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掘‧心》--尋寶


《掘‧心》‧尋寶

【盜墓筆記】衍生(瓶邪)





尋寶


他不知道自己是誰,抱著破碎的記憶,在這片土地上遊蕩。
下地宮、倒大斗,循著看似荒繆的線索,找他的答案。
曾有個已經遺忘的名字,或者,那只是他遺忘的其中一個名字……

「他娘的!又是你?!」
吵鬧的聲音打擾到睡眠,張起靈睜開眼,下舖那胖子在大吼大叫,不耐煩的翻了個身,正巧對上那雙溫潤的眼。
冷不防地,心裡一跳,掩飾般地瞇起眼看了對方一會。那人也直勾勾的瞧著他,似乎對他會出現在這裡感到意外。
要意外的是他。那個青頭,難道不知道這趟的凶險嗎?
看對方張口似乎要跟他打招呼,心說免了,他又翻過身閉目養神。
胖子拍拍吳邪的肩膀,說:「正所謂有緣千里來相逢,『天真吳邪』同志,看來老胖我又得罩著你了!」另一手裡還捧著碗麵。
吳邪沒好氣的罵了聲:「去你娘的!老子我寧願給粽子抓去作伴也不用你……」想想似乎覺得這話不妥,把後路都拆掉了,「不過這趟也不是我自己想來的……」吳邪簡單的交代他是候補的喇嘛,直嘆冤死了!
他沒有睡,一直注意著吳邪的話。聽到他直說自己冤,心裡忍不住好笑,記得前幾次見到也是,那小子都是糊里糊塗的被人推下棺材。
他的冒險是為了一個答案,而那小子,只是硬生生的被人在手裡塞了把鏟子。或許就是因為這樣,才難免對他多些擔心。
對話還在繼續,潘子也插進來討論幾句。一路舟車勞頓他們都累了,過了會,便整理行李先休息。
這車廂可以睡六個人,一張床放行李,加上胖子跟陳皮阿四,三張下舖都佔滿了,吳邪跟潘子只好睡上舖。
聽到對面傳來鐵梯子的喀吱聲,他回過頭,果然看見吳邪抱著隨身行李爬上對面的床,車廂不高、梯子很破,那人有些吃力,要彎著身子免得撞到頭。
發覺他在看,對方扯出抱歉的微笑。「小、小哥……吵醒你了?」
他閉上眼睛。對面靜了一會,喀吱聲又響起,那小子不知道又在幹嘛……明明胖子跟潘子還在一旁大聲的吵嘴,但他的耳裡只聽得到對面傳來的動靜。
那小子,不能安靜點嗎?……他坐了起來,身手俐索的翻身下床。突然間,整個房間的聲音都消失了,下舖的胖子維持著拿鞋子要丟潘子的動作,停格,連呼吸都不敢大力。
角落的老人用審視的眼神盯著他看,他理都不理,只注意到斜上方那雙有些緊張的眼,一直很乾淨的眼。
他走出房間,身後傳來胖子吐了口大氣說:「呼!嚇死老子了……」
洗把臉回來,整房間的聲音依然在他推門時瞬間消失,他也不在意,自顧自的走了進去。
「小哥,你剛去哪了啊?」胖子問道。
他不理,過繞過胖子身邊時發現地板上滾著兩顆手電筒用的大電池,視線往上拉,吳邪抓著開口的背包,一腳踏在梯子上,見狀是要從上舖下來。
又發現視線,吳邪露出尷尬的表情。
「呃……」
幾乎不假思索,他腳尖一踢,用了點巧勁,地板上那兩顆電池跳了起來,準確地拋進對方的背包口袋中,動作快得就算不眨眼也無法捕捉。
對方愣愣的看了看他,又看看回到袋子的電池。「小哥,謝、謝了。」有點不知所措。
傻樣子……他在心裡感到好笑。
翻身上床,不知怎麼的卻已了無睡意。他十分清楚他們要到達的地方,可從剛剛那小子跟別人的對話中,他知道對方不明白即將面對的,那笨手笨腳的樣子,怎麼照顧得好自己?
「小哥?」
似乎知道他沒睡,吳邪輕聲喚了幾聲。他不想回答,可眼睛已不受控制的看了過去。
「小哥,你也是我三叔找來的嗎?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你清楚我三叔的……的下落嗎?」
他沒有回答,心思根本不在對方的問題上。他覺得對方很怪,開口喚他時總帶著一絲怯懦,如果他不理,喚了幾聲對方便會放棄。
而後露出眼裡的一點無奈。
若他抬眸看了一眼,那人便閃出欣喜,接二連三的問一堆問題。
很怪……可他也怪,有時候會想回應那人的期待。
「……」但這次他沉默,因為對方的問題他也沒有答案……他也是在尋找答案的人。

