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LOCK,my LOCK--第三章

LOCK,my LOCK‧第三章
超商吉祥物衍生(OPEN x LOCK)




第三章
——誰跟那傢伙感情好!






「碰!」這下摔得有夠疼,後背重重的撞擊地面,辣克手摀著恍然以為會斷成兩截的背脊,痛得全身縮成一團,只差沒躺著打滾。
「可惡……」這爛點子是誰想的,他回去絕對要海扁阿柯一頓。
一見店外有人摔倒,超商內的店員立刻衝出來關心,「小弟你還好嗎?怎麼了。」
「你沒事吧?有沒有受傷……」
辣克將該死的疼痛感暫時LOCK住,腦中飛快的翻出先前演練好的臺詞,對著來人大罵:「你們是怎麼搞的!地上竟然有灘水,想害客人摔死……嗎?」
話說到一半他張大了嘴,瞪著正要將他扶起的店員,訝異對方今天的裝扮。「你你你你……你是怎樣?!」他猶豫吐槽的點。
歐本不解的偏過頭,「我怎麼了嗎?」頭上的花圈隨著他的動作垂向一邊。

開場有點混亂,趁辣克腦袋當機的空檔,讓我們從頭說起……

PIZZA事件的內疚感,不到一個禮拜就超過保存期限。
辣克跟阿柯再度策劃起新計謀,這次要讓超商名譽受損,喪失顧客的信賴。辣克從學校沒掃乾淨的廁所找到靈感。
若是店員們調閱監視攝影機,會發現,半個小時間,一直有個頭戴鴨舌帽的鬼祟男子在店門外徘徊,對方趁著店員補貨沒注意時,將汽水倒在店門前,而後辣克走過,很刻意的一腳踩上水灘。
便上演出滑倒的這幕。
對於這次的陷害計畫,辣克已經開始感到後悔了,誰叫他猜拳猜輸,只好扮演摔倒的那個,動作誇張的抬起腿往後倒,結果……該死的!落地姿勢不佳,不但差點摔斷脊椎,好像因此扭傷腳踝。
真他X的痛!
人體落地的聲音響得附近行人全扭頭過來張望,以辣克的個性絕對會咒罵地板而後拔腿就跑,為了讓計畫繼續進行,他只好忍耐著羞恥心,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。
預料中的,他摔倒的十秒以內,店員跑出來關心,歐本更是第一個衝過來,拉著他的手臂要將他扶起。
「小辣克,你還好嗎?站得起來嗎?」歐本皺著眉頭,目光瞬也不瞬的看著他,擔憂之情溢於言表。
「哪裡摔傷了?……不痛喔,乖乖。」歐本似乎將辣克的無聲當作默認,以為他摔傷了站不起身,一手穿過辣克腋下,一手勾住他雙腿,要將他抱起。
辣克這才回過神,結束前一秒的回憶模式。「乖、乖什麼乖,你當我是小孩子嗎!」他推開歐本靠過來身體,交叉手臂比出個X。
「走開走開!我自己會站啦。LOCK你喔!」
橡膠鞋底摩擦地板發出刺耳的「唧唧」聲,地上黏滑的汽水讓他一時無法找到支力點,胡亂踢蹬的結果就是拉扯到扭傷的腳踝,,辣克吞下即將脫口的髒話,在心裡抓著阿柯的頭猛掄牆。
白目死廢柴!幹嘛將飲料倒在地上,害店員很難清理耶!——某人完全忘記這是自己的主意。
「站不起來就別勉強,我帶你去醫院。」說著,歐本又來扶他。
辣克堅決的比著叉叉,挪動屁股往後退,硬是不讓歐本攙扶。「我自己可以站,我沒……」他嚥下「沒事」這兩字,改口說:「痛、痛死了,你們這間店是怎麼搞的!竟然害客人摔倒。」
他故意拉大音量,附近的顧客跟行人,因他引起的騷動而聚攏過來,均是議論紛紛。
「地上有水?沒拖乾淨嗎?」
「摔的好大一聲呀,這小弟真可憐……」
對對對,就是這樣,超商地板太濕害客人摔倒受傷,這是要是傳出去,保證這家店名譽受損,客源流失最終關門大吉!
指腹一抹汽水灘,歐本皺起一邊的眉毛。「惡作劇嗎?應該是小朋友打翻了飲料……先不說這個,我帶你去看醫生比較要緊。」
「哼,最好開個驗傷單什麼的。」為了自己的大計,辣克決定忍辱負重,他不再掙扎,讓歐本將自己打橫抱起。
「店長,抱歉我下午請個假,帶他去醫院檢查。」歐本回頭說。
超商店長年紀約四十出頭,長相平凡毫不起眼,溫和親切的微笑卻一點也不遜於歐本。他比出個「OK」的手勢,「沒問題,你快帶他去醫院吧,醫藥費不用擔心,我會全數負責。」
「不好意思借過一下……要快點清掉,免得又害客人滑倒……」一名工讀的店員跑回店裡又迅速的跑出來,拿著擰得半乾的拖把,將地上的汽水清乾淨。
「要照顧好人家喔。」店長對歐本的背影揮手。
小嬰兒才要他照顧!辣克狠狠的瞪向店長。

