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芬布爾之冬》--06

 《芬布爾之冬》‧06

註:此篇略有暴力/血腥場面,不適者慎入。





        電梯沒有電力能運作。

        冬青懊惱自己忽略這個環節。他撬開電梯門,考慮該如何下去一樓。
        助理將女看護放到地上,反覆地探她的鼻息,「怎麼會……她竟然死了?!怎麼會……」他難以置信的呆坐在一旁。
        冬青靠過來,推開助理,伏在女看護胸前。沒有呼吸、聽不到心跳聲……這人已經死亡,但怎麼可能?右手骨折、臉部抓傷破皮,或許有細菌感染,但誰會因這種程度的創傷喪命?
        吃人狂、屠殺、離奇的死亡,眼前發生的事態過於詭異,冬青完全沒有頭緒。
        遠處的走廊亮起機槍的火星,分不清那個方向傳來淒厲尖叫聲,沒有時間思考了,他必須立刻裡開這裡。
        「把她留下,你跟我來。」冬青以不容否決的語氣說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電梯無法搭承,只好挪開送餐車廂沿著電梯井往下爬。他與助理合力將整個車廂往上扛,拿東西卡住。
「不確定一樓有沒有警衛,我先下去察看。」冬青抓著鋼纜扯了幾下,確認送餐車廂不會突然滑動。
「那我怎麼辦?」助理緊張的拉住冬青,害怕一個人留在黑暗中。
這人的膽小無用令冬青感到煩躁,他甩開手,冷淡的說了句:「先在這等。」
然而,冬青可不打算再帶著這煩人的實驗助理,對方說不定會拖累自己。下樓後他決定直接去找維塔厄。
冬青鑽進電梯裡,失去照明,狹窄的電梯井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。無法判斷與地面的距離,他攀著鋼纜慢慢往下滑,不一會,雙腳踩到電梯底層的緩衝器。站定後手往前摸,從內側扳開電梯門。
        外頭有些許光線射入,他爬出電梯井,透過廚房的玻璃窗瞧見走廊上的某個房間鑽出火苗,火光照亮周圍。
廚房內充斥斷斷續續難以分辨的細碎聲響,若硬要形容,很像是咀嚼聲。他沒有在意,一心想著得去找維塔厄,見走廊裡空無一人,因此放鬆了警戒,未仔細觀察周遭就從電梯口跳下。
忽然的,聲響瞬間靜止,冬青頓時心裡一顫,渾身發寒。
        先前被櫥櫃擋住未看清楚,他現在才發現廚房的門沒關起,有七、八個人蹲在門邊,他們圍著一具屍體,爭相搶食死屍的內臟。
這幾人裡,有的手戴腕環、也有的穿著研究員的袍子,還有一名是警衛。他們每個人的神情空洞呆滯,身上有著程度不一的傷口,那警衛竟然半張臉被咬爛了,露出帶血的頭骨。
        聽見冬青的腳步聲,他們全停下搶食,起身搖搖晃晃地靠近,像是一群被生肉吸引的餓犬。
        被他們吃食屍體的模樣嚇住,冬青抄起架子上的菜刀就往最靠近他的一人砍去。那人完全沒被揮動的刀刃嚇退,連一點防禦的反射動作都無,表情呆滯直直的走向他。
他揮刀砍對方的手,菜刀切開白袍砍進肉裡,幾乎要把整支手斬斷,然而對方仍是不斷逼近。
「見鬼!」
冬青詫異萬分,這人是怎麼回事?難道他沒有痛覺嗎……而且那臉被咬爛的警衛,看他的傷勢,應該不可能活著才是,為什麼他還能動?
其餘幾人也接連聚集過來,一群面色死白,嘴邊沾滿未乾血液的怪物將他團團包圍。冬青瞄了一眼門口,要離開廚房就得突破這幾個食人怪物,可是要怎麼才能殺死他們……他們殺得死嗎?
        遭遇未知事物的偌大恐懼感籠罩住冬青,他無法冷靜思考,面對這群模樣駭人的怪物,喪失了反抗的勇氣。冬青一連往後退,退到牆邊。
        「喂喂!我可以下去了嗎?」電梯口傳出助理的聲音。
        這群怪物被聲音稍稍分散注意力,見他們轉頭看往電梯口,冬青隨即撲衝過去,奮力撞開其中一人,朝門口狂奔。
        出口近在眼前,猛地他腳踝一緊,有股力量捉住他的腿。
        低頭一看,抓住他的居然是先前被怪物們圍住搶食的那具屍體,死屍的內臟全被吃空,全身亦多處見骨,卻是大大睜著白濁的眼,以唯一與身體的相連的左手抓著他。