望著天,望著流逝不停的時間。
他一個人站在原處。
沒有期待,他一直在尋找,卻對答案沒有任何期待。
只是移動腳步、只是翻動歷史,沒有什麼流連忘返、沒有任何牽腸掛肚,
但為何?他會看見那個人。
千山萬水只為這一刻。

又被喀吱聲吵醒,不過,本來他就睡得不深。
其他人都睡了,車箱關上了燈。他的眼力很好,再暗也看得清。
吳邪蜷著身體,縮在床鋪的最裡面,背貼著牆壁,手裡緊抱背包。肩膀微微起伏,像是在發抖、像是在哭,輕微的顫抖帶起床鋪細小的喀吱聲,大家都睡了,只有他聽見。
他輕著手腳下床,拍拍對方的床鋪,是冷的。
「吳邪。」
那人顫了顫,「吳邪。」他又輕聲喚了一次。
吳邪。
吳、邪。
他願意不停的喚著這兩個字,在心裡咀嚼、在嘴裡回味。直到……
直到「吳邪」又成了一個他遺忘的名字。
遲疑的,吳邪往他移進了些。瞬間他感覺冰冷的床鋪暖了。吳邪的眼裡迷惘、帶著朦朧睡意,身子卻不再發抖。
「做惡夢?」
對方緩緩地搖頭、又點頭。「……很暗,」啞著聲音說,「三叔又……」
一片黑暗、只有迷惘。
輕得得仔細注意才會發覺,他點點頭,知道這小子怕黑。「沒事,睡覺。」
對方給了他個帶著倦意的笑,伸出手,手掌平貼在他剛剛觸碰過的床板上,安心的闔上眼。
「……你在這,真好……」那人小聲的說,聲音輕得猶如夢囈。
突然,整個房間的聲音都消失了,只剩他止不平的心跳。


他知道,他走的不是平坦的路。雖然清楚那老頭有所圖謀,但他並不把這個人放在眼裡。
「……無論如何,三爺交代的事情我一定要做下去,你們去不去,自己考慮。」說著,潘子已經站起來,向陳皮阿四追去。
他考慮了一會,想到纏繞在身上的重重迷霧,便也決定跟上,這雲頂天宮非去不可!
卻在邁步的瞬間,回頭看了那人一眼。
想要對方走開,又希望他願意跟上。所以張起靈一句話也不說,就一個回眸,轉身離開。
從來,他說走就走,沒人能決定去留。唯獨這雙猶豫不安的眼眸,令他忍不住停佇。

討論了幾句,他們追了上來。
應該是跑得很急,怕被拋下吧?那人很喘。
「我、我們也去……」順了幾口氣,抬眼,吳邪發現他的注視。
他不知道自己那一回眸露出了怎樣的眼神,應該是沒有情緒的,可對方卻又好像在淡漠中挖掘出什麼。
是期盼嗎?還是一絲的不捨掛念……
他不知道,只知道對方朝他抬起手,看似要拉住。他的指尖微微顫動,輕微的動作牽動心臟劇烈顫抖。
最後他並沒有伸手。
對方卻朝他笑了。

山路顛簸,車子劇烈搖晃,吳邪靠在他身旁,睡得很平穩。似乎只要這麼靠著他,再崎嶇的路途,都能安心入睡。
忽然他清楚了,下地宮、倒大斗,循著看似荒繆的線索,他尋找的答案。
寶藏,或許已經在手中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1:14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26-800c01a6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