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乘久夜

——這是條漫長且寂寞的路,由我獨自尋覓方向。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《芬布爾之冬》--03

 《芬布爾之冬》‧03




         精準的射倒距離自己最近的幾隻活屍,穆尼大步跑向裝甲車,奮力一躍跳入車箱裡。庫力奇立即闔上車門。
        「穆尼!」
        「穆尼哥!」見他平安,眾人均鬆了口氣,吉蘿上前輕抱了他一下,那位弟弟扶著腳步踉蹌的兄長,感激地向他低頭致謝。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會出現那麼多活屍?!」潔西安娜從駕駛座轉頭過來問。
        「不知道,他們就藏在草叢裡,等我們靠近……」那位弟弟茫然的搖頭。
        吉蘿不以為然的揮個手,說:「絕對不可能,誰都知道活屍不會埋伏獵物,他們沒有智商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那~不~一~定~喔~」研究員狄瓊縮在車內一角,嘿嘿的低笑,陰森的語調令人很不舒服。
眾人早已習慣狄瓊陰陽怪氣的舉止,不予理會。
「雷米,你們……」
穆尼注意到,明明已經返回相對安全的裝甲車裡,那對兄弟的神情仍然驚慌不安,尤其弟弟的臉色更是蒼白。他隱約理解到什麼,但猶豫著說出口的時機是否恰當,就沒有把話說完。
當穆尼詢問的目光與弟弟對上時,名為雷米的少年明顯的瑟縮了一下。
「……該不會?」吉蘿也察覺到了,注視兄弟倆的眼神瞬間轉為肅殺。
「不是的,我沒有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碰——」
        少年正欲解釋,上方突然傳來一聲巨響,轉移眾人對他們的注意。
「碰」的好大一聲響起,車身一陣隨之搖晃,像是有什麼東西落在車頂上。但,怎麼可能?裝甲車正以約八十公里的時速狂飆,別說行動遲緩的活屍,就連虎豹之類的野獸也不可能追及。
        下一瞬間,半個身體探出艙門的塔森被某種東西抓住並扯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什麼?噫啊啊啊啊——」
眾人連呼喊都來不及,塔森驚恐至極的嘶喊聲嘎然而止,一隻染血的手——也可能是爪子,探進艙門。一團黑影籠罩開口,逆光下,勉強辨認出那東西有著人形輪廓。
「可惡!」幾秒之間失去個可靠的伙伴,穆尼悔恨自己無力援助,他憤恨地舉起槍,往艙口連射出幾發子彈。
穆尼扣下扳機的同時,那團人影竟往後一縮,避開槍口。
見到這一幕,眾人均是怔住。
「怎麼……」
在他們的認知中,活屍只是群飢餓兇暴的「肉塊」,徒具人形,沒有思考判斷的能力,它們不會埋伏偷襲、更不懂得躲避攻擊……應該是這樣才對呀?
