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OPEN, your OPEN--第一章

OPEN, your OPEN‧第一章
超商吉祥物衍生(偽‧LOCK x OPEN)




第一章
——請不要惡作劇。






店員最近有些困擾,想知道是誰在對他惡作劇。

「歡迎光臨。」
歐噴綻開露出四顆小牙齒的燦笑,親切又誠懇的對進門的顧客問好。附加一句店裡主打商品的宣傳廣告語。
「涼麵全品項八八折特價中。」語調輕快。
任是再忙碌冷漠的人,也不免得為這燦爛笑臉停下腳步,提著公事包的顧客對收銀台內的店員點了個頭,走入店內。
「陳先生早安,今天一個人吶。」店員又對接著走進自動門的年輕男子打招呼。
似乎很訝異對方竟然認得自己,年輕男子「咦?」個一聲,之後說:「是啊,我弟今天有事。」
這是一間位在兩棟商業大樓對街的便利超商,隔條巷子則是捷運站出入口,客群以通勤的上班族及學生為主,早上七點到十點是來客的尖峰時段,店門「叮咚叮咚」開開又關關,店員清亮的「歡迎光臨」也隨著每個跨進自動門的腳步響起。
「好的,收您三百元。」、「找您五十二元,請小心拿好。」、「謝謝光臨,請慢走。」……
只見店員們不斷收錢找錢,還不能忘記微笑與問候。收銀台前拉起長長的結帳隊伍,幾乎從門口排到角落的飲料櫃,開兩臺收銀機仍然應付不太來。
「唉,這到底是……」
顧客低頭在背包裡翻找著零錢,這短暫的空檔間,超商的模範員工歐噴,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。
「咦?什麼?」該名顧客不解的抬頭。
他立刻揚起燦爛的笑臉,「沒什麼?您慢慢來沒關係。」雖然後方等待結帳那名身材魁梧,表情明顯不耐煩的壯漢先生,還挺……凶神惡煞的。
注意到歐噴眉宇間的微妙情緒,隔壁臺收銀機前,與他一同打工多年,交情極好的小竹停下手邊的工作,小聲地問:「歐噴你今天怎麼了?好像被什麼事困擾?」
「好的,收您一百零三,找您十元,這是您的發票請拿好……」
將零錢跟發票遞給顧客後,歐噴才小聲的回道:「沒什麼啦……早上出門時,在信箱裡發現了這個。」
「這個?……請問飯糰需要微波嗎?」
小竹轉身設定微波爐,歐噴幫那「凶神惡煞」顧客所選購的草莓巧克力與棉花糖結帳,在心裡附註人果然不可貌相。
接下來是十幾分鐘的手忙腳亂,尖峰時段的來客群果然恐怖,顧客一波接著一波湧進店裡,熱愛工作更熱愛薪水的店員們只能咬牙撐起微笑。好不容易,收銀臺前終於沒有人排隊,歐噴跟小竹才能繼續先前的話題。
「就是呀,我收到這個。」歐噴遞給小竹一樣東西。
拿在手裡的是個很普通的郵局標準信封,白底紅框,沒有貼郵票,也沒有寫上任何的字,應該是被原主人直接放入歐噴的信箱裡。入手有些厚度,信封在燈光下透出模糊的圖案,裡頭好像是紙之類的。
「可以開嗎?」小竹問。
「開吧,我已經看過了。」
小竹從信封裡抽出一疊印著明星、卡通或風景圖樣的電影招待券及遊樂園門票,約有十幾種,都是兩張一組。
「哇!」驚嘆,「怎麼回事呀?這麼多。」
歐噴聳肩,「不知道是誰放進我的信箱裡,你說……這會不會是惡作劇?」他不大確定的問。
小竹看了看這些門票跟招待券,也不怎麼肯定。「但這些票都能用耶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
歐噴困擾的原因很好理解,雖然招待券全都不用再另外加錢,可以想像對方費了多少心力蒐集,但票卷的內容嘛……電影票的種類幾乎是些血腥暴力、詭譎驚聳的恐怖片,或是看完不敢一個人上廁所的鬼片,而遊樂園的所在不是中部就是東部,甚至離島,距離之遠,不可能說去就去得成。
很難不令人懷疑,給他這些票卷的人本意為何。
惡作劇、嗎?

