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馬鈴薯之歌》--第二章

馬鈴薯之歌‧第二章



第二天午休時間,肩上掛著側背包,等吵鬧的同學們離開後才在最後走出大教室的小馬鈴薯,正思考著午餐要吃起司鋦烤馬鈴薯還是芋泥沙拉三明治,卻見一道人影急匆匆衝到他面前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。
「啊?」
「還『啊?』!,啊什麼啊呀你?!」王子在他耳邊吼,那音量幾乎要把他給吼聾。
今天早上全是選修課,正常的情況他不應該見到這暴躁的王子先生,不知為什麼這人竟然查到他的課表,上門逮人,是怕他反悔不成?
「啥?」又是疑問句。
「啥什麼啥?夠了喔你,不要再裝傻了!」王子晃著他,他頭昏昏的瞇起眼,心想對方的火爆脾氣果然名不虛傳。
「麻煩你說明一下?」完全不懂對方的意思,大哥常說他的腦子裡裝太多亂七八糟、無關緊要的念頭,難怪老跟其他同學溝通不良。
王子拿出昨天那張紙條,在他的面前攤開,用力戳著他回的那行字,恨恨的問: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你到底在說什麼?!寫了奇怪的話,又不肯解釋,害我整晚都在想這件事……什麼叫『我是你的王子』?」
「是『我的胡蘿蔔王子』。」他糾正。


***

 
蔬果王國,這個充滿著全世界蔬果精靈們所在的國度,在這國家,可不是隨隨便便的所有蔬菜都混雜在一起生活。這裡也像是人類世界般,有著國王、皇后、王子、騎士、平民等等……是一個有著秩序的國家。
每種蔬果都有精靈守護,那些精靈們就是這個國家的成員。
這個國家裡頭,有著高貴的哈蜜瓜國王、和藹可親的蕃茄皇后,以及受歡迎的西瓜大王子、讓人喜愛的草莓公主與蘋果二王子,還有……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充滿著憂鬱的紅蘿蔔三王子。
沒有人明白,應該快樂無憂的王國中,為什麼會有個王子,每天都憂鬱的像遇著寒冬那般的痛苦——絕大多數的蔬果們都是討厭寒冬的,因為那對於他們來說,那可是件阻礙生長、又讓他們身體難受的一件事情。
在蔬果王國中,四季總是如春般的美妙,而精靈們也總是無憂無慮,對於這些精靈來說,那個總是臭著一張臉,看著天空、看著書本、拔著草看起來不開心的紅蘿蔔王子,是他們難以理解的一條特殊的紅蘿蔔。
精靈們覺得,他們受到上帝獨特的厚愛,個個成為一族中,獨特擁有靈魂的精靈,在王國裡,遠遠觀看著人間的同伴,像個守護神般的保護著那些蔬果的豐收,是件了不起的事情,在這邊沒有會吃他們的人類、而他們又每天生活得快樂,到底,有什麼會讓王子憂鬱、不快樂的?
何況,被選為王族的精靈,可都是了不起的呢。
身為王族的蔬果精靈,代表的不只是他們營養成分的重要,更是代表了他們受到上帝的喜愛,他們住的地方更與一般的精靈不同。
那是座有著翡翠綠如同青椒般色澤城牆的城堡,城堡的屋頂是雪白的,像是條最美麗的白蘿蔔顏色,哈蜜瓜國王的王座甚至是陽光般金色,而且生活在當中的王族們,他們更可以擁有觀看人間的自由權。這些王族們,他們可以隨時從王宮中的大水池,看看人間的作物收成、看孩子們大人們,挑選蔬果的模樣——那可是蔬果精靈們最喜歡看的事情了。
畢竟,被食用,可是上帝給予他們的目的呢。
王族可以任意的觀看,不像一般的精靈一樣,總是得靠著修練,一天就瞧那麼幾下。
這些種種又種種,就是讓其他精靈們不解,為何紅蘿蔔王子,會不快樂的原因。
殊不知……就是這樣的特權,讓紅蘿蔔王子感到憂鬱的原由……
他很憂鬱。
 
蔬果王國中的貴族精靈三王子——紅蘿蔔王子現在非常的憂鬱。
