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LOCK,my LOCK--第二章

LOCK,my LOCK‧第二章
超商吉祥物衍生(OPEN x LOCK)




第二章
——給我全部關起來!




不同於他自己,歐本的兒時經歷簡直可歌可泣。只是當時兒福團體沒發現這個案,否則歐本絕對是兒福媽媽們照顧的對象之一。
沒有,歐本並非受到父母的虐待,相反的,雙親都十分疼愛他,只不過因為雙親都在外縣市工作,每天都得忙到大半夜才能回家,所以歐本從上國小開始,就必須自己打理三餐。
這樣的小孩有個專屬名詞:鑰匙兒童。
歐本的舊家就在這附近,那間「富世超商」打十幾年前便在此營業,店長當時只是個小店員,知道歐本的情況,時常留他在店裡吃飯、唸書,超商的門鈴聲填補了他孤單的童年。
於是其他小朋友作文裡的將來志願是當醫生當總統,而歐本則在作文簿中,豪不猶豫的寫下——長大後,我要當超商店員。
而後父母經商失敗,為了負擔妹妹在日本留學的學費,歐本大學輟業,幾番曲折下終於如願以償的,成為他夢想中的超商店員,天天揚著兒時記憶中店員哥哥們的親切微笑,一直為所有往來的顧客敞開店門,二十四小時,風雨無阻、全年無修……
相較之下,辣克的童年,若是硬要提比較可憐的地方,大概就只有零用錢總是不夠用這點。
他為這樣的差距感到忿忿不平。
這幾年,歐本的父母到大陸跟親戚合夥做生意,他總算能稍微喘口氣,回到學校的夜間部繼續進修,而那時候很照顧歐本的小店員,如今已經成為這間店的店長,自然歐本對他尊敬萬分。
歐本白天工作,夜間上課,假日則是全天班,常聽見女客人邀他出去玩,但都被歐本以「還要上班」這句給拒絕,別說是休閒活動了,或許連坐下來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,「富世超商」,就是他生活的一切。
辣克很明白,不可能將歐本跟那間超商分開。
中午的畫面不受控制地浮現腦海,那樣親切的問候、那樣溫柔的微笑,對辣克來說,只有虛偽兩字能形容。
這種傢伙,祝他工作過勞死,笑到下巴脫臼!……辣克忿忿的在筆記本上劃出好幾個大叉叉。
身邊的座位被「嘎嘰」的拉開,一名腳踩人字拖,衣著邋遢,頭髮亂得跟鳥巢似的男學生坐在他身邊,上課鈴響已經過去十五分鐘,此人無視講臺上教授尷尬的停頓,大搖大擺的走進教室。
這兩堂是大補的通識學分,在大教室上課,寬約一百公尺,將近三百公尺長的教室中,將近五百個位子只坐了三分滿,大部分的學生早就無視此堂的存在提早放學,這人肯到,已經很給學分面子。
教授放棄的搖搖頭,拿著雷射筆繼續講解投影片的內容。
辣克旁邊的同學打了個哈欠,揉著眼問:「剛才有點名嗎?」
言下之意非常明顯,肯到場不是他體諒教授,單純因為出席率已經很危險。
辣克本想說「當然有」嚇唬對方,但前頭的女學生先開口:「沒有,教授還沒點名。」
「很好,那我繼續睡。」那人鬆了口氣,懶洋洋的趴上桌面。
歐本掃去一記白眼,決定不裡會對方。