「叮咚!」

門鈴響起,店員們將這件事暫時先放到一邊,同聲說道:
「歡迎光臨,涼麵全品項八八折特價中。」
「歡迎光臨,思樂冰買一送一。」
來人他們都認識,不但是店裡的常客,還與其中一位店員有些淵源。
像是要證明自己多麼孤僻冷傲,總是一身黑色系打扮,就連仲夏天也不忘穿著他那很有型的毛邊長袖外套,嘴角永遠緊抿,皺起的眉頭是他最常見的表情,要在這人臉上發現笑容,可能比大半夜出彩虹更不可能。
「辣克,早安唷!要去學校了嗎?」歐噴喚出對方的名字,臉上的笑意加深,眼彎彎像兩道彩虹。
辣克的反應就如以往那般,冷傲的「哼!」了一聲,撇過頭,完全不以正眼瞧人。
絲毫不在意,歐噴反而是笑得更加愉悅。「心情不好嗎?Open your heart~☆」嘴角滑開露出潔白的小牙齒,兩手圈起個圓。
辣克眼角抽慉,極度鄙視他這幼稚的行為,雙手交疊比出個小叉,將討人厭的OPEN魔法擋回去。「煩死了!LOCK!」
「呵呵。」歐噴兩眼彎彎地笑。
歐噴與辣克不只店員與顧客的關係,他們唸同一所大學,雖是分別就讀於日間部與夜間進修部,上課時段不同,但因為所念系館相近,偶爾還是會有機會見到。
不知道什麼原因,日間部的辣克總會在學校待到進修部開始上課,放學時也時常遇到他在學校對面買宵夜。
歐噴自認跟辣克的交情不錯,但當事人怎麼想就很難講了……
進到店裡的辣克貌似沒有選購商品的意思,他站在櫃臺邊左右張望,好像在等什麼。
秉著服務顧客的理念,歐噴上半身稍微探出收銀臺,和氣地問:「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?」微笑微笑。
對於他的靠近,辣克露出厭惡的表情,反應誇張的往後退開一大步。「囉唆!」他冷哼,「小矮子閃邊去。」
「小……」歐噴指著自己,想想對方也不算誣蔑,自己的確比他矮半個頭,於是好脾氣的聳個肩,繼續說:「要找新商品的話,我可以幫忙唷,最近出了幾款新麵包,『閃電金剛』,這麼大一條才二十五塊,好吃又划算。」他兩手分開比了個長度。
歐噴推銷自家商品的功力所向披靡,連辣克也不免得有些動搖,目光稍稍瞄向麵包架,又飛快的移回來。
他說:「本大爺不是來買東西的。」
「領網購的商品嗎?」歐噴反應很快。「可是我記得沒有你的……」
辣克拿出一疊千元大鈔,「啪!」地放在桌面上。「換零錢。」
「咦?」歐噴一愣,「換零錢的話,去銀行可能比較方便。」為防搶劫,超商不會準備太多零錢在收銀機裡。
「不能換嗎?服務態度真差……當心我LOCK你們!」辣克兩眼一瞇,除了他面前的歐噴,大概所有人都會覺得他這模樣很討厭很欠揍。
好脾氣的超商店員只覺得辣克囂張得可愛,為難地耙了一耙柔軟的亞麻色短髮,還是說:「好吧,請問要換多少。」
八張千元大鈔,辣克拿起兩張,推到歐噴手邊。「五十。」再兩張,「十元。」指著剩下四張,「這裡換成一塊銅板。」
「一、 一塊?我們可能沒有那麼多一塊錢……」
辣克「嘖」個一聲,神情不悅地說:「有多少換多少,剩下就換成五塊的吧。」說完,不給歐噴拒絕的空間,兩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裡,他悠悠哉哉地晃到陳列麵包的商品架前。
歐噴心裡那個汗啊,又拒絕不了對方,只好默默的收下千元鈔票,打開收銀臺數零錢。
四千個一元銅板……果然還是堅持請他去銀行換比較好……
「小竹~」歐噴偏頭望向身旁的超商伙伴,笑靨甜得能擠出蜜。
將一切都看在眼裡,一直默不作聲打算裝死的小竹,聽見這句叫喚,頓時升起了不祥的預感。
「有、有、有事嗎?」
雙手合十,星星眼。「你方便幫我跑一趟銀行嗎?」
「……」他能說不要嗎?