城堡的庭院中,王子正在中央那個湛藍色的水池旁,直盯著水面看。
水面上正飄盪著一個影像,那是遙遠的人間界,影像中一個金髮的孩子正哭鬧著不肯吃掉盤子中紅蘿蔔的影像,孩子的母親正傷腦筋的看著小朋友,苦苦的勸著他快些吃下。
已經修練為精靈的蔬果們,可以變化成人類般的模樣,而紅蘿蔔王子有著紅蘿蔔色澤般的頭髮,白皙的肌膚,還有著翠綠色的眼睛,說不上特別英俊,但還不錯的外表。
這樣的王子正蹲在那個上帝給予的獨特泉池旁,看著人間界的孩子。
紅蘿蔔王子看著泉池中的影像,他恨恨地拔著腳旁的草。
「這小孩真是太不乖了……」
討厭的小孩,挑什麼食!他可是很營養的,對眼睛又好,給你們這些人類吃可是天大的福分呢,居然挑食!快吃下啊,沒看到你媽媽很困擾嗎?這樣怎麼長大成為一個好孩子!居然還嫌我的味道難聞,真是太可惡了……
小孩的母親最後屈服於他的哭鬧,將紅蘿蔔給倒掉了,王子氣的跳起來,將影像收起,忿忿地跑回了自己的房中。
就在他奔回寢宮的一路上,葡萄精靈看見他一臉不快樂,禁不住驚訝喊著他。替花兒澆水的奇異果精靈也訝異的問著,「殿下,您怎麼了啊?」
沒怎麼了!只是又看到討厭的事情而已!
差點大吼出聲,但是紅蘿蔔王子忍住了,他可是貴族、他可是被上帝選出來的呢,不會亂發脾氣的……緩下腳步,對著關心他的精靈們,王子搖頭,他什麼也沒說,只是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寢宮。
紅蘿蔔王子的寢宮是在城堡中的一角,走過一片繁花遍布的小花園後,就是他的寢宮。
雖然說是王子,但是其實連國王跟皇后兩人,住的地方也是很簡單的,同樣都是精靈,身為王族也不過就特別那麼一點,除了一部分幫忙的精靈外,沒有任何一個王族是要別人多照顧的。精靈們跟人類比起來,可是無欲無求的。
王子眼見四周都沒人了,在外頭隱忍的情緒,這才爆發了,氣呼呼的把自己裹到棉被中,王子好難過。
是啊,他很難過,為什麼為什麼,人間們喜歡吃紅蘿蔔的孩子那麼少?甚至連好多大人,甚至是老人,都不喜歡他呢?
 
紅蘿蔔有什麼不好,他可是容易生長、又營養滿分,而且對眼睛很好的蔬果呢!猶記當得初蔬果王果國被上帝創造出來時,被選為貴族一份子的他,是多麼的得意高興……可這份愉悅,最後也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失了……
王子想,為什麼要選擇我呢?
他沒有哈蜜瓜國王那樣甜美的味道、香氣,更沒有番茄皇后那樣被世人所讚譽的營養,也沒有西瓜王子那樣的平易近人,草莓公主那樣受著世人的寵愛,蘋果二王子甚至是幾乎沒有人討厭的水果……我只是條討人厭的紅蘿蔔而已。
甚至連變化出來的外型……
爬起來看向床前鏡子映照出的身影,紅蘿蔔王子知道,自己沒有比其他貴族變化出來的外型好看。
連法力,他也是貴族精靈中,不算是數一數二,但也數三數四的弱了。
「討厭死了……」悶悶的將自己捲回被子裡,他不想要在意這些,所有的精靈們才沒有像他一樣,計較這麼多的,但那是因他們,沒有像自己一樣啊……如果他們跟我一樣,就知道我有……
「哎呀哎呀,性格不好的紅蘿蔔王子又在自怨自哀了,啾啾啾。」一聲清脆的鳴叫傳了過來,那熟悉的聲音讓王子跳了起,一抬頭,就見一隻有著天空藍,翅膀尾端帶著嫩黃的小鳥在窗檯前跳來跳去。
「紅通通的王子、胡蘿蔔王子,總是討厭自己。啾!」小鳥正用著譏笑的口吻放肆大唱著。
「吵死了!臭傑!」王子拿起抱枕丟向這隻叫傑的小鳥,傑優雅的閃過,拍著翅膀毫不在乎的飛到王子的頭上。
王子揮手撲向小鳥,只見他飛來飛去,好不快活。
「哎呀,我是看你不開心嗎……所以特地來給你安慰的呢!」小鳥得意的抬高牠的小脖子,「你看你,身為貴族的精靈,還這麼容易受到打擊,怎麼可以呢?你都不知道那些每天沒事做的精靈們,最近的興趣就是在談論你呢。」