半個小時後,下課鈴響,他隔壁的同學伸個懶腰,醒來上廁所。
「唷,捨得起來啦。」整理著筆記,辣克頭也不抬的說。
對方轉回身,手伸進褲頭抓了抓屁股。「起來放尿啦,憋死我了。」
「懶人屎尿多。阿柯,教授整堂課都在瞪你。」
他這同學有個非常俗氣的名字:柯臘蘇。辣克都喚他阿柯。
「死不了啦!……等等再聊我快尿出來了!」說著,阿柯急忙跑出教室,腳夾拖「啪答啪答」的響。
柯臘蘇的個性從外表便能看出,懶惰、怕麻煩、還有些誣賴,老是存著僥倖的心理,不用點名的堂數絕對見不到人,總是在報告繳交期限的前一天到處跟同學借來抄,大家都對他沒什麼好感。
只有辣克跟他走得比較近,並非辣克別無選擇,也跟同情心這三個字毫無關係……
上課鈴響後阿柯才悠悠晃晃的走進教室,他老穿著皺巴巴的灰色T-shirt,究竟是白衣服髒到變黑還是黑衣服舊得褪色,這答案辣克一點也不好奇。
阿柯外凸的顴骨跟無神的死魚眼常被人用「倒楣樣」來形容,實際上,他還真是個倒楣鬼。
阿柯從高中就開始在富世連鎖超商打工,以應付玩樂需求,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他命中帶「賽」,只要是他打工的店,生意絕對好不起來,最後不是因為經營不善來個內部重整,就是乾脆關門大吉,連資遣費都省了。
前前後後加起來,在他手裡倒閉的連鎖「富世超商」共有十七間,從此被超商列入永不錄用的黑名單中。連續失業十七次,現在再也找不到打工的阿柯,從此憎恨起連鎖超商。
這點,倒是跟辣克相同,兩人因此有了共同的話題,時常聚在一起批判超商,比方說結帳竟然讓他們多等個六秒,店員今天的微笑比平時低個0.5度角之類的……
「這堂課到底在上什麼?」阿柯坐回原位,問也不問地抽走辣克的筆記本,端著翻看了幾頁。
辣克賞他個大白眼,搶回自己的筆記。「休想,我才不會借你!」
阿柯抓抓臉,「真小氣,考前讓我印一下就好啦,你都整理的那麼仔細了。」
「去死吧廢柴!」辣克朝他比出中指。
講臺上教授開始講課,辣克目不轉睛的盯著大螢幕,唰唰的抄寫著,不放過教授任何一句重點。
阿柯百無聊賴的趴在桌面,指尖揪著筆記的一角,偷偷掀起來看。
辣克拿原子筆戳他的手。「請你滾好嗎?!」
「有沒有人跟你說……你這個性很討人厭。」
「彼此彼此喔,廢柴。」抄完這句,他又說:「更何況,我再怎樣都不會有那傢伙討厭。」
「那傢伙?喔,歐本?」一提到跟超商有關的人事物,阿柯就來了精神,他從趴桌面改為手撐著臉頰。「……我也很討厭他,這麼認真是要裝給誰看,為什麼他不會被炒掉?那間超商竟然能開這麼久,真沒天理。」
「沒錯沒錯。」辣克點頭,難得贊同阿柯的話,「那種店員、那間超商,全給我關起來!」
愈說辣克愈覺得本應如此,討厭的店、討厭的店員,都該全部LOCK住!他要讓歐本再也沒有機會說出那句該死的歡迎光臨。