歐本抱著辣克走到對街醫院,超商外人群逐漸散去,從他們的反應看來,眾人非但不介意辣克的滑倒事件,反而對店長跟店員的處理態度表示讚賞……若是讓辣克知道他的陰謀又意外的替超商加分,肯定要吞鎖自縊。


***


辣克暫時還不打算吞入食物以外的物體,卻是很想咬掉歐本的頭。

醫院檢查的結果當然沒有大礙,稍微拉傷腳筋,這種巷口國術館就能處裡的小傷小痛根本不需要掛急診,當歐本抱著他衝進醫院,辣克懷疑,趕忙上前關切的護士小姐可能以為他臨盆在即。
他照X光時,歐本關心的向醫生問了一大堆問題……例如哪些食物該忌口、哪些運動要避免,還真有那麼一點將為人父的感覺,而認真回答歐本所有疑問的醫生護士們,看得辣克是滿肚子的髒話罵不出,考慮從骨科轉診腸胃科。
沒有搞錯!為什麼醫生竟然要那傢伙「好好照顧他」,本大爺看起來像要人餵奶的小娃娃嗎!

不用說,他的計畫好像,又,失敗了。

急診掛號費的紀念品是左腿的石膏,歐本攙扶著走路一拐一拐的辣克回到超商前。
不,並非要興師問罪……說到興師問罪,辣克這才想起自己忘記申請驗傷單,現在懊悔已經來不及,更何況超商門前的「證據」早就被沖進下水道。
會回到超商的原因,是歐本堅持要再確認一次他的傷勢,喪失移動速率的辣克只能被對方一路帶著走。
歐本的「家」就在超商樓上。
嚴格來說,那是被稱之為儲藏室——又名「倉庫」——的地方。
高中的就學貸款讓歐本還未踏出社會,肩上就背著一筆負債,父母在大陸的投資不如計畫中順利,經濟負擔雖是減輕些許,可歐本仍須償還學貸以及提供妹妹在日本的生活費,房租曾讓他苦惱萬分。
知道歐本的窘境,王店長將超商樓上的倉庫借給他住,水電房租全免,條件是得幫忙管理商品,這也是店長對歐本信任的表示。
歐本的房間,辣克曾在同學的起鬨下來過一次,當時的回憶可說悲劇,正逢年節超商進貨量大增,堆到床上的年菜禮盒徹底幻滅歐本在他心中的形象……雖然本來就沒有那東西可言。
「進來吧,隨便坐……我拿醫藥箱。」
推開標示「員工專用」的門板,狹小的一樓倉庫走到底,順著搖搖欲墜,嘎嘰作響的鐵製樓梯往上,闖入眼簾的是跟這陰暗狹小空間截然不搭的卡通門簾,活力的亮藍色,上頭印著超商吉祥物腦殘外星狗戲水的圖案。
辣克撥開門簾,手背沾上淡淡的洗衣粉香氣,從觸感跟記憶中這玩意的推出日期能確定,門簾已經被使用了很久,上頭的毛球正說明這點。可豔麗依舊的花色跟乾淨的布面,卻像是昨天才剛拆開包裝的半新品。
下一步,他踏到無腦外星狗總是擺出傻笑的臉,七十幾公分多寬的地毯擺在門口處。它的存在理由就是讓人踐踏,所以辣克從善如流的在外星狗臉留下數十個泥巴鞋印。
門簾之後,地毯出現的範圍,就是歐本的房間,發覺到了嗎?……對,沒有門,本來儲物室就不需要門。
環視一塵不染的房間,這裡辣克唯一滿意的只有,至少年節禮盒已經清空。
