洋蔥的安全帽戴在頭上,「走吧!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我們先走啦。」洋蔥也戴好安全帽,跨上車,公主立刻坐了上來。
        「學長再見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殿下,要吃回本喔!」跟班們對他們揮手,幾人嘻嘻笑笑的走開。
        回想起這幾個學弟的名字,洋蔥忍不住又笑,相信今天的晚餐之約會很愉快。
 
        洋蔥推薦的餐廳公主曾在美食節目中看過介紹,份量特大,連男生都無法一手掌握的巨無霸牛肉漢堡是店裡的招牌,些微烤過的圓麵包,夾著萵苣、蕃茄、洋蔥等等新鮮蔬菜,主打的牛絞肉有兩個指節厚,再放上兩片香濃起司跟現煎培根……光看菜單他就流口水了。
        餐廳裝潢走美式西部風格,店員們戴著花俏的牛仔帽招呼顧客,一樓座位區中央有個假的野牛標本。紅磚地、木板牆,牆面上掛著誇張的馬鞍、皮鞭、大馬靴等裝飾,他們的座位上方是個巨大的水牛角。裝潢稍顯浮誇卻也別有趣味,廁所的設計讓這兩個建築系的學生討論很久。
        他們各點一種漢堡,公主又追加烤春雞、熱狗、凱薩沙拉、炸洋蔥圈跟鋦烤綜合蔬菜,飢腸轆轆的大學生字典裡沒有「客氣」這兩字。
        聽他一口氣點了好幾道菜,不擔心荷包但不想打包的洋蔥傻眼,「學弟……你很餓?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咧嘴笑道:「我很能吃的,一餐兩個便當不成問題。」
        也對啦,公主雖長相秀氣,畢竟是發育中的大男生,胃口好不意外。「那要不要點飲料?」洋蔥將菜單翻到飲料冰品的那頁,指著幾種氣泡飲料說,「熱帶風情跟海島夕陽都不錯,但有混一點酒……或是水蜜桃汽水?你的同類。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摸摸下頷,考慮著。「那就……水蜜桃汽水吧。來個自相殘殺。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失笑,闔上菜單,說:「我要海島夕陽。」
        服務生一一記下,「好的,請兩位稍等。」
        等上菜的時候,洋蔥拿出隨身的小記事本,在上頭寫寫畫畫。
        公主探頭過去偷看,洋蔥畫的是一張椅子,以枯枝加鐵絲為椅腳,應該是這間店給他的設計靈感。
        「學長經驗豐富嘛。」這句話裡的酸味連他自己都嗅得到,想想覺得不妥,公主又改口說:「都知道要點什麼,常跟女朋友來這裡約會?」嗯……還是很酸,他是壞掉的水蜜桃。
        洋蔥停筆,卻沒有抬頭。「之前迎新在這裡辦,覺得很不錯所以偶爾會來吃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帶女朋友?」
        「偶爾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男朋友呢?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放下筆,抬頭,平靜的黑眸看得公主耳根發燙。「沒有,我沒有跟同性交往的經驗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喔?」公主挑眉,有些受寵若驚,「那為什麼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湯來了。」洋蔥支開話題。他收起筆記本,服務生將濃湯放在桌前。
        不說就不說,他遲早會問出來!公主撇撇嘴,湯匙在自己的碗裡攪個幾下,拖腮看著對面的洋蔥低頭喝湯。
        一杓一杓,以食就口,湯匙輕劃過湯碗,沒發出半點碰撞聲,良好的餐桌禮儀令公主汗顏,洋蔥修長手指優雅的持著湯匙,開闔的唇瓣,讓他看得入迷。
        一個桌面的距離,很遙遠。
        「吃飽後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什、什麼?」他在恍神,沒聽清楚洋蔥的話。
        洋蔥看個一下錶,覆述道:「現在六點半,宿舍門禁十一點,吃飽後如果還有時間的話,要不要去逛逛?我知道東區有間服飾店,你應該會感興趣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喔?什麼店。」他最近的確想買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「Mr.Black。我跟會長借了貴賓卡,過季品能打七折。」洋蔥從皮夾子中掏出張黑色小卡。
        「竟然是那間超有名的『黑店』!」公主眼睛一亮,將貴賓卡搶過來,拿在手裡羨慕的左看右看。他想要這家的衣服很久了,無奈窮學生買不起,每次都只能撿人家剩的零碼衣。
「半年內消費滿一萬才有的VIP卡,會長也太強了吧!」心裡熱呼呼的,這濫情的洋蔥竟然會注意他的喜好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喜歡呀,太好了。」洋蔥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過。」垮下笑臉,公主將貴賓卡還給洋蔥,「這個月花太多,錢不夠用,還是算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洋蔥連忙說:「去逛逛也無妨,有喜歡的衣服我可以先幫你墊。」殷勤又體貼,一百分的完美男友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才怪!