——於是乎,辣克跟柯辣蘇的「陷害富世超商倒閉計畫」,就此展開。

要讓超商倒閉,最快的辦法就是交給「專業人士」阿柯,可惜他已經被富世超商列為永不錄用黑名單,從內部破壞這項第一個刪除。
藉著阿柯對超商內部的營運方式的瞭解,他們討論出幾個看來可行的計畫。
首先,巨大的金錢損失肯定會令店家關門,柯臘蘇打工的第七間超商就是因為倉庫意外失火,負擔不了損失所以倒閉。殺人放火這種事他們做不來,但「金錢損失」這點,辣克倒是有個靈感……
星期六,午間離峰時段店裡沒客人,由另一個店員小竹負責櫃臺,歐本做完他的工作後,靠在陳列關東煮跟熱狗的長桌子旁,低頭看起夜校的參考書,臉上難得沒有笑容。
「叮咚!」
店門敞開,在兩位店員前後響起的「歡迎光臨」聲中,今天是一襲粉紅碎花無袖洋裝的小桃,走進店裡。
「唷!兩位下午好。」
「小桃午安,你今天穿得真好看。」見到是小桃,歐本朝對方笑了笑,雙眼沒有離開手中的參考書。
小桃撥撥頭髮,笑道:「當然,本小姐要去看電影……歐本,你在看什麼?」發覺歐本看得目不轉睛,她好奇的湊過去。
「學校的書。」歐本將封面翻給小桃,笑得很不好意思。「英文啊……我最頭疼了。」
「禮拜一要考試,雖說是進修部,成績太差還是不行的。」
「這麼一說,歐本的成績好嗎?」小桃問。
歐本輕嘆一聲,「還需要再努力才行呢,我沒有很多時間唸書。」白天工作,下課後還要幫晚班的點貨,歐本只能在睡前撥空看點書。
小桃有些擔心。「這樣啊……沒問題吧?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跟我說。」
「小桃,這句話你覺得怎麼翻比較好呢?」歐本指著他頭疼很久的翻譯題。
小桃看了一眼,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讓她頭昏眼花,她扶額後退三步。「我只是高中生啊,數學或許還可以,英文就……」
「這樣好了。」小桃從包包中拿出紙筆,「我把你的問題抄下來,禮拜一問老師。」
「但晚上就要考試了……不過還是很感謝你。」歐本微笑。「不知道他這兩天會不會過來,這樣就能問他了。」
「他?」小桃不解,「原來你還有請家教。」
歐本的笑容比先前燦爛些許,他說:「是辣克,他雖然老是擺臭臉,語氣很不大好,但課業上的問題都能請教他,小辣克很厲害的。」
「我也聽說他成績很好,臉蛋跟功課大概是那傢伙唯一的可取處了。沒想到他會教你呀!」小桃眨了眨眼,還頗為訝異。
「多虧小辣克,我才能順利唸到現在。」歐本這麼說,眼睛笑成兩道倒立的彩虹。
「喔……」拉長音,小桃單手抵著下顎,說:「辣克嘛……我有看到他耶,他跟那個倒楣鬼同學在對街,兩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討論什麼。」
「是嗎?」歐本闔上書,偏過頭對另一個店員阿關微笑。「小竹,店裡交給你,我出去一下,五分鐘、不,三分鐘後就回來。」
小竹正在喝關東煮的湯——他一直強調那是試味道——被歐本這麼一喚,差點嗆到。「咳、……喔,好,快點回來。」
對小桃點個頭,歐本走出他熱愛的超商,腳步的方向是對面街道。
「三分鐘嗎?」小桃喃喃自語,看著牆上的卡通鐘,當真開始計時。

身穿超商紅、黃雙色制服,從對街走來的男人格外顯眼,辣克跟阿柯立刻停下討論,兩道略顯緊張的視線下意識的投向來人。
歐本手中沒提著垃圾袋,所以他不是出來倒垃圾的,距離晚餐時間也還早……他為什麼離開超商?難道他們要做的事被發現了?!兩人互看對方,猶豫著該不該拔腿就跑。
微笑的男人停在他們面前,偏頭,「下午好呀,小辣克,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服務的。」
「幹……幹什麼。」辣克嚥下即將衝出口的國罵,在這個店員面前,他一句髒話都說不出來。「這裡又不是超商,服務個頭。」
「我們家店員發現你在店外徘徊,認為你一定需要幫助。別客氣唷,超商永遠為你敞開店門。」說這些話的時候,歐本的視線都是對著辣克,彷彿一旁的柯臘蘇不存在。
辣克眼角抽慉,很想捏碎對方的笑臉。「你有病啊?這條路又不是你們超商開的,我站在這裡礙到你了嗎?!」他們只不過是挑個視野好的位置,準備看店員們的慘況。
「就服務的涵蓋範圍來說,這裡的確也算是我們的地盤。」歐本說。
應該是自己心裡有鬼的緣故,辣克覺得歐本此時的微笑特別具壓迫感,在這樣的笑容逼視下,心臟無法克制的戰慄。
「懶、懶得理你!」辣克揮揮手,拉來站在一旁發呆的柯臘蘇。「阿柯,我們走。」
歐本臉上的微笑不變,慢條斯理地攤開英文課本。「對了,小辣克,這句你知道怎麼翻譯嗎?我禮拜一考試,很頭疼的。」
辣克原本要走,一聽歐本這麼說,只好停下腳步,「啥?真麻煩耶,我又不是你的家教,為什麼要……」抱怨歸抱怨,辣克還是伸出單手,接過歐本遞來的課本,在旁邊寫下答案。
「真是的,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會,我說過多少次了,這是諺語啊,不能照字面的意思直譯。」
「是的、是的。」歐本頻頻點頭,「除了英文,禮拜二要考管理學,你能順便教我一下嗎?」
「我哪有那個時間。」辣克一臉的不耐。「筆記借你,你自己去唸啦!我懶得管你。」
「那就太好了……啊,還有這題,跟這題。」歐本翻了幾頁,接連指著幾個題目。「很多題目都看不懂,你可以到店裡教一下嗎?我請你喝咖啡,幫你加三倍的咖啡粉……」
「廉價咖啡我一點興趣都沒有。」辣克叱之以鼻,不過還是跟著歐本走了,留下看傻眼的柯臘蘇。
辣克不是說很討厭那個店員嗎?