撇去家具的造型不說,歐本的房間很簡陋,一張單人床——他懷疑墊床的是空紙箱——簡易衣架,塞滿參考書的「櫃子」——這真的是用空紙箱黏成——小矮桌、和室椅等於客廳,電磁爐、電湯匙就是廚房,比一般大學生的宿舍還不如。
店長對歐本並不差,證據就是儲物室一角改建的浴室間,而歐本也對店長盡心盡力,忠誠程度從房間另一角整齊堆疊的零食紙箱可見一斑。
竟然還能笑得如此燦爛……所以辣克才認為歐本虛偽!
地上鋪著彷木頭紋路的泡棉拼磚,柔軟有彈性,踩在上頭十分有趣,歐本既然要他「隨便坐」,辣克就不客氣奪走唯一的和室椅。
「要喝飲料嗎?」歐本笑盈盈地問。
「不需要。」辣克撇過頭。
「汽水是吧……等我一下。」歐本離開房間,隔著一面門簾樓梯嘎嘰作響,聽來是下樓去了。
歐本的冰箱不在房裡,三十步之遙處有一排大飲料櫃能給他用。
倒是有臺十二吋的小電視,辣克拿起桌上的遙控器,按下開關,訝異竟然有接第四臺。
奇怪了……他待在這裡做什麼?
走與不走的天人交戰進行中,樓梯又嘎嘰嘎機的響起令人發毛的怪叫——擔心它何時會斷成兩截——歐本回到房裡,替他倒了滿滿一杯汽水。
用印有腦殘外星狗四格漫畫的透明玻璃杯裝。
附帶一提,陶瓷材質的杯墊也是外星狗圖樣。
再附帶一提,小矮桌本身就是一張外星狗的臉。
另外加一提,歐本腳下的脫鞋正是睡得跟豬似的外星狗……
這樣說好了,這房間裡,凡舉桌椅、床單、枕頭套、毛毯、碗筷餐具甚至衣架子,都印有外星狗的圖樣或乾脆是它的造型。
辣克願意用他的髮夾保證,廁所刷馬桶的那根,肯定是跳草群舞的黑肉外星狗,為數太多他直接省略「腦殘、無腦、蠢臉」等形容。
怎麼會有人花幾個千去住那該死的外星狗套房,來歐本房間走一圈就夠有看頭了,這傢伙對超商的愛已經到達狂熱的恐怖程度,窗邊跳舞公仔跟床腳的樂隊娃娃組他究竟花多少精力收集?
「我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兒童樂園。」看得頭都痛起來,辣克單手扶額,臉上掛滿黑線。
之前來的時候有那麼誇張嗎、有嗎?……等等,床單、地毯跟門簾的確上次就存在了……
歐本一擊掌,笑道:「這是充滿OPEN魔法的樂園。」
「搞清楚,那句話的重點在『兒童』,不是『樂園』。」
「小辣克也喜歡我們的吉祥物嗎?」歐本完全無視他話裡的諷刺。
「我對外星來的彩虹狗沒興趣,灰色那隻到還……」幹嘛跟對方說這些,就算他覺得叉叉頭的反角超有型酷到爆,也與歐本無關。
「我幹嘛回答你……還有,不准叫我『小辣克』,禿頭!」辣克舉起喝空的玻璃杯,嚷著。
歐本抓了一撮自己的瀏海,「明明就是很健康的頭髮,你不要這樣說我啦。」
哼!他偏要說。「髮線往後退的人妖!」
「髮線……咦,人妖?」歐本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裝扮,「喔,這個啊,今天是夏威夷風。」微笑。
夏威夷個頭,嚇壞小孩子還差不多。超商店長出差回來後,歐本的變裝party繼續。