「什麼?」聽到這樣的話,王子愣住,手上的動作也停下了。
「你都不知道啊?不就是,聽說最近王子又在泉池旁嘆氣了……聽說他今天晚餐吃的可少呢……哎呀哎呀,大家好關心你呢!」在王子頭上轉著圈,啾啾叫個不停,這些話讓王子更是心煩。
「你、你……」王子扁了扁嘴,他知道大家很關心他,可是這樣的煩惱,對許多精靈來說,根本不算煩惱。
蔬果王國的精靈們絕大部分都不會去在乎人類們對他們的討厭,或喜歡。
像紅蘿蔔王子這樣在乎的人,想必找遍全王國恐怕也只有他一個啊。
「不過,我看你的煩惱也不算什麼啊。」小鳥歪了歪頭,毫不顧忌的停在王子頭上,「啊……說到這個,我最近聽森林裡那棵老楠木婆婆說,聽說翻過七座山,越過三條小河,在王國的邊境,最近搬來了個魔女呢。」
「魔女?這又關我什麼事……」王子問。
「聽說,她是很厲害的魔女呢!」小鳥抬起頭,啾啾唱了幾聲,「聽說她可以幫人實現願望哦,你知道有顆覺得自己本來形狀長得不好的青椒去找了她嗎,魔女幫他變得漂亮多了呢!這麼厲害的魔女,想必可以幫人解決很多事情吧……」
王子驚喜地從床上爬了起來,一把抓起傑,令牠尖叫起來。
「她在哪!在哪!」
「哎喲你幹嗎那麼急!嚇死我了!我的翅膀!你這樣還算王子嗎,啾!」傑伸長了脖子叫個不停,太恐怖啦,早知道不要跟你說了。
「帶我去找她!」王子雙眼閃閃發亮,期望的看著手中的小鳥,「如果她可以幫我讓孩子們在喜歡我一點的話……」
「啾,你別急啊……」



***


「什麼鬼啊……」王子闔上繪本,喃喃自語。
「你不覺得很像嗎?那個王子。」他輕快的說。
王子不知道為什麼,對「你是我的胡蘿蔔王子」這句話介意的不得了,都說隨便寫寫的,還是抓著他硬要他解釋清楚,王子的固執個性,他總算長了見識。
被纏到沒辦法,小馬鈴薯只好回宿舍拿出《開花的馬鈴薯》這本繪本,對王子說:你看過就知道。
王子沒翻幾頁就不想看了,瞇起眼睛把他從頭到腳掃過一遍,又將手背貼上他的額頭。「小馬,你還好吧?這麼大的人了還在看繪本。」
他並不在意王子話語中的嘲諷,淡淡的說:「我小時候很挑食,幾乎所有的蔬菜都不肯吃,所以姊姊送我這本繪本,那時候……」回想起遙遠的過去,小馬鈴薯嘴角浮出微笑,「姊姊一邊說故事,一邊拿這些蔬菜給我吃。胡蘿蔔、馬鈴薯、青椒、牛蒡……因為這樣我開始不那麼討厭蔬菜。這本可是讓小孩子喜歡上蔬菜的好書。」
他寶貝的撫著書面,神情有些遺憾。「只可惜國中時跟大哥鬧脾氣,把姊姊送我的書都扔掉了。這本是後來才買的,算是一個紀念吧。」
「紀念?」
他搖搖頭,「沒什麼。」
王子最討厭人家說話吞吞吐吐、不乾不脆,立刻發起脾氣。「哪有人像你這樣說話的!是不是男人啊,把話給我說清楚!」他一拍桌子,桌上的餐具跳起,筷子湯匙碰撞發出的聲響,惹來周圍顧客側目。
他們在學校附近的一間家日式麵館吃午餐,因為回宿舍拿繪本浪費掉不少時間,餓肚子的兩人趕去學生餐廳時,能吃的東西已經所剩無幾,正好他們下午都沒有課,於是王子便拉著小馬鈴薯到學校外頭吃飯。
他是極不願意的,日式麵館沒有馬鈴薯料理,王子興高采烈的點了店裡的新品:海鮮胡蘿蔔麵,他只好隨便叫個招牌拉麵。
一頭紅髮,如火焰般張狂的氣勢,王子的大名可說響徹校園,附近餐桌吃麵的學生,一見發出噪音的是他,紛紛把頭轉到另一邊,免得受到牽連。王子不只嗓門大嘴巴爛,有力的拳頭出手也毫不猶豫,沒人敢挑戰他的壞脾氣。
王子脾氣雖差,但不算壞學生,功課中上,也沒惹過什麼大麻煩,之所以出名,主要還是因為樂團的人氣。
「就真的沒什麼……」他無奈的吸了一口麵,「所以,我的意思就是,覺得你跟繪本《開花的馬鈴薯》裡頭的胡蘿蔔王子好像,大一的時候,你在班上說:希望大家都能知道胡蘿蔔的好,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……從那時候我就一直注意你了。」