然而現在可不是研究活屍生態的時候——抑或許襲擊他們並非活屍也說不定——穆尼讓吉蘿繼續朝艙口開槍,自己則趁那東西躲子彈時衝過去關上艙門。
「碰咚!」、「碰!」、「碰哐!」車頂不斷響起敲擊聲。
裝甲車的車殼以鋼片加固,車窗裝有數十公分厚的兩層防彈玻璃,無論車頂那東西是什麼,應該不可能輕易破壞。然而眾人不敢大意,全端起槍屏氣凝神的緊盯上方動靜。
車頂的那東西此時或許正在吃食塔森的屍體……幾人不約而同想到這點,車廂內的氣氛變得緊繃且沉重。自己能否安然活到明日都是未知,他們連想為死去的同伴哀悼都沒有心力。
「啪!」
拍打聲極輕,專注於車頂動靜的穆尼一夥人沒察覺,唯有靠在車廂邊的冬青聽到。
聲音從身後飄來,他疑惑的轉過頭,就見一隻染血的手掌貼在玻璃窗外側。
莫名的,冬青沒有絲毫恐懼情緒,受到無形的力量牽引,他身體往前傾,幾乎要貼在窗面。
幾綹飄揚的黑髮躍進視線,冬青的心跳猛地加劇,眼前的畫面彷彿電影的慢鏡頭——垂落的髮絲、蒼白前額、濃密的眉……車窗上緣探出一雙血紅的眼睛,「那東西」頭朝下的倒掛在車頂邊,隔著一片強化玻璃,與他四目相對。
「……維塔厄。」
唇瓣開闔,他不禁輕聲喚出這個名字。
「啪!啪啪!」
回應似的,染血的手掌重拍幾下玻璃窗。
冬青焦急地扭動手臂,欲掙脫綑綁他的鐵鍊,「等我,我立刻過去。」
聲響引起穆尼的注意,扭頭就見窗邊有道人影蝙蝠似的倒掛在窗外,他趕忙揪著冬青的後領將他扯離窗邊。
「它在這裡!」
穆尼喊道,所有人的槍口立即轉向這片玻璃窗。
「潔西安娜,快向右轉!」
「什麼?」不明白穆尼這指示的意思,司機潔西安娜回頭問。
「快!」穆尼不由分說的要她照辦。
雖不清楚後頭的情況,可潔西安娜信任穆尼的指示。她立即猛轉方向盤,高速行駛的裝甲車向右大幅度的急轉彎,衝進路旁的雜草堆裡。
趴在車窗外的「那東西」猝不及防,被離心力拉扯著摔出車頂,在粗糙的柏油路面連續翻滾了數十圈,全身瞬間皮開肉綻、鮮血淋漓。
「不!維塔厄——」冬青激動跳起,悲痛的嘶喊。
他撞開穆尼欲跑向車門,但雙腳被鐵鍊綁住,身體一晃摔向擺滿糧食的鐵架。架子傾倒,上頭的壓縮餅乾紛紛掉落,劈頭蓋臉地砸在冬青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臭小子,給我安分的待著!」庫力奇抬手以槍托打向冬青,被穆尼一記警告的眼神制止。
        甩開「那東西」後,潔西安娜急踩油門往前狂飆。直到距離遠得看不見前,「那東西」仍動也不動的倒在路間,沒有再追來。
眾人餘悸未定的坐在箱子上,討論先前發生的事。他們確定被甩下車的「那東西」具有人類的形體,但怎麼想都不可能是人類。
「那是什麼?!那是什麼?!那是什麼?!太厲害了那個!」狄瓊雙頰脹紅,興奮地尖聲嚷叫。
「那東西是活屍嗎?但活屍的行動不可能如此迅速。」吉蘿端著槍喃喃自語。
「就算是人類好了,也不可能跳上行駛中的車輛。」
「我們看到的究竟是……」
答案已無從探究。