超商店員開始懷疑,他,甚至說他們,應該被惡作劇了……

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兩條街外的銀行換零錢,身材像顆球一樣圓滾滾的小竹,此時正氣喘吁吁地攤倒在倉庫內,歐噴送上一碗熱騰騰的關東煮湯給他作為慰勞。
四十枚五十元銅板、兩百枚十元銅板、四千枚一元銅板,十個十個整齊的在收銀臺上排成矩陣,數量清點無誤後,他叫來辣克。
「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,這裡是您換的零錢。」
辣克拿著兩個新上市的金剛麵包跟汽水走過去,大致點了一下。「嗯。」
「需要個購物袋裝嗎?」歐噴的微笑依然燦爛。
「不用。」將麵包、汽水放在櫃臺上,辣克緩緩地從背包裡抽出一疊手機跟信用卡繳費單。
比著堆疊整齊的零錢,他說:「結帳,用這裡的錢繳費,零頭存進I-CASH卡裡。」
歐噴傻住,剛從倉庫理走出來的小竹聽到這句話也石化,辣克揚起了難得的的笑容,勾起左邊嘴角,挑了挑眉,神態傲慢,彷彿在他眼中全世界的人都是無腦的笨蛋。
「發什麼呆呀!快算錢,本大爺趕著上課。」
多希望自己有心情欣賞辣克的笑容,但歐噴現在只想撞牆,這麼多零錢收銀機放不下啦!——這似乎不是問題所在。


***


辣克惡整店員的行徑有愈演愈烈的趨勢,讓歐噴不禁苦惱,自己何時惹得對方不高興。
「啪!」辣克重重的將商品扔到桌面上。
「微波。」
「咦?」歐噴睜大雙眼,看看他、又看看桌上的……牛奶冰棒。
眉頭一皺,辣克老大不耐煩地覆述:「微、波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對上辣克兇惡的眼神,歐噴嚥了抹唾液,不敢再說什麼,任份的拿起冰棒,拆包裝。「請問大概需要多熱的溫度?」
「會燙手的溫度。」辣克說的很籠統。
這就很傷腦筋了,他知道爆米花微波按「7」,御便當按「6」加熱,至於牛奶冰棒呢……歐噴思考了一會,決定用冷凍食品加熱的方法試試看。
先將整支冰棒放在關東煮的小碗中,按「0」微波解凍。不一會,微波爐的「BiBi」聲響起,打開來一看,冰棒果然完全溶化成牛奶糖水。
這種東西要怎麼吃呀?
見歐噴對著微波爐發呆,女店員紅豆走到他身旁,好奇地探頭。「歐噴,你在煮什麼?牛奶花生湯。」
「牛奶,沒有花生。」他將冰棒的包裝袋遞給紅豆。
紅豆初看到的反應也跟他一樣,「咦?」訝異的看向碗裡,靠在湯碗邊的冰棒棍證明歐噴不是在開玩笑。
「牛奶冰棒?真的要加熱嗎?」
歐噴聳肩。「這是客人的希望。紅豆,你覺得冰棒棍是不是要拿起來比較好?」
「我覺得應該……」
兩人盯著一碗牛奶糖水,討論起如何處理。
從最短的加熱時間開始,經過多次反覆的嘗試,一碗熱騰騰的牛奶糖水終於出爐——出微波爐。歐噴專業的用兩層紙巾包住紙碗,放上收銀臺。
「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,這是您微波的冰棒。」說出這句話時,歐噴發誓,店裡的顧客們同時轉頭看向自己。
他的笑容變得有些尷尬,「……總共是二十五元。」
辣克遞出一枚五十元銅板,另一手半掩著嘴,鼻腔發出「叱!」的一聲。
為什麼要這樣惡整他呀!歐噴感到哭笑不得。


***


「喂,小矮子。」
看到辣克出現,歐噴下意識的後退半步。「有、有事嗎?」
辣克手裡拿著他愛喝的汽水,掏出I-CASH卡。「餘額。」
「查餘額嗎?好的,請您稍等……」歐噴接過卡片,刷出裡頭所剩的金額。「您的I-CASH卡裡還剩五百四十五元。」
辣克好像完全沒在聽,目光的方向是收銀臺角落陳列的小零嘴,看都沒看歐噴,單手遞給他那瓶汽水。
「結帳嗎?好的……這邊是二十五元,您的I-CASH卡裡還剩五百二十……」
辣克打斷他的官方辭令。「幫我開。」
「啊?喔……」歐噴沒有察覺到不對勁,聽話的拿起汽水罐,「啵!」地一聲,扳起拉環。
手感好像……大腦的警告比身體的動作晚個一秒,汽水罐膨脹的瓶身表示什麼?汽水「嘩」地噴出時他才聯想到答案,但為時已晚。
被大力搖晃過的汽水,受到刺激的氣泡與糖水分離,拉開罐口的瞬間,恢復自由的二氧化碳夾著糖水與泡沫,以火山爆發般的氣勢湧出鋁罐。歐噴靠得太近,他可愛的臉蛋首先遭殃,接著是握著罐子的手跟桌面。
「哇啊!」驚叫。
附近的人轉頭過來一探究竟,看到的是被汽水噴個滿臉的超商店員。
「叱!」耳邊傳來熟習的嗤笑聲,一隻手伸來,以拇指跟食指的最前端拎起汽水罐,端到嘴邊喝了一口。
歐噴抬頭看他,可憐兮兮地眨著圓眼。
「辣克……」
辣克挑眉,拍拍他的頭,放下幾乎洩空的汽水罐,拿起自己的I-CASH離開。「發票不用了。」
看著他頭也不回的背影歐噴苦笑,抹了抹臉,在心裡嘆氣,唉!他真的想不起來自己做錯什麼得罪對方。