兩分五十二秒,歐本回到他心愛的超商,附帶一隻臭著臉的辣克。
「準時回來。」小桃靠在櫃臺邊,對店員小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,搓動拇指跟食指,比出錢的手勢。「小竹,你賭輸哩,要請我吃關東煮。」
小竹垂下肩膀,嘆氣:「小桃是惡魔……」這名店員姓筱,特愛吃超商關東煮的竹輪,所以大家都叫他「小竹」。
圓滾滾的身材,外表看起來像顆大球,超商最大尺寸的制服,也只能勉強釦上幾顆釦子。但小竹的動作卻十分俐落、勤快,與歐本一樣親切的笑容時常掛臉上,配上肉肉的圓臉,很是憨傻可愛,底下也有一小票粉絲。
「速戰速決,要問就快!」抿著嘴角,辣克雙手環胸,腳尖踩在地上一抖一抖的,以全身的肢體語言傳達不耐煩。
「這裡、跟這裡。」歐本笑咪咪的端著參考書,靠向辣克。
辣克側過頭去看,他比歐本矮半個頭,亂翹的頭髮刷過歐本的耳根,店員加深了臉上的笑紋。
「這邊很簡單耶!」辣克抓著參考書的一角,以鉛筆在題目旁書寫下答案,「我說過,這是過去式所以……」
他又仔細的列出幾個例句。
歐本右手捧著書的另一端,左手收在背後,稍微側點身,好讓辣克能過來些,辣克也沒有多想,順勢往他靠了一小步,低著頭目光定在紙面上,「這幾個單字要背起來,我上次印給你的筆記裡有啊……」
「好像,是有讀到。」
「什麼好像!……算了,我再整理一份重點給你,真是會找麻煩。」
兩人站在陳列日用品的架子前——這裡比較少人來逛——一個邊教邊幫忙畫重點,一個認真的又應和又是頷首,他們的頭幾乎要貼在一起。
小桃端著滿滿一大碗關東煮到櫃臺結帳,小竹的臉瞬間綠了。
「大小姐,這麼多你吃的完嗎?」
小桃揚起下顎,「你付帳就是了,管我怎麼吃,就算拿來餵貓也是我的自由。」反正是別人請客的,有什麼好客氣。
「嗚嗚,大小姐,我很窮啊……」小竹豆子大的眼睛流出淚水,無奈的從口袋掏錢出來結帳。
「願賭服輸!」小桃得意洋洋地撥動秀髮,比了比歐本跟辣克,「那兩人的感情根本就很好嘛……辣克一點都不坦率。」
「我聽得到好不好!」那頭的辣克大嚷,指著身旁的歐本,顫抖的手指幾乎要戳到對方的臉。「誰跟這傢伙感情好?!誰要跟他感情好啦!」氣得臉頰泛起紅暈。
歐本朝小桃搖頭苦笑,小桃回給他一個聳肩。
又在眉目傳情!……辣克白他一眼,「你到底要不要學?我回家了喔。」
辣克轉身欲走,歐本連忙將空著的手搭上他肩膀,攔住他的腳步,「等等、等等……我還有問題。」
搭在他肩上的手指碰個一下就鬆開,沒給他帶來半點不適感,那隻手越過肩頭,參考書唰唰地翻過幾頁,指著一條被標註出來的題目。「教授說這裡會考。」
過近的距離,濕熱的氣息噴灑在耳旁,幾乎能聽見對方平穩有力的心跳,這動作讓辣克恍然產生被歐本攬在懷中的錯覺,他愣個一愣,不知怎麼的呼吸不大順暢。
「喔……」吶吶的應,辣克心裡滿滿的叉一個一個的化成圓圈。
「不好意思,每次都麻煩你。」
歐本溫和低沉的嗓音迴盪耳際,心跳猶如被雜訊干擾的雷達,不受控制地突突亂跳。
「沒、沒關係。」OPEN狀態IN。辣克的頭垂得更低,鼻尖都要貼到紙面上了,臉頰跟耳根燙得像偷喝掉一打啤酒,腦子也彷彿被酒精鈍化,喪失原本的功能。
該、該死……他想不出這題答案。辣克下意識的在紙上畫出好幾個叉叉。