一口氣說完,他低頭喝湯。
王子睜大眼睛,看著他,臉上的表情很微妙,氣悶中夾雜著無奈。反覆張了張嘴,終於說:「你……都是這麼跟人說話的?」
「有問題嗎?」他不解。
「沒……應該是沒有。」王子揉揉額角,很受不了他。「這種說話方式很容易讓人誤會。」
「是喔?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,從小大到就是用這種方式說話。可能他的表達能力真的哪裡有問題吧,否則怎麼老是交不到什麼知心朋友。
王子翻個白眼,懶得理他,埋頭悶悶的吃自己的胡蘿蔔麵。
他聽過墨魚麵、蕃茄麵、菠菜麵……胡蘿蔔麵倒是第一次見識到,看那紅通通的麵條,裡頭不知道加了多少食用色素跟香料,明明就是和蕃茄麵差不多的東西,王子卻在看到菜單時興奮得像發現什麼寶藏,招手大嗓門的要老闆立刻來一碗。
這人真的很喜歡胡蘿蔔呢……
王子突然不吃了,「你不要一直看著我然後突然笑出來啊!」抖著嗓音,怪聲怪氣的。「……而且還笑的那麼溫柔。」
他摸摸嘴角,這才發覺自己真的在笑。「喔,我覺得你很可愛。」他說得很直接。
「你、」王子猛地站起,將筷子重重摔到桌子上,怒瞪著他,眼中蘊著兩團火。「你別太過份了!」
「你可別想走,我們還沒付錢呢。」一點也不在意對方的怒氣,他語態平淡,純粹陳述著事實。
「很好、很好……」王子深吸幾口氣,這顆小馬鈴薯莫非是命中剋星?因為人家無心的幾句話就在意的半死,偏偏對方總一副事不干己、雲淡風清的樣子,怎麼能不嘔死自己?!
「算了,懶得理你!」王子氣悶的坐下,把麵碗一推,不吃了。

王子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,不一會,又跟他聊起樂團,主要是囑咐他這經理該注意的事情。
「最重要的,別亂動我們的東西,尤其是樂器,弄髒弄壞了我們可是會跟你拼命的!」
王子用「我們」這一詞,儼然就是把小馬鈴薯當成外人,不過他並不在意,已經習慣跟他人的這種相處模式。或許,學生生涯就會這樣結束了吧,沒什麼知心朋友、沒什麼感動回憶,其實也無所謂,他一點也不在意……
他點頭,「然後呢?」
王子又繼續說:「除了打掃,你還要幫我們買便當買飲料,鳩海不能吃太辛辣的食物、也不能喝氣泡飲料,嘎哩口味很重,超愛甜食……」
王子一面說著,他們一面到櫃臺付帳,收下找零,看王子說得眉飛色舞,他低下頭摸摸肚子,吃得很飽,可總是有那麼一些不滿足。
果然,一餐沒吃馬鈴薯還是很不習慣。
「我想吃薯條。」說著,他就往兩條街外的M字招牌走,「先掰掰。」
王子兩三步追上他。「你去哪啊?!」
他指著M字招牌。
「吃薯條?你還要吃呀?!吃這麼多高澱粉的東西,你怎麼會那麼瘦?!班上的女生會嫉妒死你。」
「有嗎?」他捏捏自己的腰,不覺得哪裡瘦了。
「拜託,你這樣很瘦耶。」王子伸手往他肩膀搭,一摸就是硬梆梆的肩骨,「你看你看,都是骨頭,吃到哪去了?」
「我只是骨架比較小,其實身上都是肉。」說著,他掀起襯衫下襬,要王子看他軟軟的肚子肉。
王子立刻別過頭,耳根微微泛紅。「不用給我看!」音量又拉大了,「你也聽到那女賤人怎麼說我的吧?!我可是同性戀……你不怕我強姦你?」
他認真的思考了一會,「最好不要,我會去報警,然後我哥會把你殺了。他是個古板男。」
王子挫敗的垂下肩膀,「……不用那麼認真回答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」他把襯衫紮好,扭頭問:「你也要吃薯條嗎?」
王子已經懶得跟他說什麼了。



他們什麼時候會開始唱歌呢?