***


做服務業的呀,總是會遇到不得不忍耐的事情,比方說喝醉發酒瘋的顧客,或是像現在這種情況……
「哇啊!」這是第五個尖叫的客人,臉色慘白的粉領小姐慌忙地跑到櫃臺前,選購飲料時熊熊一回頭看到「那東西」在角落,嚇得她是花容失色,話都講不好。「那個……那個是?!」
塗著粉色指甲油的手指,顫抖地指著牆角。
該怎麼解釋才好呢……歐噴勉強扯開笑臉,「這個嘛,我想,應該是客人吧?因為沒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所以……」
傍晚之後「那東西」就在店裡了,剛開始只是遊魂似的在商品架之間亂晃,後來似乎是走累了,便挑個風水好的角落蹲下,一待就是半個多小時。
背對眾人佇立在牆角的少女,口中不斷地唸唸有詞,「我……你……我……你……」
毫無音調起伏的呢喃細語讓人無法忽略,纖細肩頭隨著每句話語的停頓一顫一顫。
從店員的角度看去,她瘦小的身軀半掩在商品架之間,及肩黑髮、黑色細肩帶洋裝,整身黑色系的裝扮,乍看下身體幾乎與牆面陰影融為一體,難怪會被以為是某種飄來飄去讓人半夜不敢一個人上廁所的髒東西,距離農曆七月明明應該還有段日子……
「監視器拍得到,所以不是阿飄的別擔心。」歐噴如此的解釋。
「就算你這麼說也……」粉領小姐仍是餘悸猶存,眼睛根本不敢往那個方向看,什麼東西也沒買就快步離開了。
還有的客人在店外看到「那東西」,嚇得不敢踏進來,該少女雖說沒有做出太奇怪的舉動,但對超商的生意多少造成了影響。
「怎麼辦?要去說一下嗎?」小竹推了推他。
「但人家畢竟是客人。」
超商店門永遠為任何人敞開,所以就算是這疑似阿飄的客人,在她跳到屋頂上爬來爬去之前,他們也不能趕人家走,只能不斷的跟被嚇到的顧客道歉。
傷腦筋呀。若是店長在就好了,他應該會有辦法吧……
店門「叮咚」一聲敞開,店內的小竹、歐噴跟紅豆反射性的喊聲:「歡迎光臨」。說完,他們跟剛進門的人都笑了。
前後走進店裡的兩人是晚班的工讀生,歐噴這才想起換班的時候到了,他晚些時候還要去上夜間部的課呢。
他們輪流進倉庫換衣服,歐噴脫掉超商制服,推門走出來,該名疑似阿飄的女顧客不知什麼時候移動了位置,就站在倉庫門邊,換面牆培養感情。
「!」心裡打了個突,但店員秉著超商的服務精神,還是親切的問:「不好意思,請問需要幫忙嗎?」平時講習慣的官方辭令脫口講出。
那女生微微晃動腦袋,緩緩地說:「……不用。」
「這面牆上什麼都沒有喔,你站在這裡,會讓其他人……擔心的。」他說得很婉轉。
少女又晃了晃腦袋,幾根墨黑髮絲隨著空氣的流動飄起。刻意的緩慢動作,模糊不清的話語,營造出一股詭異氛圍,理智上萬分確定對方絕對是活人——她腳下有影子——但精神上嘛……對這類恐怖題材最沒有辦法的歐噴,不免覺得心裡些微發毛。
求救般的看向工作伙伴們,紅豆跟小竹在幫顧客結帳,晚班的正忙著清點商品,沒有人注意到他這邊。
「小姐?」他鼓起勇氣再次出聲。
少女低垂著頭,做出像要轉身的動作。
想像力有時候很討人厭,在這樣的場景中,腦海裡無法控制的浮現一張沒有五官的臉,尤其對方的動作又如此的慢,大腦有非常多時間模擬不同的畫面。歐噴嚥了抹唾液,感覺空調的溫度好像太低了……
「我……你……」
他聽不清楚對方口中的呢喃,「什麼?」
就在的警戒因疑惑而稍微鬆弛的瞬間,那女的突然抬頭,冷不防的看見一雙鮮血直流的眼睛,他嚇得大叫。
「哇啊!——」
叫聲立刻引起店裡其他人的注意力,包括店員跟顧客全都扭頭看來,歐噴恍然覺得眼前的場面很是熟悉。
「她……她……」歐噴指著少女,卻見對方若無其事的撥開遮住臉龐的瀏海,兩手在下眼皮一抹,他誤看成血液的紅色顏料——似乎是口紅之類的——一擦就掉,眨眼間恢復成乾淨白晰的臉蛋。
被眾人不解的目光包圍,歐噴頓時有些尷尬。黑長髮的少女若無其事的走過,背對他嘿嘿的低笑。
笑聲裡帶著同樣是很熟悉的意味,那是惡作劇得逞的得意,恢復冷靜的大腦終於組織起少女口中不斷的呢喃,她說的是——我要嚇你。
「啊!」他立刻扭頭往外看,辣克果然就在對街,今天依然身著不合時節的毛邊外套,發覺自己的注視,挑釁般地挑起眉。
黑髮少女穿越馬路,站在辣克身邊,對他比出勝利的「V」手勢。
想起來了,那女生是辣克的同學,定位類似於跟班,辣克都叫她「小肉粽」。
他搞不懂……無所謂諸如此類無傷大雅的惡作劇,不過,很想知道這些行為的目的。