「叮咚!」

門鈴聲猶如天籟,解救他此時的窘境。店員們無論手上在做什麼事,聽到這聲門鈴,均是抬起頭,揚著倒立彩虹的燦爛微笑,說:
「歡迎光臨!……咦?」
疑問的尾音由小竹發出,歐本也是挑起了眉頭。
走進店裡的是名身穿鮮紅色制服的PIZZA外送員,手裡捧著八盒PIZZA,疊起來約到成年人的小腿高,他得歪著頭才能看見前方的路。
外送小弟將PIZZA山放在櫃臺前,於是引得小竹發出這句疑問。
「請問,你這是……」
「請稍等一下,後面的快到了。」外送員喘了口氣,將八盒PIZZA堆疊整齊。
「後面的?」
「什麼意思?」總共小竹跟歐本同聲問。
回答他們的是轟隆的機車引擎聲,由遠而近,後座改造成保溫箱的大紅機車,接二連三的在店門前停下,總共停了八輛。
機車停妥後,騎士們接連下車,摘掉安全帽,繞到後座,拿出保溫箱中,熱騰騰的PIZZA、們,魚貫進入超商。
五分鐘後,超商內稍有空位的桌臺上,全堆著PIZZA瓦楞盒,最後一個外送員找不到地方放,將兩個烤雞桶抱在胸前。
第一位到達的外送員,打開其中一盒,對著小竹說:「您好,請您清點一下,這裡是您訂的十個美式臘腸,」蓋上盒子,他又打開旁邊另一堆的最上面那盒,「十個海陸雙霸……」
他一一的點給小竹看,五種不同口味的PIZZA各十盒,總共五十盒,外加五桶烤雞跟十份義大利麵。
被PIZZA城牆包圍的小竹完全傻住,店裡的客人包括小桃,也都莫名其妙看著堆滿桌面的PIZZA戰隊,請問現在是什麼情況?
歐本最先反應過來,他將參考書交給辣克,走向那位外送員,朝他笑了一笑,問道:「你好,這些PIZZA都是我們訂的?」
看眾人的反應,外送員也有點緊張了,「……這裡是富世超商逼耶樓分店沒錯吧?」
「是的。」歐本點頭。
「一個小時前,有位王姓顧客打電話訂購這些PIZZA,因為數量較多,所以我們告訴他,要多等半個小時……你們有這位王姓先生、吧?」
「王嗎……我們店長姓王。」歐本說。
外送員鬆了一大口氣,「那就是了……好險是啊。這位顧客一次訂那麼多PIZZA,我們還擔心是有人故意惡作劇呢。」
聽到外送員這麼講,歐本微笑著沒有說話,櫃臺內的小竹則是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。
「這邊是總金額,」外送員給歐本看帳單,「請問刷卡付現?」
看到幾乎是他一個月薪水的金額,歐本臉上的微笑更加的燦爛了。「不好意思,可以請您稍等一下嗎?我打電話跟店長確認付款方式。」
「沒問題、沒問題。」外送員連連點頭。
「可是店長不是在台北開會……」
歐本的食指抵在他微笑的嘴前,止住小竹的話,以唇語說:「我會想辦法」。
他走到飲料櫃前,掏出手機撥打給正在台北總部開會的王店長。「店長午安,不好意思打擾你了,我們這邊出了點小問題,是關於……」
辣克跟其他人一樣露出疑惑的表情,其實心裡憋笑到腸子快打結。
PIZZA們當然不是遠在北部開會的店長叫來犒賞員工的,否則店員怎麼會一臉錯愕。外送員的預感無誤,這的確是惡作劇,兇手不用說,當然非辣克跟阿柯莫屬,他倒要看看歐本會怎麼處理。
態度強硬的退回去嗎?還是用公款吃下來呢?不管是那邊感覺都很有趣……辣克開始幻想歐本被老闆臭罵的樣子,嘿嘿,心裡只有一個爽字了得。
「果然是沒有嗎?但東西已經送來了……退回?那他們也會很為難吧。」
那傢伙竟然還關心起PIZZA店員呢!同情心未免太過旺盛……辣克佯裝關心,走過去聽歐本講電話。
「這樣啊?沒關係,店長你先處理好那邊的事情,我會想辦法的。」
歐本掛掉電話,辣克湊上前。「是惡作劇嗎?」肯定是的,因為兇手就站在這裡。無形的惡魔尾巴在辣克屁股後面擺啊擺。
原本計畫躲在對街偷看店員們的反應,但能就近觀察對方更是樂事,辣克期待看到歐本生氣或煩惱的表情。
「看來是的。」但歐本依然微笑,倒立彩虹的彎彎嘴角,絲毫沒有偷工減料。
「所以你打算?」
歐本一拍手,笑道:「正好再煩惱晚餐,既然都送上門來了,當然是吃掉它啦!……不過,有個小問題。」
「喔?」幾個萬的帳單,歐本面臨的問題可不只一點。
歐本接著說:「這麼多PIZZA,我們才兩個人絕對吃不完,丟掉就太可惜了,小辣克願意一起吃嗎?」
「嘎。」辣克傻了傻,沒料到歐本當真會將PIZZA都買下來,他要拿什麼付帳?
「小辣克可以找同學一起來吃。」
辣克簡直要抓狂,這傢伙的腦部結構哪裡出問題?!這種時候該擔心的不是能否吃完吧!
「問題重點是這個嗎?!」他受不了的喊。
「呵呵。」
呵個頭,辣克很想揍人。
「你說結帳?別擔心,OPEN魔法能解決所有難題。」說著,歐本從錢包中掏出一張卡,在辣克面前晃了晃。「看,魔法卡。」
辣克無言,「那只是一般的提款卡……」
「被賦予魔法的提款卡。」歐本輕快地說,將「魔法卡」插進提款機裡。
機器吐出一大疊鈔票,辣克在後方偷瞄了一眼,提款機螢幕顯示的帳戶餘額只剩個位數……歐本笑容滿面的將這疊鈔票遞給外送員付帳,看著堆在超商裡的PIZZA戰隊,歐本突然覺得這惡作劇一點都不有趣。
是哪個人想的無聊主意!