他沒有收到鳩海的簡訊,幾天後,打手機通知他樂團要排練的人是王子,原來那天他們都忘記跟他要聯絡方式了,還是王子找上班代,才得知他的手機號碼。
通知來得有些晚,那時他已經回到宿舍,接到王子的電話急忙趕來時,他們好像已經把校慶要表演的曲目練唱過一遍,正在討論表演的細節。他插不上話題,只好站在門邊看。
幾人討論了一會,終於注意到社辦多出個活人,王子不怎麼有禮貌的用鼓棒指著他,懶洋洋的說:「馬鈴薯,小馬,我們的新經理。他是我們班的。」
「你們好。」他怯怯的對眾人微笑。
除了嘎哩,其他人的態度都頗為冷淡。嘎哩對他揚著可愛的笑臉,「你好,我叫嘎哩,是吉他手。」
嘎哩向他一一介紹著眾人。「這位你之前見過了,鳩海,我們的vocal。」
「vocal?」
「主唱啦。」王子為他講解,「嘎哩不要欺負外行人。」
鳩海對他點了點頭,目光卻停在手裡的歌譜上,沒怎麼說話。後來他才知道,鳩海這兩天感冒,嗓子不太舒服,所以盡量不開口。
「keyboard,簡稱KB,也就是鍵盤手。」嘎哩將綁馬尾的高大男生拉到他面前,「他叫阿K。」
阿K穿著一件無袖T削,手臂上肌肉勻稱,臉色很冷,感覺不太好相處。
「你好。」
「嗯。」阿K對他略微頷首。
「別看他這樣,其實這傢伙是個大媽個性的雞婆男,標準的面冷心熱,小馬你不用怕他。」王子坐在他的套鼓中,百無聊賴的趴在鼓面上,晃著一支鼓棒對著眾人指指點點。
被王子這麼說,阿K下一個動作就是捲起手裡的樂譜扔過去打,王子頭一歪輕輕鬆鬆的閃過。「惱羞成怒啦阿K媽——」
嘎哩搖頭苦笑,繼續說:「這位,」一旁戴耳環的男生對他揚一揚手,「唷!」了一聲,「bass,貝斯手,明矢。」
「晚上好!」明矢晃頭晃腦的說。
「這小子是瘋的,別理他,靠太近會被傳染白癡病。」王子再次加註解。
明矢對於王子的話只是直笑,似乎很滿意別人稱他白癡瘋子。
「而你同學是鼓手,不用介紹了吧?」嘎哩說。
他點頭,看向王子,對方咧著嘴露出白牙,對他神氣的挺起胸膛,他這才注意到王子打著赤膊,上半身的肌肉與阿K有的一拼,尤其是肩膀到手臂的二頭肌以及胸肌,鼓鼓的像一顆顆大馬鈴薯。
「這傢伙是桶炸藥,一點星火就會爆,小心點。」阿K冷冷的說。
明矢也說:「脾氣火爆,囂張任性,小馬你記得離他遠一些,免得跟他一樣討人厭!」
這兩人連成一氣,一起反譏回去。
「怎麼?想打架嗎?!」王子一摔鼓棒,衝了過來。「明矢你這頭蠢驢,腦殘白癡智障大便……」
「總比混蛋好。」
沒說幾句,明矢跟王子兩人就吵了起來。
「你們真是的,都沒剩多少時間練習了還玩。」嘎哩無奈的勸阻著。鳩海揉揉額角,忍耐力似乎即將破錶。
這幾人吵個幾句後,又繼續一開始的討論,朋友之間打打嘴砲沒什麼的。小馬鈴薯靜靜的看著他們,這麼的熱鬧、這麼的默契,他們是一個團隊,而自己只是意外加入的局外人。
一向如此,他不在意。
垂眼看著自己的衣著,比起其他打扮得宜的同學,他總是一套簡單的短袖襯衫與洗褪色的牛仔褲。純樸的南部小孩,到繁華的北部念大學,這麼多年來,對於北部濕熱的氣候一直不習慣,他想是因為馬鈴薯屬於高緯度植物的關係。
除了愛吃馬鈴薯,他沒多大的嗜好。對於「咖哩小辣」的這些人,心中不免羨慕。
他們揮霍、享受年輕,將夢想寄託在搖滾歌曲中,演唱出像王子這般肆無忌憚的笑容。
他完全不懂音樂,更別說樂團……那麼當時為什麼會答應呢?