 
***

 
冬青低垂著頭,悵然若失的癱坐在壓縮餅乾堆間,穆尼上前拉起他,讓他坐在一個箱子上。
「維塔厄是『那東西』的名字?你早就知道它的存在?它是你認識的人?」
        冬青皺起眉,對穆尼連聲的質問感到厭惡,壓抑不住腹中翻騰的怒意,他冷聲說:「我什麼都不曉得!無論你們想從我身上挖掘什麼,都不會有所收穫,別白費功夫,我幫不了你們、幫不了任何人。」
        穆尼飛快地眨了幾下眼,訝異冬青竟然肯開口與他說這麼多字。冬青的眼角因憤怒而泛紅,此時的神情比起賣場初見面時,更像個活生生的人類。
        被一群持槍暴徒脅持,冬青的惱怒可想而知,穆尼本想在路途中好好的向他解釋,懇請對方與他們合作,意外的狀況卻接連發生。
        現在依然沒有談話的時間,穆尼無奈的聳肩。
        「這段公路不安全,我們必須在日落前找到地方躲藏。塔森,尤金那邊聯絡上了嗎?」他扭頭說。
        問出口才想起平時負責聯絡工作的塔森已經犧牲,他抹了把臉,長嘆口氣,「唉!塔森他……是個好人。若不是我要他到車頂瞭望,也不會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沒人料想得到。」
        吉蘿將對講機遞給穆尼,拍了一拍他的肩膀,要他別責怪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穆尼深吸口氣平復情緒,以對講機聯絡另一組人。
「穆尼組呼叫!穆尼組呼叫!」
「嘶茲……嘶嘶……」擴音器響起雜音,兩車距離過遠,收訊很差。
未等同組的兄弟倆與狄瓊上車,尤金那群人就已先一步逃跑。然而並非那夥人膽小怕死,這是他們約定好的策略,試想若兩組人同時受困活屍群中,那還有誰能人能救援他們?
        「穆尼組呼叫!穆尼組呼叫!」
        「嘶、嘶……穆、穆尼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那頭終於傳來回應,穆尼腦中飛快的整理現況,思考該如何以最簡潔的語句說明他們的遭遇。
        「尤金組,我們現在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——別過來!」
尤金厲聲的這句警告夾雜著對講機刺耳的噪音,尖銳如一支急射而來的箭矢,令眾人甫放鬆的神經再次繃緊。
        來不及詢問對方這句話背後的所遭遇的狀況,對講機那頭就突然沒了聲音。穆尼心裡一跳,趕緊抓起望遠鏡跑到駕駛座。
        他擠進正副駕駛座之間,端起望遠鏡看向前方,「糟糕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回事?」潔西安娜問道。
        穆尼將望遠鏡遞給潔西安娜,看完她也暗道不妙。
        公路前方的灰色小點就是尤金那組的車,透過望遠鏡,能見到裝甲車司機滿臉是血的癱倒在地,而尤金與另一位女研究員,他們兩人正被幾名戴著防風鏡的惡徒持槍挾持。
惡徒中的一人,手裡正拿著尤金的對講機,他發現穆尼他們的車停在遠處,挑釁地朝這方向招手,意思是讓他們過去。
        「看他們的衣著,那群人應該是『堡壘』的游擊兵。潔西安娜,減緩車速慢慢開過去,別刺激到他們。」
        「你打算怎麼應付?」
        「贖回人質。」穆尼一拍腰間的長刀,咧開嘴,笑容透出一絲陰狠,「——用我的方式。」
        回到車廂內,聽見對話的其他人已經做好準備,吉蘿與庫力奇取來機關槍揹在背上,一副隨時準備大幹一場的好戰模樣。
        略微思考後,穆尼在冬青身前蹲下,說:「『堡壘』的游擊兵是群殺人不眨眼的瘋狗,我現在給你鬆綁,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」
        冬青點頭。「給我武器。」
可謂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。必須在惡名昭彰的搶匪與身份不明的綁架犯之間二擇一,他哪有得挑。
尤金的裝甲車四個輪子全癟了下去,顯然中了釘刺路障之類的陷阱,潔西安娜小心注意著路面狀況,慢慢將車開近。
游擊兵中走來四人與他們接觸,那四人都有攜帶武器,其中一人肩上扛著的小型火箭筒是從尤金車裡搜刮來的。對方以手勢指示潔西安娜停車,引擎熄火後,雷米、吉蘿、狄瓊與潔西安娜陸續下車,最後是庫力奇。
穆尼以女性成員減低游擊兵們的戒心,他與冬青躲在敞開的兩側艙門後方,看準時機突襲。而庫力奇性情急躁、沉不住氣,加上體型壯碩沒地方藏,所以讓他與吉蘿她們一起下車。
        游擊兵將槍口指著雷米,粗聲問:「喂!小鬼,你們就這些人?」
        「我哥哥在車上,他、他受傷了。」雷米臉色蒼白,額角冷汗直流,畏懼驚惶的模樣全然不似假裝。
        游擊兵並不相信雷米的話,兩人看守他們,另外兩人端著槍進入車廂察看。
        雷米的哥哥似乎受了重傷,他摀著腹側躺在一個長形的箱子上,眼神渙散、呼吸急促痛苦。
        「果然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沒錯。」兩人互使個眼色,謹慎地走近。
        趁他們的注意力被雷米大哥吸引,穆尼與冬青從躲藏的黑暗處瞬間躍出。冬青朝其中一人的手臂射出箭矢,穆尼猛地撞向另一人,搶走武器並將他壓制在地。
        聽見聲響,外頭那兩人立即衝了進來,他們的槍口瞄準距離最近的冬青,冬青也在同時抽刀。
        游擊兵的成員臉上全戴著防風鏡,難以看清樣貌,然而對方卻是一眼就認出冬青的面容。
        「『Origin』?你竟然在這!」棕髮男子一手端槍、一手將風鏡拉高至頭頂,注視冬青的眼神流露出濃烈憎恨。
        覺得對方說話語調聽來耳熟,冬青一怔,隨即憶起自己與男人曾有過交談,抑不是第一次被他的槍口指著。
        「你是研發所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沒想到我還活著?我才訝異你竟然有臉活在世上。」男子譏諷的扯了扯嘴角,咬牙切齒的說:「『禍端』,至今為止,你已經害死多少人?」

        Origin,起源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災禍之開端。

| [本子相關:] 試閱 | 09:08 | comments:0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ntsuki.blog125.fc2.com/tb.php/103-8ef8124b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