前幾天是配合悠遊卡的車站風,頭戴著不知從哪弄來的車長帽,不穿超商制服,換上深藍色西裝的歐本令辣克震撼不已,因為無法正視對方只好將計謀的實行時間推延至今天。
而今天,那什麼風?……歐本頭頂戴上五彩塑膠扶桑花冠,上身黃、紅雙色的超商制服很正常,但他的下半身圍著暗黃色的草裙,及膝的草葉隨他的動作娑娑作響,蓬鬆的草裙圈在腰上,一舉一動都像是刻意的扭腰擺臀。
為配合裝扮,歐本腳下是夾腳的草編脫鞋,除去長褲的遮掩,他小腿肚略微鼓起的完美肌肉線條猶如造物主的精心雕琢……等等,他有說「完美」嗎?歐本在這個詞上畫叉,改而帶入「噁心」兩字。
露出他小腿肚略微鼓起的肌肉,噁心的線條往上延伸,掩入濃密的草葉中。辣克不只一次疑惑這人的裙底下是怎樣穿著。
咦?剛才那傢伙直接穿這樣上醫院對吧?!為什麼沒有人把他抓到精神科!跟歐本談笑自若的骨科醫生眼睛難道有問題?……他是不是應該換間醫院重新檢查。
看來很滿意自己的裝扮,歐本撥動草葉,掀起一大片。「這可不是裙子喔,這是草裙。」
「不要掀給我看啊!」辣克嗷叫。草裙底下是淺綠色的運動短褲,他的確也沒期待什麼……
「禿頭就夠慘了又是個人妖……懶得管你。」辣克幾乎是用摔的重重放下杯子,手撐著外星狗的彩虹冠就要起身。
「我要回家了,你慢慢玩你的變裝play。」
「不可以呀,我還沒檢查你的傷勢。」歐本阻止他的動作,按著辣克的肩膀將他壓回椅墊上。「要是還有哪裡受傷怎麼辦。」
「醫生已經幫我檢查過了,根本就沒……」辣克猶豫了,他要繼續假裝傷得很嚴重還是乾脆拔掉石膏打爛對方的臉?
就這樣的猶豫不決他被歐本按住,歐本將醫護箱放在一旁,轉過辣克屁股下的椅墊,讓他面對自己。
摩擦的草葉發出「唰嘩嘩」的聲響,歐本曲起單膝半跪,伸出手,指尖貼上辣克的褲頭。
辣克立刻哇哇大叫,拍開對方的手,「你、你想幹嘛?!」耳根不受控制的發燙。
「脫你褲子。」偏頭,歐本說得再理所當然不過。
「你幹嘛脫我褲子!」尖叫。
「脫褲子才能檢查傷口。」歐本微笑再微笑,「況且你的牛仔褲沾到汽水了吧?讓我幫你洗乾淨。」
「為什麼要你幫我洗啊!」大吼。
「因為店長跟醫生要我好好照顧你,打給伯母,伯母也說你就交給我了。」
他好手好腳哪裡需要人照顧,那傢伙又是何時打的電話?辣克氣結:「老媽她、她……」
「別擔心,我不會弄痛你的。」
「什、什麼弄痛……」
歐本以燦爛到露出八顆白牙齒的笑臉逼近,明明不是多高大壯碩的軀體,在辣克眼裡竟彷彿洶湧而來的巨浪,壓迫感讓人無法抵抗。他下意識的要退,卻是無法再動彈,裹上石膏的左腳被對方的小腿壓制住。
這、這這這是照顧傷患的方式嗎……
「乖孩子,一下就好了喔。」
「誰、誰是孩子!」他唯一能抵抗的只剩言語,可也軟綿綿的聽不見以往尖酸刻薄。
指尖在辣克緊張的瞪視下伸來,橫越他僵硬猶如石塊的雙腿,接近他胸腔中亂跳的小鹿,動作看似緩慢其實在眨眼間完成,眨眼之間的動作卻緩慢得恍若時光停滯。