第一次,有人主動邀請他參與什麼,就算王子那時候是迫不得已的,但這舉動,對他來說別具意義。
眾人討論的熱烈,他插不上話,又不想枯站著發呆,於是輕輕的把門推開,要幫他們買飲料。
文藝大樓後門出去,走一段路就是學生餐廳,裡頭有兩間超商。他在飲料櫃前猶豫一會,決定給愛吃甜的嘎哩買新出的水蜜桃果汁,必須保養嗓子的鳩海買金桔檸檬,阿K跟明矢是安全牌的罐裝綠茶……發現竟然有胡蘿蔔汁這種飲料,不用說,當然要買給王子。
他提著五罐飲料回到社辦,裡頭的人又開始吵架,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離開。
「這裡節奏要加快才有力道,跟不上是你們的問題……」話說到一半,王子看向他。「小馬,你跑哪去打混了?!」一副責問的口吻。
但小馬鈴薯一點脾氣也無,反而很喜歡王子這樣的語調,至少對方注意到自己,其他人似乎聽王子這麼說後,才發覺他剛剛離開了一會。
他將飲料放在一張椅子上。「我去幫你們買飲料……不合口味再跟我說。」
「正好,口好渴。」明矢說,接過他給的綠茶,咕嚕咕嚕的灌下一大口。
阿K淡淡的說聲「謝了」,也對綠茶沒有意見。果然是安全牌。
從他手裡拿過水蜜桃汁的嘎哩,笑得很可愛,獻寶似的拎著水蜜桃汁在鳩海面前晃。「你看你看,我就是說這個,甜甜的很好喝呀。」
鳩海正要扭開金桔檸檬的瓶蓋,卻突然被嘎哩抽走。「不行,你在感冒,要退冰才能喝!」嘎哩把金桔檸檬舉得高高的。
「渴啊。」鳩海輕嘆,聲音聽起來的確有些沙啞。
手裡還有一罐胡蘿蔔汁,王子看著鳩海跟嘎哩的互動有些恍神,沒來領自己的飲料,他只好主動拿過去給對方。
手橫越套鼓,他將飲料罐遞到王子面前,王子正看得出神,沒有注意到他,冷不防的被飲料冰到,肩膀一抖,「你幹嘛?!」瞪向他。
他覺得莫名其妙。「你的。」將飲料罐塞進王子手中。「要吸管嗎?」
王子摸摸被冰到的臉頰,看著他,然後搖頭,「怪人。」注意到手裡的飲料是胡蘿蔔汁,王子眉宇間的抑鬱消散,換上一張笑臉。
「寶貝,你太貼心了,這可是好東西呀!」王子誇張的嚷著,捧住他的臉頰,越過套鼓,在他臉上重重親了一口。
有些刻意的。
身後傳來明矢的口哨聲,其他人好像都傻住了。
王子比他高半個頭,此時正瞇著眼,目光些許的挑釁,卻不是看他,卻不是看著任何的方向,他目光的焦點一直是鳩海。
你在發抖……他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。用手背抹掉臉上的口水,抬手,姿勢彆扭的在王子火一般顏色的頭髮拍了一拍。
「不客氣。」
「你、……」王子瞪大眼,轉向他的雙眸裡,怎樣的情緒一閃而逝?
他移開腳,轉身收拾塑膠袋跟明矢一口氣喝完的空瓶,走過嘎哩身邊時對方多看了他一眼,像是種求助訊號。小馬鈴薯不解,這是他們三人之間的問題,嘎哩能期盼自己什麼?