        「你……」這句話痛踩公主的地雷,他猛地發難,一拍桌面,指著洋蔥怒騰騰的罵:「踏馬的瞧不起我嗎!你都是用這招騙女孩子的吧!竟然把本公主當女生哄。」
        拍桌外加三字經,周圍的客人紛紛回頭看他們,公主半個屁股已經離開椅子,下一秒就要起身揪對方的領口,發覺他們瞬間成為視線的焦點,羞恥心還是有的,他抓抓臉頰,尷尬的坐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公主怒氣未退的握住叉子,咬牙切齒。「別太過份!學、長。」
        被吼得莫名其妙,不明白公主怎麼突然生氣,洋蔥偏頭,困惑的問:「我做錯什麼了嗎?」
        巨無霸漢堡正好送上來,公主咬下一大口,忿忿的說:「你的態度本身就大有問題……哇!真好吃!」雙目晶亮,他看著溢出醬汁的漢堡缺口讚嘆。
烤過的麵包香氣衝入鼻腔,濃郁的肉汁在嘴裡擴散,爽脆的蔬菜壓下油膩感,稍重而不過鹹的醬汁口味讓人回味無窮,手中的漢堡簡直是蛋白質跟澱粉的完美組合!
        看表情就知道他喜歡,洋蔥再度漾開電力十足的微笑,「好吃吧,這家的漢堡我超推薦。」
        溫柔的微笑彷彿是對著鏡子排練出來的最佳表情,笑意透不進眼裡,就這態度讓公主火大。
        從邀請的簡訊到飯後的休閒活動,洋蔥安排的這場約會像在套數學公式,換一百個對象都是同樣模式。很用心,卻無半點真心。
        希望能說點什麼讓這濫情的洋蔥明白,可壓在心頭的煩悶他無法述之於言語,不瞭解對方的經歷,想知道這人的苦澀由何而來。「你喔……爛透了!」比他這顆水蜜桃還爛。
        大口啃咬漢堡,咀嚼吞嚥,公主低頭悶悶的吃著。
        洋蔥端起自己的漢堡,咬了一口,突然覺得食之無味,將漢堡放回盤中,拿起個炸洋蔥圈。「我想我是生洋蔥,渾身土腥,做不到入口即化的香甜,不斷的傷害別人。」
他想成為一道美味佳餚,但注定讓料理他的人流淚。
        「學弟,如果有讓你感到不愉快的地方,我……很抱歉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光是道歉有個屁用……」公主嘟噥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對於認真喜歡我的人,我也希望能讓他們開心,無論是約會還是通電話,會去仔細的考慮,以求做到最好。」洋蔥苦笑,「沒想到,卻惹得你不開心。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瞥了對方一眼,至少道歉還能感覺到反省之意,洋蔥抑鬱的神情讓他無從氣起,這副小可憐樣究竟拐騙了多少無知少女,想到就不是滋味。
        誰叫已經喜歡上了,那就非搶過來不可——這是公主的驕傲。
吃完漢堡,公主伸手去拿炸洋蔥圈,他直視洋蔥的眼睛,油膩膩的手指輕觸對方指尖。「學長。」握住,以對方無法掙脫的力道。
「愛情沒有最佳解法,不是能切開來分成好幾塊的東西,你是在折磨喜歡你的人——也折磨你自己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要知道,在你面前的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。而我,我不要鮮花禮物、不要燭光晚餐。」他執起洋蔥的手,嘴唇在微顫指尖落下。
        旁若無人的親暱舉動,體溫的接觸令洋蔥肩膀一震,「學、學弟?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公主燦笑,晶亮的美目中映出洋蔥訝異的臉。「我需要什麼,請你試著去思考。學、長。」
        傲坐於王位的公主殿下,只等真心一個吻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8:46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55-cd9dcb67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