真正厲害的魔法師,無須星星裝飾的法杖,指尖就能施展出最神奇的魔法。

溫熱的指腹貼上他泛出薄汗的額,粗糙的觸感刺痛他,被觸碰的肌膚敏感至極,幾乎能描繪出起伏的指紋,手掌遮蔽他的視線,可黑暗並沒有持續,歐本的手指往上移動,插進他亂翹的髮絲。
耳根的熱度慢延至臉頰,接著燒向脖子。
「請,別弄痛我。」辣克毫無殘念的,被OPEN了。


***


眨眼間長褲已經給扒下,左腿的褲管被石膏卡住,歐本低頭一點一點的拉開。
瞪視歐本頭頂的髮旋,辣克抓著桌沿的指節泛白,修長的兩腿外張,雙膝微不可見的打顫。
該、該死,他在緊張什麼。
終於脫掉卡住的褲管,歐本將牛仔褲隨手掛在桌上,腰帶金屬釦環撞擊桌面的悶聲,令他肩膀一跳。
「根、根本沒什麼好檢查的……我很好啦。」
歐本正色道:「請讓我仔細檢查傷勢,小辣克在我們店門口跌倒,身為店員當然要負責到底。」
「那種事情就……哇!」歐本的手搭在他膝蓋上,肌膚與肌膚,毫無遮掩的赤裸觸碰,辣克幾乎想尖叫逃跑。
「你你你你、你的手在幹嘛?!看、看就看不要動手動腳。」舌頭打結中。
「不碰怎麼看仔細?」歐本失笑,雙眼發出光采,「你別那麼緊張嘛,我又不會……」
尾音拉長,辣克緊張的嚥抹唾液。
歐本掀動纖長睫毛,熠熠晶亮的雙眼凝視住他,淡粉色唇瓣一開一闔。「又不會欺負你。」
「欺、欺負?……」快、快吐槽對方啊辣克,臉紅個什麼勁!
「呵呵。」
「笑、笑屁啦!」
「這微笑是天然的。」脹紅著臉,努力擠出反抗話語的辣克太過可愛,歐本止不住上揚的嘴角。
若用動物來形容,辣克可能含有刺蝟的成分,極重的防衛心,輕輕一撮就豎起全身尖刺,踡縮軀體,竭力掩藏他柔軟脆弱的腹部。
倔強的姿態,有趣的緊。
脫去牛仔褲,深黑色四角內褲印有辣克最愛的,否定一切的交叉線條。
辣克厭惡所有課外活動,難得原意參與的只有學校樂團,肌色就如時下那些老窩在家裡的年輕人一樣,略顯蒼白,不曾接受陽光洗禮的大腿內側,更是細緻白皙的猶如少女肌膚。寬鬆的褲口受到重力拉扯往下垂,帶出兩塊三角形的曖昧陰影。
歐本臉上的笑容,燦爛得能滴出蜜,搭在辣克膝蓋上的手,加重抓握的力度。
視線從褲口一吋一吋的往下移動,直到覆蓋腿脛的黑色短襪。「似乎……沒有受傷。」
「廢話!有沒有受傷我難道感覺不出來?!」
歐本光采四溢的雙眸壓迫感十足,被認真的直視,心臟顫抖不已的辣克想退,可歐本制住他雙腿,他只能手撐著地板將身體往後仰,盡量遠離對方。
「我不放心呀。」歐本改而抓住他的腿脛,舉起他的腿。
突然的動作令辣克重心不穩,整個人往後摔,躺在具彈性的泡棉地板上。「哇嗚!」他驚叫。「幹嘛突然……」
「發現了,看吧,果然有傷口。」歐本指著他小腿內側的破皮,應該是「摔倒」時被牛仔褲的縫線擦傷。
辣克瞥了一眼,小腿內側斷斷續續約有一個指節長,透明的表皮掀了些起來,外圈的肌膚泛紅,倒是沒有出血也不大痛,這種程度的小傷,可能洗澡時被肥皂刺痛才會發覺,然後隔天就忘了它的存在。
「這種小傷……」辣克嘟噥著。歐本雙手的傷疤隨便哪個都比他嚴重。