而後,附近的街訪討論這件事時,皆是一副羨慕的口吻,飲恨沒有參與到超商禮拜六晚上舉辦的PIZZA大會。
小桃取消看電影的計畫,CALL來同學們一起吃免錢的PIZZA,幾位時常光顧的熟客大飽口福,五十盒的PIZZA沒一個小時就都成了空殼,而超商的飲料賣得比平時好,尤其汽水可樂,更是銷售一空。
PIZZA跟烤雞的香氣久久不散,接連幾天,引得走進店裡的顧客忍不住多買預定之外的食物解饞。
超商可說是因禍得福,損失的只有歐本一整個月的薪水……

至於始作俑者辣克,他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吃PIZZA!
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2:06 | comments:2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只限管理員閲覽

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

| | 2010/05/23 23:56 | |

是BUG沒錯Orz
感謝提醒,我立刻就改過來||||

> 久夜大你好ˊvˋ
> 看試閱的時候覺得這段好像有小bug...↓
>
> PIZZA們當然不是遠在北部開會的店長叫來犒賞員工的,否則店員怎麼會一臉錯愕。外送員的預感無誤,這的確是惡作劇,兇手不用說,當然非辣克跟阿柯莫屬,他倒要看看辣克會怎麼處理。
>
> 看了一下上下文這樣覺得最後一句那個辣克應該是歐本,
> 然後糾結很久決定來回應一下
> 希望我沒有理解錯誤(炸)
> 久夜大辛苦囉~加油XD

| 久夜 | 2010/05/24 00:36 | URL |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36-37319e44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