「咦?你沒有喝嗎?」王子問著,飲料的瓶口還抵在嘴邊。
這句話之後,他們之間的氣氛又恢復成原先的輕鬆自然。
王子是在問他,所以他回答:「嗯,我好像忘記買自己的。」光顧著苦惱這些大爺要喝什麼,竟然忘記自己也正渴著。
「這樣呀,沒關係沒關係,來來來,看在你是我的好同學好兄弟的份上,我大發慈悲的分你幾口。」王子對他招手,見他不理會,於是燦笑著起身,湊到他身邊。
「來嘛,胡蘿蔔素,養顏美容喔!」王子攬著他的肩頭,將自己喝過的胡蘿蔔汁塞到他嘴邊,「寶貝,來,張嘴。」
他扭過頭死命推拒。「不要,我不想喝……」噁心死了。這句話沒敢講出口。
吃蔬菜跟喝蔬菜的意義還是不同的,他喜歡馬鈴薯但也不會去喝馬鈴薯汁,胡蘿蔔汁就更不用說……
「給我喝!」王子發起狠,捏著他的脖子強迫他轉向自己,「我不原諒任何歧視胡蘿蔔的壞小孩!」王子咬牙切齒的在他臉頰旁噴氣。
「這跟歧視無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王子硬將瓶口塞進他嘴裡,強而有力的手臂穿過他的腋下,夾著他,讓他無法掙脫。
略帶苦腥味的胡羅蔔汁被灌入口腔,他皺著眉,手肘往對方胸口猛垂,掙扎間瓶口磕到牙齦,他嚐到一絲血腥味,心中更是不快。
「別玩了。」鳩海沙啞著嗓音勸道。
鳩海這麼一說,王子才放開手,握著飲料瓶雙手高舉,氣息有些急促。
剛剛王子一直貼著他的臉,對方的呼吸在他臉上留下一片水氣,他用力抹掉,張嘴輕按自己的牙齦,指尖果然沾上淡淡的血花。好痛……他抬眼瞪向一臉囂張的王子,嘴唇還微微張著。
王子一怔,舔舔嘴唇,嚥了抹唾液。「知、知道我的厲害了吧?!不愛吃胡蘿蔔的壞小孩都要受到懲罰!」語氣與平時相比,氣弱不少。
他一臉無辜,「我不討厭胡蘿蔔啊……挺喜歡的。」但搾成汁真的很噁心。
「慘了!小馬,你說了禁句唷。」發話的明矢雙手環胸,嘿嘿地笑著,看好戲貌。
「什麼意思?」
還沒反應過來,王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兩眼放光。「真的嗎?真的嗎?你喜歡胡蘿蔔?!」
「……僅次於馬鈴薯。」這句該不會也是禁句吧?



或許他被綁架了?
一說出「我喜歡胡蘿蔔」這句話後,一臉興奮的王子二話不說,丟下樂團的練習——反正鳩海感冒也沒辦法練——拉著他,把他架上自己的機車。
直到機車「轟!」的一聲衝出去,遠離校園,小馬鈴薯才赫然想起自己應該反抗,但現在要跳車也已經來不及。
王子的車速跟個性一樣,又急又躁,直逼交通規則的規範限速。他原本是兩手搭在王子肩膀上,可王子突然在紅燈前來個緊急煞車,他像一袋馬鈴薯往對方背後撞,手也鬆了。
王子回頭吼道:「抓好!」
還能抓哪呀?!機車再度往前衝,情急之下他只好去勒對方的皮帶。王子的車頭一偏,在馬路上蛇行了一小段,不知故意還是意外。
「你要帶我去哪裡?」他拉高音量問。
王子側過頭,笑道:「寶貝,請你吃飯呀!」

吃飯?最好是啦……
機車停在一家美式餐館前,餐館外的廣告布條上寫著:兩人同行,一人免費(限沙拉吧)。這行字。
王子把機車停好,他將安全帽遞給對方,指著布條上的字問:「你說的請客,該不會是這個吧?」
「對呀。」王子輕快的說,「買一送一耶,我『校想』好久了,可是都沒有人願意跟我來吃。」
我也不願意啊……他想,開始後悔自己怎麼不跳車。
他確定王子沒有惡整他的意思,但當他們被服務生帶到座位上,王子連瞄也不瞄菜單就說:我們只要沙拉吧。服務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,收走桌上的餐具,並要他們「請慢用」。這時候,小馬鈴薯真的有被對方惡整的感覺。
他很少有機會跟同學一起吃飯,心裡雖然高興,但面對王子這種人,高興的心情中就還夾著點無奈。
「沙拉吧啊……」他可是發育中的正常男性,只吃青菜會餓死的。