羞恥得很想一拳打飛眼前人,他被歐本像個準備包尿布的小寶寶,躺在地上舉起雙腿,仔細看過幾遍後,確定只有小腿的這一處傷口。無論辣克怎麼抗議,歐本堅持要幫他上藥。
他內心暗暗發誓,以後再也不幹假裝摔倒這種事!
歐本打開醫藥箱,碘酒、酒精、紅藥水、白藥水、棉花、OK繃等等的醫療用品在桌邊一字排開。還煞有其事的拿出一大捆紗布。
「不能因為是小傷口就不管它,如果感染發炎的話後果可嚴重了……弄不好的話說不定得截肢。」歐本將碘酒滴在棉花棒上頭。
「截肢?你腦子有問題嗎?也太誇張……」
「注意點總是好的。」
辣克翻個大白眼,「懶得理你。」目光往外瞟,決定無視歐本的舉動。
歐本樂得繼續手上的事,看似不經意地撫摸過辣克光滑的小腿,眼角瞳孔為他此時毫無防備的姿態微瞇。
冰涼的碘酒液沾上肌膚時,辣克的身體顫了一顫。
「弄痛你了?」
「別開玩笑!……那個女孩是?」掩飾的,辣克故意轉移話題,揚揚下顎,比著電視櫃旁的相框。
是張年輕女孩的照片,青春洋溢的妹妹頭,頭上別著兩朵嫩黃色蝴蝶結。身穿制服的美少女,左手橫在額旁比出個大大「V」手勢,笑容甜美,活潑可愛。
歐本順著視線看過去,爾後一笑。「小絲呀。女孩子長好快呢,我都快認不得了。」
「喔。」辣克應了一聲。
這美少女是歐本在日本留學的妹妹「普莉絲」,別名小絲。因為很小就離開臺灣,辣克沒有見過對方,但常聽歐本跟超商的其他人提起。這麼一說,辣克愈看愈覺得美少女跟歐本的眉宇頗為神似。
試問天下有哪個兄長將親妹妹的照片當情人一樣錶著,這禿頭不但控蘿莉,還是個妹控!
提起普莉絲,歐本的話匣子就停不下來。「這個小絲呀,我最近才聽說,她跟小桃感情很好呢,不但在MSN上聊得熱絡,還一起玩「非撕不可」的餐廳跟農場,時常互寄補給品給對方,連我這做哥哥的都不知道……我竟然被自己的妹妹排擠,悲哀啊。」
歐本長嘆口氣,一臉落寞的表情。
果然是妹控!……辣克冷哼,涼涼地說:「幹嘛讓你知道,就算只是一箱泡麵,寄過去日本也要不少錢,你負擔的起嗎?」
歐本苦笑。「哥哥我會努力的。」
「無謂的努力……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嘆氣的,你要煩惱的是更大的問題吧。」辣克雙手環胸,語氣依然又酸又刺。
據說普莉絲也是半工半讀,她留學的東京物價實在太高,在行動咖啡廳工作的薪水只夠勉強支付房租,生活費則是歐本這哥哥的甜蜜負荷。
比起餅乾糖果這種無聊的零食,歐本肩負的責任更為沉重。
歐本輕易地剖開辣克尖酸的言語,聽進他話中的鼓勵。抓抓頭髮,倒立彩虹的招牌微笑再度回到臉上。
「哎哎,被小辣克打氣了呢,真開心。」
「誰……算了,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。」辣克別過頭,看著電視櫃上普莉絲的照片,針般的內疚感刺穿胸膛,扎進他的心臟,冰冷的針尖令他渾身發寒。
「……喂,禿子。」
歐本替破皮處小心的抹上碘酒消毒,聞言,抬起視線。「別這樣說我啦。」
偏要!……「禿子,本大爺不喜歡平白無故的收人恩惠,像前幾天的PIZZA那種寒酸垃圾食物,就讓我來請吧。」