歐噴知道,辣克並不討厭自己。

三步併做兩步的跑出去,隔著車水馬龍的街道,他朝對方喊:「辣克!」反正已經丟臉過了,不差再多一回。
辣克原本已經要離開,聽到他的叫喚,停下腳步,偏過頭似乎在猶豫是否要轉身。
「你……」
接連幾輛大卡車呼嘯而過,遮蔽住視線,歐噴本以為對方會因此走掉,但事實證明他連續劇看得太多,幾秒鐘之後馬路淨空,辣克雙手環胸,神情不耐,但依然待在原處。
或許是僅幾秒的時間不足以讓人帥氣的憑空消失。
卻足夠他整理好思緒。「這樣很讓人困擾的。」他說。
辣克簡短的回了兩個字,聲音太小隔著馬路聽不清楚,但從嘴型看來,應該是:「所以?」
「請不要再惡作劇了!」
辣克別開眼不看他,「你憑什麼說是我做的?本大爺可沒那個閒時間玩小孩子的遊戲。」這句音量較大。
深知這人的個性,言詞尖酸的否認就是理虧的意思,更何況有長眼睛的人都看到他的惡作劇,擺明就是衝著自己而來。
「我做錯什麼了嗎?」
事後回想起來,這句話挺有問題的,怎麼一副小情侶吵架的哀怨口吻,他應該要更嚴詞厲色的責備對方才是。
辣克撇撇嘴,從對方不悅的表情看來,他問的這句是廢話,答案肯定顯而易見,可歐噴就是怎樣也聯想不起來。
上次太忙來不及幫辣克留個便當,突然有那麼多客人進來他跟小竹都在意料之外,辣克只能勉強買握壽司當午餐,心裡一定很不高興。
還是集點貼紙過期的那次?聽明明已經連續提醒好幾回,辣克還是晚了兩天才記得要兌換,這件事他真的很無辜。
或者之前那件……
歐噴臉上很明顯的困惑,辣克瞇起眼,哼了一哼。「那就算了。」
「算了?」
辣克沒有回答,跟小肉粽低聲說句什麼,少女咧嘴一笑,揚起下顎模仿辣克的高傲的姿態,跟著他轉身離開。
愣愣的看著兩人走掉,歐噴滿腦子問號,沒有理由的惡作劇從何時開始的?他那天早上好像收到一疊招待券……
難道,那不是惡作劇?
「原來啊……」歐噴恍然大悟,總算明白辣克不高興的原因。

真不坦率的人,卻又沒辦法對他生氣。

看來,回家後得好好的研究那疊招待券,相信總會有自己敢看的恐怖電影……應該啦。
惦記著晚上的課,歐噴回到超商前,卻發現他印有彩虹狗圖案的自行車,前後輪各被兩個腳踏車專用的長U型鎖鎖住。手指粗細的鐵鍊將愛車跟隔壁的機車纏在一起……自己明明沒有上鎖的習慣,這些鍊子跟鎖頭是哪來的?
想起某人的LOCK屬性,歐噴好氣又好笑的搖頭。
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18:19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43-25133318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