        「放、放開我!」他奮力踢開,死屍的手與身體受力分離,可那隻手仍緊抓在他腳踝上,末端還連著些許肉絲。
        他得竭力忍耐才不至於放聲尖叫。
        這時身後那群怪物已經追至,他順手拿起個不鏽鋼覘板打過去,其中一人的臉被他整個砸塌,眼珠子爆出,卻還是伸長手臂抓來。
        「別過來!你們這怪物!」
這群怪物看似動作遲緩,可一旦發現「獵物」,卻能瞬間爆發出力量,好幾雙手死死的捉著冬青,一人從後方擒抱住他,怎麼掙扎都甩不開。
        一張張猙獰的臉遮蔽視線,怪物們互相堆擠著,個個張大了嘴要咬他。當下冬青相信自己會喪命在此,而且是被活生生咬死。
        不!他不能死!怎麼能丟下維塔厄死去。
        冬青弓起背,身體重重往後撞,將擒抱住他的那人撞向工作臺,但這些沒有痛覺的怪物不會因此鬆手,仍是緊抓他不放,而後冬青絕望的發覺雙腳也被他們給捉住。
        維塔厄……他閉上眼,腦海浮現戀人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死亡前的劇痛並未降臨。
        箝制的力道倏然鬆開,包圍他的怪物們被某種更大的力道拽離,耳邊響起一陣令人膽戰心驚骨頭斷裂聲,以及野獸低嘯般的嘶啞鳴吼。
        雙手護在頭頂,戰戰兢兢地睜開眼,搖晃的火光中,放眼望去周圍遍地四分五裂的肢體,攻擊自己的怪物們竟在瞬間全被撕成碎片。
而即使已成肉塊,那些怪物仍試圖接近他,失去半張臉、沒有下半身的警衛匍匐著爬來。
「碰!」眼角掠過黑影,一名身穿病人袍的男子跳到那警衛身前,伏下身一拳打爛他的頭,接著兇狠地撕咬他的身體。
男子的病人袍幾乎被鮮血浸透,衣角沾有不知名的肉沫。令冬青呆立在當場的並非對方的嗜血暴戾,而是這人的身影,他再熟悉不過。
唇瓣開闔,他不確定的輕喚:「維塔厄?」
        聽見叫喚聲,男子動作一頓,緩慢的回過頭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確是下落不明的維塔厄沒錯,可又有些不同。「維塔厄」雙眼充血,使得眼瞳像被染成赤紅色似的,半張著嘴嘶呼嘶呼地喘氣,牙縫裡卡著肉沫。
        他攻擊警衛屍身的殘暴兇狠之勢,令冬青聯想到先前的食人怪物,雖然對方或許是為了解救自己。
心裡湧出強烈的否定感,壓過恐懼。現下比起自身安危,他更急於確認對方真實與否。
        「是你嗎?維塔厄。」冬青探出手,欲碰觸對方。
        「維塔厄」沒有回應,歪著腦袋似是困惑。
        在指尖即將觸及對方前,「維塔厄」忽地往旁跳開,動作快得異常,冬青的眼皮只一眨,回神就發現他已距離自己好幾公尺遠。
        下一瞬間,廚房外亮起機槍發射的火星,數發子彈咻地射來,接連射穿玻璃窗再射入「維塔厄」的胸膛。
        「維塔厄!」冬青為這突然發生的變化驚叫,他趕忙靠過去察看對方傷勢。
「維塔厄」胸前的子彈孔噴出一小股鮮血,他與攻擊冬青的那些怪物似乎同樣沒有痛覺,不但沒倒下反而被開槍的警衛給惹惱。「維塔厄」原地蹬起,猶如一頭盛怒的雄獅,撞破玻璃窗撲到外頭開槍的警衛身上,一把扭斷他的頭。
        槍聲此起彼落,警衛們怒吼、咆哮,「維塔厄」如一臺攪肉機,將周圍的警衛撕碎,掘出胸膛內仍在跳動的人心吃入嘴中……
「究竟發生什麼事……」冬青駭然瞠大雙目,雙腿止不住地哆嗦,他不確定自己還踩在平地,腳下的地面彷彿開了個大洞,認知的世界此刻起崩毀。
 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7:58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106-529e9ef4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