辣克用頭上的髮夾想也知道對方的反應,歐本立刻一口回絕。「不用啦,小錢小錢,是我對大家的一點心意。」
最好是小錢,不知道是誰在那天之後,三餐都只能吃超商打掉的麵包。
「哼!本大爺決定好的事,哪容旁人置喙。廢話少說,這兩天我會拿給你。」不收的話,辣克打算將整疊鈔票砸到對方臉上。
「真的不用。」歐本一臉為難,「小辣克你又沒有工作。」
辣克瞪他,沒好氣地說:「本大爺可是有獎學金領的,哪像你這個腦空。」
「獎學金你不是計畫要買機車……」
講不聽耶!心意一直被推拒,辣克終於忍耐不住怒火,抬起包著石膏的左腿,踢向歐本好看的臉。「吵死了!本大爺喜歡走路不行嗎?!囉囉嗦嗦的,是不是男人!」
稍微一側身,歐本輕而易舉閃避不帶力道的這腳,一手抓著辣克小腿、一手撐地,他笑問:「一人一半?感情才不會散。」
「誰要跟你感情好啊!」辣克大吼,食指伸出,恨不得在歐本臉上戳幾個洞。
「不要嗎?」歐本偏頭。
「簡直不屑!」
「真可惜……」明亮的眸子對上辣克蘊含怒意的雙眼,瞬間歐本的招牌微笑自臉上消失,凝重的表情取而代之。
「小辣克。」
「怎樣啦禿子。」
「果然……你很喜歡我。」尾音輕快地上揚,歐本綻開比任何時候都更為燦爛的笑靨。
猝不及防,核彈咻——的落入辣克圈起層層防衛的領土,爆炸聲響震耳欲聾,他被強勁的震波掀得東倒西歪,土石鐵屑翻飛,在身上鑿出無數孔洞,歐本頭頂升起叉叉形狀的無形香菇雲。
「誰……」
「誰、喜、歡、你、啊!——」用盡全身力氣的厲吼,窗戶搖晃,門簾因此掀動,音量之大可能連樓下超商的客人都聽得見,辣克此時的表情以「嘶牙咧嘴」來形容完全適用,他握起拳頭額角青筋狂跳。
絕對……絕對要把這頭人型自走砲LOCK住,灌水泥丟進太平洋以免誤導眾生!
面對氣到要爆炸的辣克,歐本不動如山,愉快的一擊掌,偏頭微笑。「我也很喜歡小辣克唷。」
第二顆核彈投下,轟的辣克灰飛湮滅,他瞪眼張嘴,胸膛劇烈起伏,連呼吸都快順不過來更別說再出聲罵人。
「你、你……」脹紅雙頰,辣克踢瞪雙腿踹開對方,連滾帶爬,狼狽的衝進……歐本的浴室。
「小心你的腳。」歐本提醒。
回答他的是「碰!」的關門巨響。
眨了一眨眼,歐本突然彎下腰,摀著嘴肩膀抖個不停。此時他好想在店裡掛上「本日大特價,全店商品七折起」的慶賀布條——「起」這字會寫的特別小。
「小辣克。」歐本輕喚。
「喀!」門鎖上。
「小辣克。」歐本敲一敲門。
裡頭傳來某人跳進浴缸的聲音。
「小辣克。」不死心的再敲個幾下。
浴簾「唰啦」地拉起,辣克張起寫滿STOP的警告線。
「小、辣、克。」敲敲敲,「開門唷。」
「不開!」,辣克縮入浴缸的最角落。「死都不開!」
「但這是我的浴室……」
摀住耳朵,辣克決定鴕鳥到底。「不開不開不開不開——」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23:13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37-5ee39f3f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