「這裡的沙拉吧很讚的!」王子不理會他一臉喪氣的模樣,逕自走到餐館中間的沙拉吧台,端著盤子飛快的夾取裡頭的青菜。
王子一手一個盤子,都裝得滿滿的。「來吧,胡蘿蔔伙伴!」他把盤子放到餐桌中間,一盤是胡蘿蔔與白蘿蔔絲佐油醋,一盤是胡蘿蔔跟小黃瓜條,疊得跟小山一樣高。
王子又跑過去盛了一大盤水煮胡蘿蔔丁與青豆,淋上千島沙拉醬。他完全能明白「這裡的沙拉吧很讚」的意思……
「你是兔子嗎?」他問。
「我是兔子爺。」王子一臉認真的回答。
他想了一下才明白王子所言不假,「這樣啊。」拿起叉子考慮要先吃哪種胡蘿蔔……雖然看起來都差不多。
「你的反應還真無所謂……我說小馬,你要是不爽我的話,直接說啊!覺得我很噁心或是討厭我,我都不在乎。」王子的表情看起來像要動怒。
何必這樣呢……這人真的很可憐呢。他想。
「我沒這麼想過。」他淡淡的說,「你不需要對我發脾氣。」
他看得出來,這個王子跟他的「胡蘿蔔王子」好像,總用發怒來掩飾心裡的不安,以為大吼大叫就能吸引那個人的注意。
王子無語,看著他又是搖頭。「怪人……你真的很怪,真的……」
他拿了一根胡蘿蔔條放進嘴裡啃,證明自己確實也喜歡胡蘿蔔。「你對胡蘿蔔很狂熱,你的手機吊飾該不會也是胡蘿蔔吧?」
王子從口袋裡掏出手機,上頭真的掛了一個黏土捏的胡蘿蔔公仔。「有馬鈴薯造型唷,你要不要?」
「我要!」他想也不想的回答。
王子哈哈大笑,用叉子捲起一陀紅白蘿蔔絲,放進嘴裡。「沒資格說我,你這個馬鈴薯魔人!」
說到馬鈴薯……「我可以不讓你請嗎?我想吃鋦烤馬鈴薯。」
「噗!」王子拍著桌子,笑得肆無忌憚,發出像是折斷芹菜那樣清爽的笑聲。「哈哈!沒關係,我請你,你想吃什麼我都請。」
他毫不客氣,點了薯條、漢堡排跟鋦烤馬鈴薯,王子看他這樣,也不落人後的叫了烤肋排跟潛艇堡,結果根本沒有省到錢。
這家餐廳的口味濃重,分量很大,兩個餓肚子的大男生三兩下就把送上來的餐點一掃而空,我吃你的肋排,你偷挖我的烤馬鈴薯,兩人像是認識已久的多年好友,邊吃邊鬧嘴角都帶著笑。
「嘎哩是我的國中同學,我國中時偷偷暗戀著他,他可以算是我的初戀。」王子喝下一大口啤酒,悶悶的說。
「因為他,讓我發現自己的性向,我一直不知道嘎哩也是……上了大學,我先是認識鳩海,被他吸引,因為他開始玩鼓……要正式組團時我才知道,嘎哩跟我們同校,鳩海和他也認識,他們從高中時就走得很近。」
玻璃杯重重的落在桌面,將桌上的餐具震得跳起,發出一連串杯盤的撞擊聲。「我很不甘心!你不覺得很嘔嗎?……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吃胡蘿蔔?我有什麼不好?!——我很好啊!為什麼?!」
王子只是,希望能有個人喜歡自己罷了。
王子喝得有點多,晃頭晃腦的,下顎幾乎要貼在桌面上。「是啊,你很好。」他拍拍王子的紅髮,火焰的顏色,暖暖的。「你很好、很好。」
「歧視胡蘿蔔的壞孩子都要受到懲罰!」
「是呀,他們真過份,胡蘿蔔明明是很營養的蔬菜。」他順著王子的話說。
排名國人第四討厭的蔬菜,穿著暴躁的紅色外皮,怒騰騰的繃著臉,固執又難咬。在他很小的時候,也總是把這個蔬菜推到盤子的角落,哭鬧著不想吃。
但他已經過了會挑食的年紀。
「我喜歡胡蘿蔔,但我討厭山葵跟苦瓜。」他說。
「這麼一說……我也很討厭韭菜跟青椒……」
想起前陣子的那個「國人最討厭的蔬菜排行榜」,兩人都笑了。

他們是小小的植物。
他們都希望有人能喜歡最天然的自己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21:13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20-4c7dc951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